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7、无题(1/1)

  翌日一早,太医府送来的药材吓了燕赵歌一跳,也幸好只是送来了药材,而不是跟来了一位太医。自家人知自家事,要是太医府真的来了一位太医为她把脉诊治,她的身份十有九八就瞒不住了,蓟侯府也会就此覆灭。
  万幸万幸。
  千恩万谢地送走了来送药的宦官,燕赵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连带着吓得一帮的季夏脸色也惨白惨白的。
  “无事无事,不要惊慌。”燕赵歌松了口气,送来的药材都是上好的,还有一些补药,“送到库房去。”
  季夏连连点头,强行稳定心神,脚步稳健地去了库房,如果不是脸色还很苍白,很难看出刚刚差点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为什么今上会突然送药过来?燕赵歌拧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她病重的时候送来也就罢了,病都大好了,她甚至还出府去转了一圈,才送药过来,是想表达什么呢?
  前世宫里送药过来了吗?来过太医吗?没来的话感觉说不通,一府世子病重,没道理宫里会不派太医过来,但来过的话,她的身份是怎么瞒过去的呢?
  ――她醒来之前太医有没有来过呢?
  燕赵歌想到这里忽地一愣。
  “不,肯定是没有来过。季夏是知道我身份的,如果来过的话她不会不和我讲,母亲肯定也会告诉我一声,按道理来说如果宫里来了太医,等病愈之后是要去宫里谢恩的。这证明太医是没有来过的,但不来的话,又说不通啊……”
  燕赵歌感觉自己像是钻进了一个死巷子里,虽然免于大祸临头,但是有太多不合常理的事情,想不明白的话,她很难安下心来。
  季夏从库房回来,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道:“世子。三公子用了早饭来找您。”
  燕赵歌抬手按了按太阳穴,道:“让宁康进来。”
  季夏应声,推开门,将燕宁康迎进书房,才又退出去关门。
  “大哥。”燕宁康站在燕赵歌身前,眉眼低垂,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燕赵歌打量着他。
  一身靛青色的袍子,披着御寒的风衣,眉目间满是沉郁之色,脊背虽然挺得很直,但是肩膀是缩着的。
  现在的燕宁康还远远不是兴平十四年时的模样,那时候的他任着工部侍郎,稳重极了,万事深思而熟虑,却又不缺少决断的眼光,而不是现在这副沉默寡言的的样子。兴平十四年的朝臣将领,要么是从万军中带领部署厮杀而出的,要么是从乡县底层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没有一个蒙荫者。那时候每一场仗都打得吃力,同时与匈奴、鲜卑、叛军交战,安置于燕地的朝廷是一根被迫绷紧了的弦,吏部官员不足,户部长时间吃紧,国库亏空得厉害,百战精兵早就打没了,招募的新兵一批又一批踏上战场,在血与泥土里滚一圈,活下来的成了老兵,没活下来的就此长眠。谁也吃不准什么时候大晋就会彻底崩溃掉,谁也不敢任人唯亲,唯恐成为那溃了千里之堤的蚁穴。
  “书读了多少了?”
  “刚刚读完《论语》。”燕宁康回道。
  燕赵歌忍不住笑了一声。她这个弟弟倒是怪实诚的,放到外面,要是说一句哪个十四岁的读书人才刚读完《论语》,十之九八要被人家嗤笑。而且燕宁康明明已经读完了《大学》,她让去国子学都打听清楚了。
  “无论你心里有什么想法,书都是要读的,在国子学读不下去的话,就留在府里读。”燕赵歌说道,“做士人要读四书五经,做武将也要读兵书。”
  燕宁康沉默不语。
  “我不知道是谁和你说了些什么,还是你自己看书的时候看到了什么。但是今天我告诉你,蓟侯府是将门,是镇北将军府,不是那些勋贵世家。将门不论嫡庶,论的是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你哪怕去考个状元回来,我也不会忌惮你。如果你真的有那个本事,这个世子可以给你做。”
  燕宁康慢慢地抬起头,喉咙动了动,轻声道:“大哥,改立世子,爵位要再降一等的。有嫡立庶、有长立幼也要再降一等。我非嫡非长,由我继承的话,爵位要降四等,那样就只剩二等伯了。”
  燕赵歌:“……”
  我们现在说的是这个事儿吗?
  燕赵歌说道:“宁康,我不希望将你和老二养成废物。燕地只靠我和阿越是撑不起来的。”
  “大哥希望我去北地吗?”
