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7、一觉醒来枕边有人(17)(1/1)

  在知道DANY集团董事长手持KSD酒店16%的股份之后,无论是手里有KSD股票的股民还是KSD的小股东,都在等着KSD的大动作,没人舍得在这个时候卖掉手里的股票。毕竟KSD的名声虽然坏了,但根基还在,只要换个管理者,重回巅峰不是梦,所有人都在等着KSD的股票涨价。
  无法再用原本计划的价格收购KSD股份和股票,单雄气得心肝疼。他已经让出了DANY集团5%的股份给向董事,没有向董事的支持,他在DANY的董事长位置就不稳,这时候也无法再脱离这个烂坑。
  不过也不全是坏消息,至少所有小股东都支持他当董事长,小股东们有19%的股份,加上他16%的股份,超过了拥有35%股份的向董事长,那他原先和向董事商定的计划依旧可以继续下去。
  两日后,KSD宣布由单雄出任董事长兼总裁,会加强对安全方面的管理,保证让顾客住得安心、放心、舒心。
  外界对KSD还存在疑虑,但KSD的小股东、股民、以及工作人员,都自信满满,他们相信他们终于渡过了这次信用危机。
  ***
  没让向拓仁的父亲和单羽的父亲占到别人的便宜,简铭就暂时停手了。就让那两人为KSD忙碌去吧,他也要开始忙碌自己电影的拍摄。
  他还在电影中增加了向拓仁的父亲和单羽的父亲这两个角色的戏份,当然改编后,这两人姓名全换,公司名也换了。但依旧一个开酒店一个经营超市。
  因为被设定为重生的人,是易璋,只有通过易璋,才能表现出前后两世的差异,就必须给那个角色加强戏份,所以这部剧算双男主。既然易璋角色的戏份那么多,而且要拍的又是沙雕搞笑片,就美化了易璋那个角色,把易璋改成了一个无辜者,省得观众看了来气。
  就连易璋的性向问题,简铭也把他模糊了。这部剧是面向全年龄段的,不好出现太多GAY里GAY气的画面,有胡历和单羽那两个家伙就足够了。再说易璋现在在他姐手下工作,他要主动曝光易璋性向问题,他姐真要打死他。
  而易璋的个性设定,简铭就用了易璋之前的那套说辞:喝醉酒就犯迷糊,还有裸睡习惯,并且有自虐倾向,自虐能让他快乐。
  如果这是一部逻辑严谨的电影,这些怪异的东西出现在主要角色身上,肯定会惹人反感。但这是沙雕搞笑片,所以只要用搞笑的方式拍出来,相信观众看了只会捧腹大笑,还能成为电影的笑点。
  在这部剧中,易璋和胡历是好友,胡历因为嫉妒简铭,又知道易璋的小毛病,利用易璋的信任,把醉酒的易璋骗到了那间房间。
  前世醉酒的易璋,和昏迷刚苏醒过来的简铭,遭遇了伪装成狗仔的拍照小组。两人狼狈的照片在网上随处可见,易璋本可以澄清事实,但因为胡历求他,说要是说出去,他就得坐牢,易璋一时心软,隐瞒了真相,默认了跟简铭‘约炮’,被简铭‘潜规则’,且简铭有‘怪癖’这些事实。直到简铭被全网黑,被赶出娱乐圈,易璋这时候才后悔,想要澄清真相,但已经没人相信他说出的话。大家都认为他是拿了简铭的好处,为简铭洗白。
  易璋的反水惹怒了胡历、单羽、向拓仁,被那几人栽赃送入了监狱。易璋这才看透胡历的为人,对这个朋友彻底死心。
  对自己失败的人生感到绝望的易璋,获得了一颗传说中的后悔药,吃下这颗药的他,回到了改变命运的那天。
  重生归来就出现在关键的节点上,易璋慌乱下想把简铭叫醒,跟简铭说明实情。但因为惧怕胡历及胡历背后的人,怕再被栽赃送入监狱,又临阵退缩,把简铭摇醒后,自己反而装睡。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几乎照着现实来。只不过都是以喜剧的方式去拍,增加笑点。
  简铭不是编剧,他请了专业的喜剧编剧来改编他写出的故事。
  ***
  单羽最近很烦躁,易璋的曝光率越来越高,铭艺工作室非常明显的把资源往易璋身上倾斜。易璋才坑过简铭多久,竟然就得到了这么多资源,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难道那一夜,其实简铭有跟易璋发生关系?
  一想到这种可能,单羽更是如同吃了苍蝇般恶心。
  好不容等到他父亲把KSD的事情解决,他终于能找简铭揭发易璋的真面目,却发现自己被简铭拉黑了。他只能在网上给简铭发私信,然而他发了十几条,犹如石沉大海,十几天过去都没回信。
  单羽气急败坏的找胡历:“你有没有和易璋的亲密照、床照?”
  胡历跟了单羽几年,已经深刻体验过单羽神经病的程度,赶紧摇头:“没有,我怎么会留这种东西,那不是自毁前程?”
  “真没有?”
