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6、第 6 章(1/1)

  第六章
  Omega低眉顺目走进舱室。
  实话说他的第一反应是逃跑。但肖以蓦很清醒,皇帝若是出现在这里,身边至少会带着一打亲卫――其实不带也没关系。在见到他的一瞬间,没有人会认为自己能赢。
  肖以蓦无声给自己打气,不要紧,只要坚守痴情Omega人设不动摇,皇帝也不能强取豪夺、虐恋情深!
  他是临时购票,一小时前才到达空间港。也就是说,只有一种合理推测,至少从肖以蓦离开家的那一瞬间,他就被皇帝的人盯上了。
  现在,他不得不怀疑,自己确实哪里露出了破绽。
  他貌似顺从走进来,迎着谢临聿平静视线。Omega乖巧在皇帝面前站定,小酒窝分外醉人,带着容易察觉的惊喜:“陛下,您怎么在这里?”
  以防万一,肖以蓦庆幸现在自己还处于“Omega”的状态。
  谢临聿只是安静看着他。但饶是如此,极有压迫感的信息素弥漫在不大的房间里,堂而皇之昭显Alpha的强悍。皇帝身边没有旁人,只侍立着一个侍从,穿着便服。
  肖以蓦脑海中略一搜索,这应该是王室第一总管,克里曼・达斯。
  克里曼中年外貌,本人是个Beta,家族历代都是王室总管。是帝王们最信任的人和最优秀的管家。见肖以蓦已经进来,克里曼躬身对皇帝行礼,而后悄然退步离开。
  在经过肖以蓦的时候,他有意无意看了他一眼,目光带着审视。
  肖以蓦:……要杀要剐,给个痛快话?
  他真的不相信,传说中的暴君,会对一个普普通通Omega这般对待,还追到这里。这太不真实。
  房门轻轻关闭,谢临聿淡然出声:“你买了去淡海星的旅游船票。”
  “……是,”肖以蓦飞快扒拉出新的谎言,扯了扯嘴角,两只手在背后攥紧,“昨天晚上我冒犯了您,感到很不安。并且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所以,想出门散散心。”
  他是个Omega,众所周知,Omega们敏感脆弱又多情,咳,心情不好的时出去旅游,这有什么奇怪的。
  这理由很合理。
  然而,谢临聿听罢,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高背椅上Alpha脊背挺直,双手交叠在前,神色莫测,再度开口:“淡海星有什么?”
  “有……”肖以蓦绞尽脑汁回想,之前宣传册他都没细看。“有鲸鱼漂浮、海豚交友、十里花海、烟火大会……很多表演的,挺好玩的。”
  等等,这些项目怎么听起来都挺浪漫,疑似情侣专场?
  果然,金眸中掠过一丝若有所思,随即反问:“你和他去过?”
  肖以蓦:“……”
  他伤感万分,黯然失色道:“没有,是我自己想去。”
  话音刚落,谢临聿道:“我陪你去。”
  肖以蓦:???
  Omega又惊讶又惶恐,不安绞紧手指,垂眸推辞:“陛下,这怎么能行呢?您是帝国皇帝,日理万机……”
  谢临聿打断他的话,不容拒绝道:“我已经买了船票。”
  肖以蓦:……那还问这么多?
  帝王微微眯眸,里面全是兴味之意――小骗子以为自己能逃出生天,但天罗地网已经布下。
  谢临聿很久没有这么多耐心。
  肖以蓦纠结半响,忽然弱弱道:“您确定要去?”
  谢临聿十指交叠,置于膝上,从容说道:“我确定。”
  接着,他似乎很是随意提了一句:“这个季节的淡海星,有候鸟迁徙。”
  “我偶尔也会去观赏。”
  巧得很,肖以蓦非常喜欢观赏鸟类。
  他眉毛一挑,眉飞色舞道:“那太好了,您买的是顶配票吧?餐点无限量供应那种?先来十只深海大龙虾,再上两只帝王蟹,黄金鱼子酱给我来一海碗……”
  ……十五分钟后,豪华飞艇的高级餐厅内,肖以蓦独自面对一桌子顶级食材,眼睛亮晶晶的,手上也没停。
  先掰开一只大蟹腿,露出雪白蟹肉,再蘸点儿醋汁、撒上蒜蓉、配合陈年佳酿,然后放进嘴里,满满一口蟹肉,简直是至尊享受!
  肖以蓦:死也要当个饱死鬼!
  谢临聿就坐在旁边,没有要吃的意思。克里斯此时又回到他身后侍立,注意力也分了一些在肖以蓦身上。随着他豪放戳开龙虾背壳,克里曼的脸色有变绿趋势。
  身为王室总管、礼仪标杆,他实在看不下这种粗鲁行径!
  这真的是个Omega?他的用餐礼仪是谁教的?肖家人都这样吗?
  而且,最痛心疾首的是,陛下居然疑似对这个Omega有意???这个Omega有什么魅力?一口咬碎一个大蟹壳的咬合力值得夸奖?