  “如果你想去的话,这次父亲回来,我会和父亲说,让你一起去。”
  “父亲会愿意吗……?”燕宁康问道,语气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父亲不是只看重嫡子吗?父亲只看重大哥。”
  他自幼见惯了父亲燕岚对于大哥的溺爱与纵容,也习惯了对二兄和自己两个庶子的严苛与放任。他年幼的时候想不通到底是为什么,同样的错误放到不同人身上会招来不一样的处置,同样都是子嗣,都是儿子,为什么呢?直到临原郡主入府,他偶然间偷听到临原郡主对身边的婆子丫鬟交代,两个庶子无所谓,但绝不能冲撞了世子。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因为他是庶出,因为大哥是嫡出,根本上就不一样,以后大哥是要承爵的,而他们会被分出府去,自此之后便是两家,除了同宗之外,再没什么瓜葛了。
  燕赵歌一时无言。燕岚的确是偏心,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身份,虽然是做男儿养的,但许多事情不能真的一概而论;另一方面,不论偏远宗室的话,她是旧日燕国嫡系唯一的子嗣,她同时也承载了燕赵两个家族的血脉。可这些事情是不能和燕宁康解释的,燕宁康没必要知道这些事。
  “父亲当然愿意。“燕赵歌放缓了语气说道:“父亲不曾说过不愿。如果父亲不愿意的话,就不会特意请傅老先生来给你们启蒙了,傅老先生虽然只是二甲进士,他的父亲却是昔年的傅丞相,如果不是傅丞相担心惹人非议,依傅老先生的才气,是当得起一甲的。”
  最后却被你们气走了,这话她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口。
  燕宁康也意识到了傅老先生是谁,当时他和燕宁盛两个人在门上立水桶,虽然最后侥幸没有砸到傅老先生,却溅了对方一身水,导致老先生一气之下请辞。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先生被两个学生故意溅了一身水,这是何等轻慢的行为,又是何等的羞辱,只是请辞却已经是给足蓟侯面子了。他想到这里,顿时羞愧得脸颊都红了,抵触燕赵歌的情绪也散了大半,规规矩矩躬身道:“是弟弟年少无知,羞辱于傅老先生,当跪祠堂。”
  燕赵歌:“……”
  嗯,不开窍这一点上倒是和日后一模一样。
  “你跪祠堂有什么用啊,跪祠堂能得到傅老先生的谅解吗?”燕赵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朽木不可雕也!”
  燕宁康的眼睛亮了起来,常年垂着唇角显得阴郁不已的脸颊也突然明媚了起来,这才终于像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傅老先生肯收我做弟子吗?”
  “当然不肯。”
  燕宁康:“……”
  “你都没登门谢罪,傅老先生凭什么收你做弟子?”燕赵歌笑道,“快点回去读你的书,至少要读完四书,我才好让父亲带你登门谢罪。”
  “我早就读完四书了,五经也看了一半了。”
  燕赵歌愣了一下,国子学的人明明说他前几日才刚放下《大学》,怎么一转眼连五经都看了一半了?她看着燕宁康那一下子活络起来的眉眼,又想到后来傅老先生见到他不过三日便收了这个徒弟,顿时了然。
  小小年纪竟然会藏拙了,藏得好,藏得太好了。
  燕宁康被她看得有点心虚,挺起来的肩膀下意识又缩了回去。
  “你再缩我就把你丢到北地去。”
  燕宁康立刻挺得笔直。
  燕赵歌也不戳破他的那点小心思,到底只有十四岁,心思浅,被她几句话就说动了,她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感慨。“拜师傅老先生这件事情急不得,我不清楚父亲是否能安排,这段时间你就不必回国子学了,先在府里学,等父亲回来再商议。如果暂时不行的话,你先到太学里去读,总归时候尚早,你也不必急着下场。“
  燕宁康点点头,道:“我省得。”他表情变化了一下,神情犹豫地问道:“父亲真的不会怪罪吗?”
  当然不会了。燕赵歌记得,前世燕岚临终的时候,满心都是悔恨,那眼泪一滴一滴,都砸在燕赵歌心上,滚烫滚烫的。燕岚自己就是浪子回头的典范,他不会教管孩子,只知道罚跪,罚跪不管用就撒手不管,总归燕家有燕赵歌就够了,更何况还有一个燕宁越,等事出突然,北地大乱,他重伤不治躺在床上的时候,意识到乱世将至,才后悔莫及。
  倘若他仔细一些,两个庶子就该是燕赵歌的助力。
  一个人撑着,实在是太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