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8、一觉醒来枕边有人(8)(1/1)

  复仇虽然很重要,但对简铭来说,只是释放内心负面情绪的一个发泄口。他的生活重心依旧是拍戏投资,只有干这些他喜欢的事情才能让他快乐。他拒绝简艺好意,没有参加综艺节目,主要是他现在的心态不合适参加综艺节目录制。
  重生回来之前,他已经当了九年的投资人、导演,已经习惯了自己掌控全局。就算是仅作为演员参与拍摄,他也是选定了剧本确认了关于自己的戏份和角色设定才参演,而以他当时的地位,无论谁都不敢轻易改动关于他的戏份,一定要改也必须经过他同意。
  现在重头再来,他不但人气不如当初,地位更是悬殊。如今顶级流量、一线艺人的身份,在大众眼中似乎了不得,可到了一线卫视参加综艺,也就是个‘圈内当红偶像’,排在他前面的前辈多了去,只要稍不注意,就会给观众留下一个负面印象:傲慢自大、不懂得尊重前辈。
  别说吸粉,掉粉还差不多。
  让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人生赢家,演二十出头谦逊的自己,也不是不行,就是心累,而且他不乐意。
  他更乐意把时间用来筹备自己的团队,投资拍摄这一世第一部由自己导演的电影。
  第一部作品很关键,简铭非常慎重。
  前世他是两个月后开始筹拍《涅》,那时候他背着一身黑料无法洗清,网上到处都是让他滚出娱乐圈的咒骂,还有很多人说太遗憾易璋没及时报警,不能把他送入监狱。
  然而大家不知道,他更比任何人都希望易璋报警,提取物证。至少查明后,如果他真做了,就算坐牢也是他应接受的惩罚。
  可惜他是‘加害者’,无法要求被害者接受检查,否则当日事情也不会变成那样。
  在外界的辱骂声中,他带着不甘、愤怒、委屈、自责,把赔完违约金后仅剩下的积蓄拿出来拍摄了由他自身遭遇改编的故事《涅》。然而其实最初,它不叫《涅》,也没有名字,剧本的结尾也是以主角寻求灵魂的解脱为终点。
  光看结尾就知道这部剧过不了审,他纯粹就是拍给自己看的。他当时已经得了深度抑郁症,对活着一点期待都没,却因为放不下简艺,麻木痛苦的活着。他想给自己的心灵一个解脱,至少电影里的自己,可以选择‘死去’,给自己一个‘葬礼’。
  然而当和外界完全隔离开,全身心投入进去后,他竟然慢慢的又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快乐。
  拍戏让他快乐,演艺不同的人生让他快乐,即使那个人是‘自己’,即使那是一个被逼到极致有自毁倾向的抑郁患者,即使那个患者接近疯魔,对谁都竖着尖刺,随时都想毁灭自己。
  戏中的他越尖利暴躁,戏外的他就越平和。终于现实中的他通过那样的演艺,发泄掉了所有负面情绪,心态开始转变。他想掌控自己的命运,而不再被动接受命运的安排;他给了戏中的自己一个全新的未来,也放过了戏外的自己。
  前世,《涅》是他的巅峰之作,创造了票房奇迹。但简铭知道,重来一次,他不可能再引发那样的奇迹。这次他不会再让自己变成那个小可怜,他心里已经没有了那份不甘迷茫委屈愤世嫉俗以及绝望,也无需再用它洗刷自己的罪名。早在第一次拍完《涅》的时候,他就已经完成了蜕变。
  而且就算他把《涅》制作得比前世更出色,没有那场全民讨伐的风波,《涅》不可能有前世那样大的影响力,甚至可能票房惨淡,毕竟它其实已经属于‘文艺片’范畴,不是演技出色、立意深刻就能让影迷贡献票房。
  但如果是为了用它再创一次奇迹,故意照着前世经历,重新复刻一次被设计、被冤枉的经历,然后洗白自己,重登巅峰?简铭也不愿意干。
  利用粉丝的真心喜爱,去伤害她们成就自己,那他就不是他了。何况他对这种复刻的成功完全没兴趣,至少拍过的电影电视剧,他都不准备再拍。他有足够的自信,即使不靠它们,他依然能够登顶巅峰。
  那么问题回来了,他这次该拍什么!
  前世选的拍自己,不如这次也拍自己?
  真是个不错的主意,眼下还有现成的材料。
  简铭双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起字。
  他打算就以自己的经历,再改编拍一部电影,这次他不拍文艺片,要拍纯商业片,轻松搞笑片。
  这个时候穿越、重生的小说很流行,但以现代都市为背景的重生题材电影完全没有。似乎在上一世,也没有这类电影大火过。
  不过没关系,千金难买我高兴!简铭非常愉快的做下决定,就拍这个了。
  但是如果重生者是自己,会不会引来别人的注意?说不定哪天真碰上啥疯子,把他当重生者呢,使劲盯着他呢。让电影中的自己当重生者,似乎有那么点让人不安,是不是要去掉重生这个元素?