  “真没有。”
  “那你走吧。”单羽嫌弃的赶人。
  胡历赶紧离开,并偷偷删了自己曾经保存下来准备用来对付易璋的东西。这些东西,一样不能留,否则要是被单羽知道,说不定他也会被毁。
  单羽可不知道胡历背着他做了什么,他无比懊恼。没有实物证据证明易璋曾经有同性恋人或者约炮行为,就不能把易璋是GAY的黑料散布出去,否则对于刚刚起步还没名气的易璋来说,说不定还帮忙做了一波推广。
  ***
  简铭从七七那得知单羽在找能证明易璋和胡历床伴关系的证据,并且还给他发私信,要揭发易璋,简铭很惊讶。他觉得单羽脑子确实和常人不同,性取向是很私人问题,关他什么事,还跟他揭发。
  简铭自认为是笔直的直男,也没觉得直男就高人一等,能歧视别人。何况单羽自身问题更严重。
  但现在有一点比较麻烦,易璋已经签约到了他们公司,简铭也不能要求所有人都理解易璋的性取向。易璋性取向的问题,可能会被外界攻击,以后发展肯定会受到一些限制。同样,这也代表了他们往易璋身上投资,回报会比较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简铭丢给了简艺。反正他们是亏不了的,就看简艺怎么想。
  简艺有些烦躁,如果还未和易璋签约前,知道易璋身上有这么多麻烦,她肯定不会跟易璋签约,但既然签下来了,就是一条船上的人。而且这一个月来,易璋的表现一直很亮眼,简艺并不觉得亏。
  简艺挂了简铭的电话,就让秦悦带易璋过来见她,当着秦悦的面问易璋:“你和胡历什么关系?”
  易璋心头扑通扑通的急速乱跳,他想起了前世自己作为‘被简铭强迫的受害者’,因为有个‘男朋友’,是个GAY,就被嘲笑,被辱骂,被公司放弃,最后还被胡历栽赃送入牢房,也没有一个人同情他,都说他活该。
  重来一世,好不容易摆脱过去的噩梦,真不想再因为性取向的问题,失去演员的身份。
  他想拍戏,想成为影帝,想站在领奖台上,想得到所有人的认可。
  “他曾经是我的朋友,但他骗过我,现在已经绝交了。”易璋听到自己这么说。
  简艺微微皱了下眉头,她相信简铭不会骗她,但也不能肯定易璋没说谎,再次问道:“那你是不是GAY?”
  “不是!”易璋一口咬定。
  “你先出去,我跟秦悦有点事要谈。”简艺还想跟秦悦确认一下。
  易璋已经猜到简艺是要问秦悦关于他的事情,心里慌得一批,幸好他的演技确实不错,神色镇定的先退了出去。
  “艺姐,我感觉他是,但我也不能肯定。”秦悦在这个圈子也混了很多年了,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何况最近经常跟易璋接触,易璋有什么毛病,很难瞒过她。
  “既然没证据,那就当他不是。”简艺道。
  她不想怀疑自己公司内的艺人,艺人和经纪人还有公司本是一体,只有相互信任,才能发展更好。
  把秦悦也打发走了后,简艺又给简铭打电话:“你从哪得来的消息?易璋是GAY?”
  简铭把易璋威胁原经纪公司马总,要是不解约,就公开跟胡历之间关系的那段录音视频拿了出来。
  简艺恍然大悟:“难怪易璋能轻松从原来的经纪公司轻易脱身,原来跟胡历是那种关系。”
  她真不介意易璋GAY的身份,原本她找易璋,就是想确认一下易璋是否是GAY,如果是,那就必须尽早做准备,以避免暴露问题的时候措手不及。但易璋显然是不信任她的,对她撒了谎,也对经纪人撒谎。
  简艺有些失望。她自认为对易璋还不错,易璋难道不知道她既然会问,肯定是已经这边有人怀疑他的性取向,并传到了她的耳朵。这个事,迟早都会爆出来,易璋就没想过对经纪人和公司隐瞒,会给公司惹来多大的麻烦吗?
  “姐,这个视频不是正常渠道拿到的,你可别拿这个跟易璋去对质。我发给你看,只是想让你防着他一些。”
  “你既然知道,当时怎么不拦着我和他签约!”简艺没好气道。
  “可我也一直让你防着他点啊。”简铭觉得自己很无辜,姐姐惜才他理解,他也不认为易璋是个GAY是什么严重问题,所以才不阻拦简艺签下易璋。
  而且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姐,我有个建议,你要不要听听?”
  “你说。”
  “咱们也不用特意去强调他的性取向,但易璋既然坚持他不是GAY,那就跟他签个补充协议,合约期内,要是人设崩了,他必须赔偿公司经济损失。还有合约期内他如果恋爱结婚,必须解约,咱们可不能帮他骗婚。”
  骗婚的都是人渣,简艺非常赞同。
  而简铭这样建议的目的,就是要易璋难受:前世装受害者,装无辜,易璋成功了;这一世还想装直男,那就一直装下去吧,反正痛苦的是易璋自己。要哪天装不下去,巨额违约金、赔偿金依旧能让易璋继续痛苦下去。
  为什么不阻拦简艺签下易璋,当然是人在自己手下,想报仇更简单。
  像胡历离得远,他想报仇就麻烦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