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003章 包子(3) (1/1)

    死尸的味道很特别!
    有人说,跟臭屁差不多,但比臭屁要更臭一些。
    有人说,像是发臭的鸡蛋。
    还有人说,那是一种让人作呕的,类似臭狗屎混合着腐肉的味道。
    但刑如意闻到的不是臭味,而是一种阴冷的气息。
    她站在客栈里,看着那队衙役匆匆而去,领头的捕快让她想到了曾经的常泰。
    “这镇子上是不是死了人?”
    刑如意转身,看着小伙计的眼睛。
    小伙计搔了搔头,“这么大的镇子,死个人,也是正常的事情吧。”
    “这么说来,是真有人死了?”
    “今天死没死的,我不知道。但前几个月的时候,的确有人死了。死的都是那种醉鬼,半夜三更的被人发现死在犄角旮旯里。”
    刑如意轻轻哦了声,指了指外头:“这么晚了,那包子铺还开门吗?”
    “距离关门还有段时间,应该还有包子卖。夫人是打从外头来的,不了解咱们这里的情况。这缨娘的包子铺啊,白天是不开的,只有晚上才开。这会儿去,正好赶上。”
    只在晚上开的包子铺,听起来有些意思。
    刑如意按了按肚子,发现肚皮软软的,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浅浅的咕噜声。她是真饿了,随即转身,循着香味儿,朝包子铺的方向走去。
    站在包子铺前,肚子很是不争气的响了一声。刑如意赶紧用手捂住了肚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笼屉上那刚刚出炉的一小笼包子。
    包子很白,胖乎乎的,顶上咧着小嘴儿,小嘴儿里向外冒着缕缕白烟。透过那缕缥缈的白烟,她闻到了一股豆腐的香味儿。
    卖包子的是个年轻的妇人,听见声音,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肚子上。刑如意尴尬的萧了笑,转过身儿,用力按着肚子,跺了跺脚。
    刚刚在客栈的时候,她一股脑将全部的银子都给了那个店小二。如今,身无分文,看着包子,竟买不得。这感觉,着实有些叫人郁闷的慌。
    咕噜噜……
    又是一声响,且比刚才的声音还要大。刑如意越发觉得难为情,只得用力按着肚子,往客栈的方向移了移动。她思索着,如果这会儿去问店小二要回一些银子,店小二会不会给她。
    刚挪出一小步,就听见身后有个柔柔的声音在唤她。
    “姑娘。”
    刑如意回头,看见老板娘从包子铺里走哦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得发慌的缘故,她看那老板娘时,竟觉得有些重影。
    “姑娘可是要买包子?”
    一只手伸到她的跟前,掌心里还托着一笼包子。
    刑如意摇摇头,有些尴尬的回道:“出门急,我好像忘记了要带银子。”
    “无妨,姑娘先吃,银子稍后再给也是一样的。再说了,只是一笼豆腐做的包子,也不值几个钱。”那只手又往前递了递:“姑娘接着吧,这外头黑,姑娘可以进店里坐坐。”
    “你不怕我吃了包子,却不付钱吗?”
    “怕!可缨娘怎么瞧,都觉得姑娘不是那种人。旁的不说,就姑娘这穿戴,随便一样,就能抵缨娘的整个包子铺。姑娘只是临时遇见了困难,倒不像是吃不起这几个包子的人。”
    刑如意瞧了瞧自个儿。此次出门,她已经尽量选择比较不起眼的行头,可与眼前的这位老板娘相比,她看起来,的确不像是那种没钱的。
    难得碰上如此体贴,又如此心善的老板娘。刑如意也不再推辞,一手接过包子,另外一只手将头上的玉簪拔下,递到了老板娘的跟前。
    “缨娘心善,如意自是满心感激,但这包子如意不能白吃。这簪子,虽不是极珍贵的东西,却是如意自个儿极为珍爱的。先抵在缨娘这里,待我家夫君归来,如意自会拿包子钱来换。”
    “原来是位夫人,缨娘眼拙,竟将夫人当做了未出阁的姑娘。”
    缨娘说着,略微低了低头,脸上带着一丝歉意的微笑。对于刑如意递过来的簪子,倒也没有推辞,直接收下了。只是拿过簪子时,缨娘的表情有些奇怪,看向刑如意的眸光也跟着沉了一沉。
    此时,刑如意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那笼包子的身上,压根儿没有看到缨娘的表情。缨娘带着刑如意的簪子返回包子铺,在将簪子收入袖口中时,却将一张笑脸转向了另外的一个人。
    “晴姑娘又来了?今日是要买包子呢,还是与往常一样,只需购买一些包子皮?”
    说话间,一个身着绿衫,姿色不错,但却绷着一张脸的姑娘从暗处走了出来。
    听见缨娘的问话,头也不抬,只说了一个字:“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