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23、第 22 章(1/1)

  第二十二章
  已知:一个单身Alpha,与一个未结合的Omega,同在一个温泉水池里,还抱在一起。
  未知:这个Omega他其实不是Omega,这个Alpha是帝国暴君。
  求问:此时肖以蓦心理阴影有多大?
  ……很大!非常大!特别大!
  肖以蓦瞬间像不小心捋到虎须的小白兔,嗖得窜到角落里!
  温泉是活的,还在哗啦啦流淌。水温微热,泡得人舒适无比。若是在寻常状况,肖以蓦说不定还会享受一番。可眼下这种状况……
  他哆哆嗦嗦抱紧双臂,咬牙一脸抗拒:“陛下,您有什么惩罚,就直说吧,不要戏弄我了!”
  谢临聿道:“你当真想让我罚你?”
  肖以蓦迟疑。
  要说真的罚,那肯定是不要的。他不过是为了自己不告而别找个合理台阶。可要是不罚,谢临聿这边,似乎始终过不去这个坎儿。
  他既怕他罚,又怕他不罚。小惩大诫也不会如何,反而能让皇帝出出气,自然是好的;可万一谢临聿趁势发挥,他又难以想象会有如何后果。
  思来想去,竟然无法抉择。
  而且,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氛围,肖以蓦居然鬼使神差,再次想到另一种惩罚。
  Alpha的信息素此时温和得多,只是些许锋芒,长剑暂时收起,包裹在精美剑鞘。谢临聿又大半身体浸在水中,薄雾蒸腾,看起来毫无威胁。
  肖以蓦内心某条小尾巴,又颤颤巍巍翘起来。他眨眨眼睛,露出小酒窝,期期艾艾道:“要不,别罚了?”
  谢临聿挑眉:“可以。”
  肖以蓦悄悄一喜,还没来得及高兴,后者指尖轻点额角,歪了歪头,仿佛不经意说道:“按照帝国律例,欺君者,处以极刑。”
  肖以蓦:……
  他低头,脑海里天人交战,幻想如何咬死谢临聿。
  谢临聿眸中闪过一丝笑意,再度慢悠悠开口:“不过,我可以给你另一个选择。”
  肖以蓦:……嗯???
  他不禁凝神细听,稍稍打起精神。
  水波荡漾,距离远了,谢临聿的声音有一种渺茫的不真实,肖以蓦听他说道:“陪我去看碧羽。”
  侧门重新打开,克里曼总管带着端着托盘的费娜娜走进来,小姑娘瞧见肖以蓦在水池里,先是惊讶后是欣喜,紧接着调皮眨眨眼,表情相当丰富。
  不过走到近前,谢临聿的存在感更为明显,她便立刻谨言慎行,只安静把托盘放在肖以蓦这边,随后束手而立,垂眸不动了。
  谢临聿那边,已经准备起身。肖以蓦下意识又别过头去。他顿了一顿,费娜娜凑上来:“肖先生,我帮你换衣服吧?”
  “不用,我自己来吧。”肖以蓦不大好意思让女孩子服侍自己,飞快钻到屏风后,擦干身体,换上一套休闲的家居服。
  这衣服大体是米色的,尺寸十分合身,显然是专门为他准备的。肖以蓦一边烘头发一边漫不经心思索,想着谢临聿还真是喜欢逗弄他,一个惩罚,翻来覆去吓唬人。
  然而,谁让对方是皇帝,而自己却是个心虚的卧底?
  他咬了咬牙,愈发有啃死皇帝的冲动。
  穿好衣物之后,谢临聿带他穿过长廊,来到寝宫后院。这里也有个精巧花园,上方穹顶密封,偌大空间内安安静静,与外界彻底隔绝。
  谢临聿与他一前一后步入,大门便轻轻关闭,只留下二人。
  四下寂静,耐心等候片刻,树丛间忽然悉悉索索,露出两个小脑袋,紧接着是碧绿色的身体,与长长的尾羽。
  那种绿色像水汪汪的翡翠,又像是碧波深处一抹惊心动魄。肖以蓦第一次见到这么美的碧羽,眼睛一眨不眨,极为专注凝视。
  碧羽生性胆小,肖以蓦看谢临聿不动,也跟着快闪似得停在原地。过了许久,那对碧羽似乎闻到他们身上隐约清香气息,试探着缓缓靠近。
  到达近处,肖以蓦这才发现,它们的眼睛也是深绿色的,若不是眼眸中灵动无比,几乎要以为这是两尊只有巴掌大小的雕塑。
  泡过的金降水起了作用。碧羽终于放松,竟煽动翅膀,扑簌簌降落在肖以蓦左边肩膀,好奇嗅闻他肌肤上的气息。
  浅色的鸟喙轻轻啄在他耳侧,弄得他心痒难耐。肖以蓦尝试抬手,去触碰那柔顺丝滑的羽翼。
  三寸、两寸、一寸……碰到了!
