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0、一觉醒来枕边有人(10)(1/1)

  送走七七后,简铭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他意识到一件事,前世应该没有七七这个粉丝。
  白天收到七七寄过来的U盘时,他只以为是蝴蝶效应。但见过七七本人之后,他发现七七对他的喜欢崇拜应该是多年以来积累下来的,而不是就这几天。如果前世也有一个像七七这样厉害的迷弟存在,他就不会落到那个地步。毕竟对七七来说,要查到真相太简单了,不可能因为外界有他的黑料就不去查。
  那七七是不是为了接近他,故意伪装喜欢崇拜他?
  可如果是的话,又实在想不出是谁设计的这一出。
  他的仇敌也就单羽、胡历、易璋等人,如今加上了KSD酒店的那帮人,但那些人都不可能拿出那样的录音视频给他。因为就算是假的,只要传扬出去,KSD酒店就真毁了。单羽也别想置身事外,他们单家是做超市的,信誉同样会影响到他们家的产业。
  就算事后证明视频是合成的也没用。造谣一时爽,辟谣火葬场,做生意的都不想被事关信用危机的黑料扯上,何况还牵扯上犯罪。
  就像他前世,永远都洗不掉醉酒逼迫易璋的罪名,即使那时候易璋已经进了牢房。
  而且七七很特别,不说那让人见过一次就无法忘怀的容貌,光是那饭量,几个小时就吃掉了超过七七本人体重的分量,可七七的肚子却没有一点点鼓起。这种消化速度,得多恐怖。
  之前他没多想,是觉得这世间总会有些奇人异事,让自己不要大惊小怪。但在同一个人身上发生的怪事多了,那就不得不深思。
  简铭想让人去调查一下七七,但想到七七能通过手机就监控到别人的一举一动,又放弃了这个打算。如果七七真有那样的本事,那只要有人去调查七七,七七总会知道。
  是敌是友还未弄清,就去调查对方,只会把原本可能的朋友逼成敌人。
  再等等吧,明天考验一下七七。如果七七真有那样的本事,那么无论七七是为了什么目的接近他,简铭都打算装作不知。简铭很有自知之明,他就是一个投资拍电影的,对高科技行业不懂,对信息技术更不懂。如果七七真有那样的本事,接近他又是别有目的,那他怎么都防不住,还不如把人放在身边就近观察。
  简铭叹气。
  最初他选择见七七,只当对方是个本事出众,但法律意识淡薄的真爱粉,还想着要避免这样的高端人才走上歪路,当做回报对方的帮助。现在想来……自作多情的有些可笑。
  ***
  第二天七七准时到工作室报道,填写资料。
  七七的事,简铭让大盛负责。大盛想到七七虽然看起来单纯无害,其实是大佬级人物,铭哥还让他保密,便觉得自己身上肩负着伟大的使命。对七七上交的身份资料,看得非常仔细。
  但是七七填写的都是什么!
  姓名:七七;
  性别:男;
  年龄:已成年(具体年纪不方便告知);
  民族:(不方便告知);
  父:简~;
  母:简~;
  婚姻状况:未婚;
  毕业院校:无(师从:简~);
  社会工作经历:无(一直为私人服务,具体不方便透露);
  特长:多才多艺,擅长收集信息,对各种电子类产品操控精通(其他暂时不方便告知);
  爱好:看铭铭发呆;哄铭铭开心;陪铭铭睡觉……;
  应聘岗位:简铭的私人助理+保镖;
  优势:能吃力气大,会用生命保护铭铭;
  ……
  就算对方在某方面是大佬,大盛也觉得不能忍:“昨天铭哥说过,你要当他的贴身助理,至少要把资料都填写全。你这样,我怎么跟铭哥交代,重写一份。”
  这哪是工作简历,明明就是花式告白书。别以为打了个符号他就不知道上面凡是出现名字的地方,全是简铭!
  七七连连摇头:“再写几份也是一样的,这就是我的应聘书。”
  ***
  简铭从未没想到过会收到这样的工作简历,但他对七七的观感反而又好了一些。从昨天见面到现在,七七从来没隐藏过自己的特殊。从那个装着视频录像的U盘,到昨天展现出的食量,以及今天这份资料。
  似乎都在明晃晃的说:我很可疑,我不想骗你。
  七七从未表现敌意,还一直在表达对他的喜欢,让简铭很难讨厌七七,但就算有好感,简铭也不会这么简单就把人带在身边,何况是以喜欢的名义遮掩真实目的接近他。
  “如果我让人调查你,会得到什么结果?”对方选择坦诚,简铭也坦诚自己的对对方的戒备。
  “应该会是这样。”七七从背包中拿出一张身份证,还有一份身份信息详细资料给简铭。
  姓名:简七七;性别:男;民族:汉;出生X年5月30日;住址:XXX市……
  看出生日期,距离成年还有将近半年,而地址填写的竟然是简铭家。
  档案上更是明晃晃写着,监护人:简铭。
  接收到简铭不可置信的目光,七七缩了缩脖子,委屈巴巴:“我可以把资料做得更完美,让你丝毫都察觉不到异样,但我不想上别人家户口,也不想写父母不明,更不想写父母早亡。对我来说,那些位置都是铭铭的。”
  简铭觉得自己应该生气的,平白无故被一个人赖上。但不知道为何,竟只感到无奈和心疼,很想揉揉对方的脑袋。
  这是错觉,别被这张脸骗了!简铭提醒自己。他艰难的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手,板着脸问出了一直困扰他的疑惑:“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接近我?”
