珀兹文学
繁体版

12、第 12 章(1/1)

  第十二章
  Alpha中年男信息素十分呛人,此时靠近肖以蓦,愈发钻进他鼻子里,Omega不适往后缩,看上去楚楚可怜:“我……我这就联系他……”
  “慢着。”
  有种种事件在先,中年男人已经不怎么相信肖以蓦,他一把夺过Omaga拿出的个人终端,粗手粗脚戳开屏幕,眯着眼找通讯录:“爷爷……大伯……就这么几个人?怎么没有父母?”
  肖以蓦黯然垂眸:“我父母都去世了。他们看我是个Omega,想让我嫁给我不爱的人。所、所以我才一个人跑出来,想去找他……”
  “你抓了我,我家里人不会管的。”他语气可怜巴巴,苦涩扯了扯唇角,“只有他会在乎我。”
  中年男人冷哼:“就这个……这个星际第一A?好大的口气!”
  肖以蓦慌乱又无措,十指绞在一起,面上飞过一抹霞云,胆怯却鼓起勇气道:“在……在我心里他就是……”
  “行了行了!”
  中年男不耐烦看这些小年轻的戏码,一边伸手想揪肖以蓦的衣领,一边按下拨出键盘。肖以蓦灵活一躲,闪开了。
  他顺势起身,脚上一拐走到车厢空旷处,特意站在显示着车辆编号与站点目录的牌子下方。然后悄悄勾起小酒窝,心里不知为何有些期待。
  不过,要是对方不接电话,他也有另一套计划备用。
  他不急。
  ……
  远隔亿万公里之外,帝都星帝国议事厅。
  王座之上,君王放松身体,上半身微微倾斜,靠在椅背。
  几缕光泽银发轻柔垂下,他右手肘顿在扶手处,手指撑在额角。看似正在听臣下汇报,金眸却带着几分漫不经心,不知是否望向虚空中的某处。
  大臣战战兢兢,念完最后一个字。而后躬身不敢抬头,等候吩咐。
  君王却并没有立刻出声。
  空旷议事厅内,一旦没有声音,随即陷入绝对寂静。在针落可闻的氛围中,忽然响起极为明显的嗡嗡震动声。
  像是……谁的个人终端?
  一些人偷偷左顾右盼,私下寻觅声音来源――朝会上保持安静,也是不成为的规矩之一。是谁这么大胆,敢在这种场合忘了改静音?
  然而,他们看来看去、找来找去,最后抑制不住好奇,齐齐用余光往上方瞥。
  那位星际闻名的暴君,手上不知何时,拿着个银白色的个人终端。
  终端还在规律颤动。
  众目睽睽之下,锐利金眸微微眯起,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忽然勾勒起一抹清晰笑意,精雕斧凿的俊美容颜随之令星光也相形见绌、黯然失色。
  肉眼可见的,他心情极为愉悦,接通这则通讯。
  对面传来中年人油腻叫嚷,数字瞬间水涨船高、膨胀十倍:“喂!你的Omega在我们手上,他欠我们十万块……”
  非常清晰地,这句话同时也传入所有大臣的耳中。
  琥珀色的金眸,陡然被一层乌云笼罩。帝王唇边笑意却丝毫未有改变,反而放下手边,指尖轻轻叩击扶手,同时饶有兴致回应:“哦?”
  “我的Omega?”
  “没错!”中年男人并未听出的语调中暗藏的凶险,也不知自己招惹了何等的庞然凶兽,他气势汹汹道:“他说你是他的Alpha,你要是不认他也行,我立马把他转卖掉……我看他还没被标记吧?”
  “这么漂浪的Omega,便宜了别人就不好了!”
  随着此人的言语,下面站着的帝国安全部长有些待不住了,他焦灼不已,下意识向前挪步,情不自禁伸长脖颈,想听更清楚些――这个胆大包天的……通讯电子诈骗还是绑架勒索犯!是怎么打通进来的?
  怎么……怎么回事!皇帝为什么还接听了???
  他有合理理由相信,今天人工太阳没调好,是南边出来的!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部长大人脑门上连砸三个问号――等会儿陛下要是问,为什么在他安全部长的治理下,犯罪竟然还如此猖獗,他该怎么办???