  好小,好漂亮,手感好好!
  谢临聿向前一步,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你喜欢它们?”
  肖以蓦下意识点头,这一次小酒窝诚挚许多:“对,我特别喜欢鸟。碧羽这么珍稀,我也特别喜欢,可惜看不到……”
  兴之所至,他眼睛发亮,滔滔不绝道:“我看过统计数字,碧羽在全星际只剩下三千只,极度濒危。只在动物园和私人收藏家手里。而且还不会对外展出……我以前听说长宁星动物园的碧羽对外展出,兴冲冲去看,可是排队等了几天几夜,碧羽被先进去的人惊吓到,又紧急闭馆了……”
  那一次,他失望而返。
  “我喜欢飞鸟。”他眉眼弯弯,不知不觉对谢临聿说出真心话:“因为它们有翅膀,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谢临聿只是听,话音刚落,忽然反问:“这句话,你对多少人说过?”
  肖以蓦:……嗯?
  这个问题,听起来怪怪的?
  不过皇帝既然问了,他回忆片刻,又想到谢临聿带他来看喜欢的碧羽,笑容不自觉乖巧:“好像,您是第一个?”
  第一个?
  然而,听了这话,谢临聿却并不如何被讨好到。
  金眸骤然深沉,仿佛凝聚一场风暴。Alpha的信息素,忽然泄露些许,无声无息充斥在整个空间。
  碧羽随即受惊,立刻飞离肖以蓦,转瞬间消失在茂密树叶。肖以蓦愣在原地,不知自己说错了什么。
  黑星上只有少数人的宅邸离才养着观赏鸟类,但凡能弄来吃的“食物”,外面是看不到活着的。肖以蓦就算想提这个话题,也没有机会。
  所以,今天这几句话,确实是他第一次和别人聊起。
  可是……
  在Alpha信息素不加掩饰爆发的时刻,肖以蓦也同样感受到巨大冲击。他没想到超S级的Alpha气势如此惊人,令他陡然一震!
  但好在,只有这一瞬。
  谢临聿的气势突兀收敛,火山平息、海啸暂且止步,金眸中怒意一闪而逝,偃旗息鼓,眸色却愈发暗沉,仿佛酝酿更深漩涡。
  ……若不是敏感的碧羽被惊走,竟好像没发生过。
  肖以蓦茫然,却忍不住在背后攥紧手心,深深印出白色月牙。
  谢临聿,真的很强。
  他也见过一些S级Alpha,他们无一例外,都没有谢临聿这般强势的压迫感,与收放自如的气势。
  心头蠢蠢欲动的小尾巴再度收起,肖以蓦只得压下某些心思,冲着碧羽藏匿的方向发呆,但任由他怎么等待,碧羽都没有再出来。
  好、好吧。
  反正他已经知道了地点,大不了下次甩开谢临聿,自己一个人过来和它们玩。
  就是金降水有点难办――他总不能闲来无事就跑进皇帝寝宫,要泡泡他的温泉吧?
  谢临聿微微闭目,复又睁开。金眸已然平静,只是注视着他――还不到时候,他会等。
  肖以蓦转了转眼珠,眼底略过几分狡黠。
  “陛下。”
  Omega笑眯眯道:“要不,罚我来照顾碧羽吧?”
  他煞有介事,一根一根竖起手指头,认认真真道:“第一,碧羽很难照顾的,是件辛苦事;第二,我这么喜欢它们,一定会照顾得很好;第三,这个惩罚合情合理,也显得陛下您很公正;第四……”
  说到第四,肖以蓦卡了壳,干脆甩甩手,干咳一声道:“第四就不重要了,有前三点,就足够了!”
  他目光灼灼,万分期待看向谢临聿,甚至双手合十,摆出一个拜托的姿势。
  没想到,谢临聿沉吟片刻,微微颔首:“可以。”
  “啊?那太好了!”
  肖以蓦立刻打棍随上,把话落实。但果不其然,下一秒谢临聿淡淡道:“以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从现在起,我只要你做一件事。”
  肖以蓦瞪大眼睛,皇帝的声音像密不透风的一张天罗地网,紧紧包围,将他密密贴贴,拢在手心。他深深看他一眼,清清楚楚、甚至带着几分郑重的语气。
  “以后,不准骗我。”
  肖以蓦:……啊?
  他有些惊讶,却立刻点点头:“……没问题!”
  肖以蓦答应得爽快,心头小算盘也转得飞快。大不了、大不了假话不说,真话有选择的说?
  只是,他没注意到,他一口答应之后,皇帝一瞬间幽暗的眼眸。
  ……
  于是这天晚上,他心满意足躺到大床上,迅速开始畅想以后每天撸碧羽的日子……等等,说起撸这个字,哪里不对?
  灯光未关,一道幽影忽然跳上床,凑到他面前,没等肖以蓦伸手,黑猫突兀张开嘴巴,猛地冲他哈了一下!
  黑猫:生气了!!!
  哄不好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