  简铭只略微犹豫了一下,就丢开了那个想法。这部电影,必须有重生元素,没重生元素他一点拍的激情都没。
  重生的不能是他,那该是谁?
  不如就选易璋!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简铭眼睛一亮,都要为自己的点子拍案叫绝。
  他怎么可以这么聪明呢,正好易璋是他讨厌的,还设计过他,就算易璋以后被人当做重生者,他也不会有丝毫愧疚。而且给易璋加上‘重生’的标签,他发现易璋的很多原本难以理解的行为都有了解释。
  比如为何易璋为何突然改口向着自己,处处维护他,就算自黑也要洗清两人之间的关系。那是因为易璋前世经历过另外一种结局,并且知道他是未来的‘人生赢家’。
  那么就愉快的决定了,重生者就是你了,易璋!
  不过剧本暂时还不能拿出,至少要等他拿到易璋、胡历、单羽等人联手设计他的证据。
  ***
  “大盛,你的快递,我帮你拿过来了。”
  “谢谢。”
  大盛拿了小刀划拉三下,只用了一秒就把盒子拆开。作为当红明星的助理,拆快递就跟喝白开水一样顺畅自然。
  拆开盒子,里面有两张卡片,下面是一个U盘。
  “我没买U盘啊。”大盛嘀咕了一句,拿起卡片仔细看了一遍上面的留言,才知道是某个粉丝寄给简铭的。寄件人是一个叫柒柒的粉丝,因为怕自己送出的东西被淹没在众多礼物中,也怕录制的视频被别人看了,才决定曲线救国寄给大盛,让大盛帮忙转交给简铭。
  “很神秘的样子,不会录制了啥特别羞耻的东西吧!”大盛这样猜测。
  这种事也不是没碰到过,凡是寄给简铭的礼物,一般他们助理都会先检查,包括视频录像。有时候确实会收到某些特别自信的女粉寄来的非常有内涵的视频或者画册。
  但就算是泳装写真、内衣秀也没有特意寄给他们助理,要求他们转交的。这位叫柒柒的女粉,该不会录制了更惊人眼球的告白视频吧?
  带着不可为人知的心情,大盛把U盘插上电脑打开检查里面的内容。
  镜头一片黑暗,不断传出衣服细微的摩擦声和脚步声……大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不会真是什么限制极的吧!
  随着一声敲门声响起,终于出现了第一个人的声音。
  “进来。”声音有点沧桑,听起来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而且声音是隔着门传过来的,不是最初脚步声的主人。
  脚步声的主人,这才推门走了进去,并顺手关上了门。
  “姑父……董事长,您找我?”脚步声的主人终于开口说话。
  为什么声音这么粗!这百分百是个男人,这应该也不是柒柒。
  大盛的兴趣完全被勾起来了,他还第一次拆礼物拆到这么奇怪的视频。
  “是你让他们关掉的监控,说需要一天的时间维修?”中年人厉声质问。
  “是……”
  “也是你和那三人串通起来设计那个演戏的?”
  “董事长,真不是我,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是拓仁他要我把监控暂时关闭一天,让我随便找个理由,其他我什么都不知道。”
  画面切换,这次画面上有了光,一张人脸正对着镜头。
  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了,大盛花了几分钟时间才确认,这是那个KSD酒店董事长家的独子。最近几天,大盛看那人的照片都要看吐了。
  “臭小子,你为什么让他们关闭酒店监控!你不给我说出个理由来,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依旧是那位董事长的声音。
  “爸,不就是暂时关个一天监控吗,又不是一直关,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还有理了,你气死我了!你知不知道咱们家酒店上热搜了!”
  “上热搜是好事啊,爸,你真是个老古董,就算咱们家酒店有名,也该打打广告……酒香还怕巷子深。”
  “兔崽子我打不死你!”
  “兔崽子也是你的崽子!”
  ……
  镜头再切换,这次又没有了画面,只有两个年轻人的声音。
  “放心吧,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你怎么解决?那个叫易璋演员,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口咬定是前台给错房卡。就算马叔叔用雪藏威胁,他都不肯改口。”
  “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对方不肯松口,一定是给的钱太少……有些人,只要给个几十万几百万,就算把命卖给你都行。”
  “你说谁?不会说前台吧?……”
  “怎么可能是你们酒店的员工,放心好了,会有人站出来承认,简铭说不定还要惹上一身腥。”
  ……
  大盛惊了!
  这位叫柒柒的粉丝,到底是何方大佬。
  还是说这些是合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