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9、第 9 章(1/1)

  
  第九章
  “所以,其实是跳海殉情?”
  “那岂不是太可怜了!”
  淡海星唯一九星级酒店,几个难得出宫的宫廷侍从正在茶水间,兴致勃勃搞……人类最原始的活动之一,摸鱼。
  其中一个Beta男侍从,正是白天在鲸背上服侍陛下的那位,他手舞足蹈、声情并茂表演:“当时我距离那位肖先生只有一米远,我只看到他背影寂寥又孤单,神情黯然又憔悴,我觉得他肯定伤心又难过……”
  “旁边就是护栏,他一定是太情不自禁,控制不住身体,才会像秋日的落叶、冬天的雪花……他就那样凝视着涛涛的波浪、壮阔的大海,我觉得那一瞬间,他一定想让自己随波逐流,成为一朵漂亮的浪花……”
  “他软倒下去,但是后来!他惊醒了,他想起来他还没有见到那个人,还没有与他互诉衷肠……”
  “哇那陛下什么反应?”
  “天啊我当场爆哭……”
  “呜呜呜这是什么绝美爱情!”
  侍从们津津有味听着这难得的八卦,时不时惊讶瞪大眼睛,唏嘘不已。
  王室血脉单薄,几乎没有多余亲属,从上一代皇帝算起,王宫里就过于清冷。侍从们历代为皇家服务,忠心耿耿,难免希望陛下能寻觅到心爱伴侣。
  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位Omega,却情路坎坷,布满荆棘。侍从们一面畏惧陛下的威严,一面却忍不住偷偷猜测,这位Omega到底是何方神圣?陛下是为了爱情在忍耐吗?什么时候会忍不住?
  忍不住的时候……
  一群人想入非非――越是强悍的Alpha,越对喜欢的Omega有着堪称恐怖的独占欲。等到心中咆哮野兽冲出束缚的时候,Alpha的怒火,不会那么容易平息。
  明显联想到某些狗血虐恋情节,几个人又纷纷打个哆嗦、不寒而栗。
  “可是……”
  一直旁听的瘦小女侍从弱弱举手:“这位肖先生,和陛下的适配率高吗?”
  她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呆呆问道:“要是适配率不高,岂不是找错了人?”
  “也是哦。”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适配率不高,说什么都没用。
  曾经有一对适配率不高的情侣海誓山盟、非要在一起,可后来其中一个还是遇到了适配率更高的对象,于是恩爱佳偶变为怨侣,大闹婚礼后老死不相往来。
  谢临聿是顶级Alpha,且不说Omega是否对他钟情,仅仅适配率这关,过不去就是一场空谈。
  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纷纷感叹:“还好陛下能活很久,有的是时间。”
  “活得久一直找不到呢?那不就成了长寿的折磨?”
  “其实我觉得单身也很好啊……”
  “闭嘴啦,母胎单身的家伙没有发言权!”
  “……咳咳!!!”
  克里曼阴着脸出现在茶水间门口,沉声呵斥:“刚出宫就忘了规矩?”
  茶水间内顿时噤若寒蝉,针落可闻。克里曼踱步走进来,拧眉一个个扫视过去。凡是接触到他严厉目光的,纷纷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半响,看他们还算脑子清醒,克里曼思索片刻,点了瘦小女侍从:“费娜娜,你跟我走。”
  费娜娜暗自吐舌,快步跟了出去。俩人一前一后进入电梯、穿过长廊,来到顶层全酒店最好的套间外。
  克里曼顿住脚步,先整理衣服上些许褶皱,确认平整方才轻轻叩门,三秒后红衣军服为他开门,他垂眸步入,恭敬行礼:“陛下。”
  “这是费娜娜,宫廷三级女官。”
  费娜娜屈膝行礼,紧张竖起耳朵。
  君王随手放下手中书册,侧目看向沙发上的Omega,后者无精打采,怀里抱着一只绒毛熊,黑鼻子拧成正三角。
  ……早知道海上风大,落水会感冒。他一定不要来玩鲸鱼!
  “阿嚏!!!”
  肖以蓦狠狠打了个大喷嚏,神色恹恹:“我睡一觉就好了,不用人照顾。”
  虽说星际时代,人们已经攻克不少疾病,但随着对健康的认知增加,反而不建议小病也兴师动众。随行军医只为他缓解症状,而后让他多休息、多喝水,自己在一天内慢慢好转。
  浓浓鼻音,听起来像撒娇。
  肖以蓦暗自磨牙,不知是不是生病的缘故,此时他格外气恼,别过脸去,小酒窝也不见了:“我想吃冰淇淋。”
  黑星上缺医少药,大病等死,小病自己扛。小时候每次发烧,他都能得到一个甜筒。
  谢临聿眼眸略沉,肖以蓦毫不犹豫与他对视,坚定表达此时强烈愿望。
  Omega蜷缩在柔软沙发上,显得更加娇小,因为生病,容色苍白可薄唇潋滟,精致五官如有加成,叫每一个看到的人都心生怜爱。
  费娜娜没忍住好奇心,偷偷瞥一眼,顿时心里狂叫――啊啊啊好可爱!!!
  她的呐喊声呼之欲出:冰淇淋给他!给他!给他!有什么不可以!