  肖以蓦不知道肖家人躺枪,自己被表扬牙口好,知道也不会在乎。他吃得嘴巴油乎乎的,心满意足吮吸大拇指。
  吃到一半,他十分快活冲克里曼请求道:“先生,能帮我再叫一盘刺身吗?”
  克里曼看起来想把他直接丢下船。
  谢临聿微微抬眸。
  克里曼身体一僵,低下头去:“是,我这就去。”
  片刻之后,新鲜片好的刺身被送上桌,鱿鱼须还在微微抽动。
  肖以蓦万分愉悦继续享用美食。这回吃得慢了一些,饥饿感过去,转而开始真正体味美味佳肴的好滋味。
  Omega身上有淡淡的薄荷香气,说明他仍然打了抑制剂。
  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星际时代,Omega们出门已经很方便。他们只要定期注射抑制剂,就能控制自己身上的气息。只有结合热的时候,才会散发出本身真正的香气。
  如果没有Alpha,等到结合热时,则使用另一种专门抑制剂。
  只要身上是淡淡薄荷香气的,都是Omega。
  ABO三种性别都能感受信息素。一些Beta也会有很淡体香,但多是女性。女性Beta有生育能力,而男性Beta什么也没有。
  肖以蓦知道,帝国的“外派工作人员”,绝大多数都是Beta,少数是Alpha。Omega面对Alpha时太过脆弱,只能留在境内做文职工作。
  他对联邦的最新产品有信心。所以肖以蓦笃定,只要他伪装到位,他就是个Omega,没有人会怀疑一个可怜的、刚回归家族的、被恋情折磨的Omega。
  谢临聿就算怀疑,也没有证据。既然他不戳穿,那他就配合他,继续。
  他若无其事吃完大餐,洗干净双手,开开心心亮出小酒窝,屈膝行礼:“陛下,谢谢您的慷慨。”
  小Omega脸颊晕红,颇为不好意思道:“您都没吃东西,要再叫些食物来吗?”
  他还带着几分吃饱喝足后的餍足。谢临聿眸色加深,忽然起身走到他面前。
  微凉指尖再度挑抬下巴,肖以蓦不知他又要做什么,茫然瞪大眼睛。谢临聿拇指轻轻拭去他唇角一点儿油腻,音色隐忍而克制:“……脏了。”
  “啊。”
  放大的美色冲击,加上这般暧昧的动作。肖以蓦惊慌失措,耳根红得彻底。
  金眸色泽再度加深,像极佳的琥珀宝石,谢临聿眼珠轻轻转动,视线在他脸上徘徊,没有放过他一丝一毫的反应。
  Omega别过头:“陛下,请别这样。”
  谢临聿凝视着他的侧脸,肖以蓦只觉脸颊灼热升温,仿佛陷入蒸笼。
  气氛也……不太对劲。
  肖以蓦悄无声息踮起右脚,想往后退,动作小心翼翼,像面前有一只蓄势待发的远古巨兽。
  然而,猛兽漂亮的黄金眼瞳只是注视着他,阳光自船门上的窗口投映室内,忽然转为黑暗。
  推动力的作用下,飞船自人造大气层虎跃而出,迈向茫茫星河。速度正逐渐加快,为第一次跃迁做准备。
  从帝都星到淡海星,距离长达十二光年。最快的军用飞船也要走上五个小时。民用飞船为了节省能源,一般会走上十小时。此时此刻,他们如同被放逐在无垠星海中的一只小舟。
  ……也就是说,谢临聿无可回转,会跟着他一起前往淡海星。
  肖以蓦不相信他只是来跟着自己。
  飞船平稳前进,通讯也恢复如常。克里曼谨慎敲门:“陛下,有紧急报告。”
  谢临聿神色并未有变化,推门走了出去。
  他一离开,房间内那种如有实质的压迫也随之消散,肖以蓦顺手把最后一只蟹腿拿在手上,一边啃一边找自己真正的房间。
  同时,他脑筋转得很快――他听到刚才克里曼的话。
  皇帝临时出行,必然有很多公务无法处理。其中不着急的还好,要紧部分自然会跟随而至。虽然对这位陛下同样颇为畏惧,但伴随高风险的,说不定会有高收益。
  在作死和铤而走险之间游弋不定,肖以蓦回到自己下榻的舱室。
  他只买了普通票,入住四人间。但现在房间里空无一人,行李架上只有他孤零零一只小箱子。
  箱子没被打开过,里面东西都好端端放在原处。肖以蓦溜进洗手间,确认鸢尾花徽章也安然无恙,静静躺在贴身衣物里。
  大不了到达淡海星后,想办法先把东西交接掉。可他信得过的那几个家伙,每个都被帝国与联邦双重通缉,悬赏上亿的那种。
  至于联邦那边……肖以蓦刚升起这个念头,自己先一巴掌拍死。
  联邦的人和他是互相利用,他不信任联邦,联邦也不信任他。
  刚才吃得太饱,现在有些昏昏欲睡。肖以蓦思来想去没想好,躺在床上,没多久进入梦乡。
  在他睡着之后,被反锁的房门安然无恙,却渗入一道幽影。
  幽影落到地上,模糊线条渐渐清晰――
  一只黑猫抖了抖耳朵,优雅迈开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