  他忍不住心慌意乱,伸手去扯隔壁通信部长的袖子,谁知道隔壁那家伙比他还瑟瑟发抖,惊慌失措后退一步,额头上冷汗涔涔。二人悄无声息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踏前一步,走出队列,深深弯腰低头。
  而后,他维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可是,高高在上的君王,并没有投过来任何注意力。
  像是完全不在意面前发生了什么,他只稍微移动手臂、拉开距离,盯着屏幕正中,正缓缓显示的视频界面。
  全息投影逐渐清晰,有着醉人小酒窝的瘦弱Omega此时小脸煞白、慌乱无措,与旁边膀大腰圆、气焰高昂的犯罪分子形成鲜明对比。
  随后,肖以蓦看见了他,表情顿时一喜,却又转为担忧,他像是怕极了,强忍着镇定,眼睛水汪汪的,小声喏喏道:“没有十万块,最多……只有一万块。”
  “你不要给他们十万块。”肖以蓦攥紧手心,认认真真重复说道:“就一万块。”
  中年男人怒道:“闭嘴!”
  肖以蓦打个哆嗦,缩回角落。男人转头看过来,忽然一愣。
  他这才看清,通讯那头的人。
  他们在此处是地头蛇、横行霸道许多年,平日里敲诈勒索、贩卖人口,除了杀人,能干的坏事全干过。这么多年过去,这些人日子颇为滋润,胆子也越发抖擞。
  偏僻星球,少有人来往,更别提什么大人物了。所以他们下意识认为,肖以蓦也就是个小富之家的普通Omega,不会有什么来头。
  但现在……
  不提与常人略有不同的外貌,银发金眸的男人光是坐在那里,不动声色淡淡看过来,就已经令身为Alpha的中年男人吓破了胆。
  这绝对、绝对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对象。
  可是,如今他狠话也放了,人也威胁了,骑虎难下。中年男人急中生智,似哭非笑,挤出一个相当狰狞的表情,眼角几乎在抽搐:“我……”
  “轰!!!”
  身后厢门忽然破开,全副武装的帝国卫兵冲进来,三秒不到牵掣住中年男人,反拧手臂戴上镣铐,厚重军靴在他膝窝处狠狠一踹――
  “啊!!!”
  男人踉跄跪倒,差点扑个狗啃泥。
  肖以蓦又惊又怕,扶着墙站起来:“你们……”
  “肖先生。”为首的卫兵一身军服,冲他点头示意,随后立即冲随身携带的专用通讯汇报:“嫌疑人已被控制,重复,嫌疑人已被控制。人质安全,重复,人质安全。”
  从通讯接通、到成功救人,短短不过几分钟。肖以蓦垂眸,心中略一计算,不由后怕――这样来说,只有一个结论。
  那就是自从他离开淡海星,暴君的人,应该就已跟上他。
  他原本无所畏惧,觉得只要离开帝国边境,天高任鸟飞,对方也不能拿他如何。现在他转而回来,就不能再这么没顾忌,得多加小心。
  肖以蓦掩饰好神色,压下脑海中某些念头,连忙上前几步,把掉在地上的个人终端捡起来。但可能是碰到哪里,通讯已经中断了。
  他想了想,没重新拨过去。
  帝国议事厅内,除了谢临聿,其它人只觉黑云压城、一场雷暴即将席卷一切。
  先站出来的安全部部长已开始颤抖,手臂近乎打摆,他死死坚持没有动摇,脊背愈发弯曲。
  另一个虽然没有站出来,直面皇帝,但情况比他也好不到哪儿去。也是在外面一言九鼎的权力角色,在这里、在皇帝面前,却如同赤身在光天化日之下,一无所有。
  所有人都在等。
  帝王瞧完一出好戏,指尖仍旧在扶手处轻轻叩击,似乎正在思索。他沉吟片刻,金眸掠过一丝笑意。
  这个小骗子。
  ……也是他的Omega。
  他慢条斯理终于将此事盖棺定论,奇迹般并未多过动怒,也没有惩罚任何人,只随口命令:“柯恩,你来处理。”
  柯恩,就是那个站出来的帝国安全部部长。
  部长大人如蒙大赦,这才敢掏出口袋里的紫色手帕,擦了擦额头汗水。又听君王淡然道:“我的Omega受了惊吓,这件事不必再打扰他。”
  这意思是,口供也好、笔录也好,都不准再惊扰这位Omega……等等?陛下加了个什么前缀?我的?
  两个字如同两颗星系级星际导弹,哐当炸得整座议事厅屋顶都要掀飞。众人只觉得耳边轰隆作响、脑海剧震,惊骇瞪大眼睛。
  他们面面相觑,确实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什么。
  而下一秒,皇帝似乎打定主意,让他们今天瞳孔再次地震,他起身离开,只让他们目送一个高大背影,同时轻描淡写下令道:“吩咐下去。”
  “准备沉香宴。”
  在帝国历史上,沉香宴还有一个别称,叫做选妃宴。
  而在普遍建立一对一伴侣模式的现代,这只代表一件事――
  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