  谢临聿却久久没有回应。
  他不开口,其它人也都眼观鼻鼻观心,毫无所动。
  小熊鼻子拧回倒三角,肖以蓦带着几分赌气意味,随手把玩偶丢回沙发一角:“我要吃。”
  “你不让我吃,我就自己去买。”
  Omega摇摇晃晃走了两步,忽然手臂被扯住,紧接着天旋地转,视角变换,再抬头已是轮廓深邃的下巴,与Alpha身上挥之不去的烽火气息,谢临聿的声音自胸膛震动,只隔着薄薄衣物传导过来,震得他如大提琴弦上一只竭力站稳的蝴蝶。
  “我带你去。”
  肖以蓦脑袋晕乎乎的,没反对。
  陛下出行,克里曼正要组织人清场,却被皇帝否决,他颇为不赞成,却又无可奈何,让开门口,深深低下头:“陛下,不如让费娜娜一起去,总有需要人跑腿的时候。”
  费娜娜冷不丁被叫到名字,十分乐意:“陛下,我可以远远地跟着,需要我就叫我……”
  陛下不置可否,直接换过便服。于是费娜娜暗自比了个心,提着裙边钻进悬浮车最后面座位。
  酒店餐厅也有冰淇淋,可肖以蓦只想吃甜筒。他在个人终端上指指点点,搜到距离这里两个街区的公园里,有一家星际连锁冰淇淋店,其中香草甜筒是招牌特色,广受好评。
  他毫无正在指挥帝国皇帝的自觉,把地址共享给谢临聿。后者微微一顿,同样拿出一台银白色个人终端,点击几处,肖以蓦手上嗡嗡响动,弹出一条提示:“谢临聿请求加您好友,是否接受?”
  肖以蓦:“……”
  好像很值得吹嘘的样子――嘿,哥们,知道吗?皇帝名片在我好友栏里!
  纠结片刻,选择接受。
  谢临聿的名片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他的个人终端。屏幕上小精灵欢呼雀跃:“恭喜主人,您又多了一个好朋友啦!”
  ……什么好朋友,催命符还差不多。
  要不是他急中生智,硬把徽章说成定情信物,硬着头皮死不承认,他现在可能已经在帝国大牢里。
  鸢尾花。
  肖以蓦不记得帝国有以鸢尾花作徽章的贵族。或许这不是贵族徽章,是别的东西。
  他随手改皇帝的备注为星际第一A,微微发热的大脑支撑不起他的思维活动,稍一思考,就昏昏沉沉,隐隐头痛。
  冰淇淋店转瞬即至,果然是知名连锁,门口队伍一直排到公园门口。费娜娜一下车就白了脸:怎么办?总不可能让陛下排队吧?
  她偷偷观察皇帝表情,见他泰然以对,带着肖以蓦站在队伍最后一位。
  ……没、没看错吧?陛下真的要排队?
  肖以蓦大半身体重量都靠在谢临聿这边,微凉的温度反而恰到好处,他难以自拔埋进对方胸口,汲取那点舒适,谢临聿忽然收紧手臂,揽他进怀里。
  前面两个姑娘在悄悄咬耳朵:“哇,你看后面那一对,好般配哦。”
  “对啊对啊,那是个Omega吧,听说Alpha其实都不愿意让自己的Omega被别人看到,可以说是超强占有欲和保护欲了。”
  “可是他真的好可爱,换成是我,我也不想和别人分享……”
  肖以蓦浑浑噩噩,耳朵时不时飘进一两句,哭笑不得――好吧,谁让他现在是个Omega?
  队伍一点点缩短,费娜娜心惊肉跳,生怕陛下等得不耐烦,随时叫来亲卫军团大开杀戒。但一直到前面无人,肖以蓦站在冰淇淋招牌前,谢临聿也并未有多余举动,只是扶着Omega的手臂越发沉稳。
  好似扶着的不是别的,是独一无二的稀世珍宝。
  金眸始终只关注怀里的Omega。肖以蓦给自己选好两份冰淇淋,有气无力招手问费娜娜吃不吃,后者受宠若惊,刚踟蹰两秒,陛下立刻看了过来,带着绝对的、不容错认的冰冷眼神。
  费娜娜:……她、她错了,她不该跟来的。
  她垂眸绞手指,干笑解释:“我这几天不太方便……”
  肖以蓦没多想,踮起脚尖往店里看,空气里飘荡着多种多样的香甜气息,他抿唇翘首以盼,拿到手就迫不及待咬了一大口。
  香草味弥漫在口腔内,糖分摄入,瞬间涌上极大的满足感。肖以蓦惬意无比,甚至眯起眼睛,用舌尖一下一下舔吃。只是随着他的动作,Alpha的金眸转为深沉暗色,沉甸甸仿佛要凝聚一场暴风雨。
  本就笼罩在周身的信息素逐渐粘稠,犹如实质。谢临聿忽然抬手,指尖不经意抚过他后颈――那里,应该是Omega的腺体所在。
  肖以蓦陡然打个激灵,缩了缩脑袋,结结巴巴问:“陛、陛下?”
  Alpha眸中风暴像要随时爆发,眉宇间也掺杂一丝隐忍的克制。许久,他缓缓放下那只手,信息素也渐渐平静。
  “我想知道。”他声线此时已并无波动,只深深凝视着肖以蓦,问出叫他食不下咽的问题――
  “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