  “这个……这个……”七七看了一眼旁边的大盛,欲言又止。
  简铭把身份证还给七七,又把那份资料递给大盛:“去查下。”
  大盛立刻抱着资料落荒而逃,他总觉得自家老板正在爆发边缘。
  大盛走了,屋里就剩下两人。
  “现在能说了吗?”
  “怕说了你不信。”
  “你说吧,真假我自己会判断。”
  “那我就说了……”
  ***
  半个小时后,简铭整理了一下获得的信息,跟七七确认:“你是说,我本是一个修真者,而你是我的本命法宝。我们意外捕获了一个穿越系统,但在你吞噬它的时候出现了意外,导致我们被送到了这个世界。这是我过去的某一世,因为这个身体太过脆弱,无法承受修真者庞大的神识,所以我选择了自我封印,只苏醒了这个世界的记忆。你身为我的本命法宝,为了保护我的安全,不能离得太远,所以只能找借口接近我。”
  “是的。”七七点头如蒜,“主人你好聪明,就是这样的。”
  “那我原来的身体呢?”简铭很好奇,如果自己真是修真者,身为修真者的自己长什么样。
  “额……”七七不好意思的指着自己的鼻子,“这个身体就是主人的,我跟主人有同命契约,可以在主人的允许下,使用身体。”
  简铭从来没想到过,让自己觉得惊艳的少年就是自己,但他更觉得怪异了:“那你的身体呢?”
  “我也在你面前,难道主人一直没注意到我吗?”七七大受打击。
  简铭仔细打量了对面,实在无法从空气中看到什么:“抱歉,真看不到,难道因为我现在是个凡人?”
  “怎么会呢!”七七感到不可置信,突然他的眼睛、衣服都变成了七彩绚丽的颜色,一道道流光绕着他旋转,“现在能看见我了吗?我是如此的耀眼。”
  “你是这片流光?”简铭不是很肯定的问,这么玛丽苏的颜色,确实很耀眼。
  “不!”七七越发觉得自己悲催,“是衣服,衣服就是我的本体。你真的看不见我吗?”
  简铭满脑门黑线:“看见了。”
  怎么可能看不见,他只是没想到所谓的本命法宝会是这么现代化的衣服。就算是那几道流光,也显得比一套衣服高端大气上档次。
  简铭说看见了,七七立刻把光芒收敛,一脸期待的望着简铭:“主人,你现在愿意相信我,让我跟在你身边了吗?”
  简铭拒绝:“我还没相信你。”
  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简铭自己就有办法弄到这样特殊材质的衣服和隐形眼镜,想光用这点东西就说服他,那他也太好骗了。
  而且这会简铭的精神放松了很多,他之前害怕七七背后有一个庞大的无法抵抗的力量,比如国家机器,还打算装聋作哑。现在知道七七只是单独一人,他底气足了很多,并不想在个人安全问题上做任何让步。
  七七也知道不会那么容易,想了个主意:“那我把你在这个世界重生前的经历说一遍,这样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也不行,你不是说这个世界有重生者吗,重生者也知道我过去的事情,而我不希望自己身边有个对我很了解的重生者。”
  七七头疼了,这个世界对外来力量压制很大,他的灵力也只能做一些光影效果。再过分的话,就会被这个世界驱逐,否则他也不用借用主人的身体行动。
  问题是失忆的主人依旧不信他,他怎么才能呆在主人身边。
  他马上又想到了一个办法,作为主人的本命法宝,他了解自己的主人,只要他展现出足够特殊强大的力量,主人就算不相信自己,也会让自己呆在身边。
  “主人,这个身体刀枪不入,为了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先自切两刀给你看。”说着七七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把刀,做出要砍的样子。
  简铭瞬间连退了好几步,借着桌子的遮挡,才获得一丝安全感。他后悔把大盛打发走了。
  这个七七要是是疯子,突然想砍他怎么办。有大盛在,至少二比一,还有能力制服疯子。
  “那个,铭铭……你不阻拦我吗?这可是你的身体。”七七拿着刀对着手比划,却始终没割下去,委屈的看着简铭。身为主人的本命法宝,他不能也舍不得伤害主人的身体,即使知道主人的身体不会受伤。而且真切下去,就算主人的身体没受伤,他也会受到反噬。
  反噬是很疼的,他又没自虐倾向,实在不想自己给自己两刀。
  简铭犹豫了一下:“你等一等。”
  七七大喜,主人这一世果然很善良,不忍心见血。不想几秒后,简铭提着一把剁骨刀从厨房出来。
  同样都有刀在手,简铭安全感倍升:“你切吧,你要砍不破皮,我再来试试。不亲自试一下,我还是不放心。”
  七七想哭了,主人果然还是那个主人,对不信任的人总是十分冷酷无情,他刚干嘛要提出这个办法证明自己。
  主人,你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