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6、准备吓鬼一跳(1/1)

  电梯门关上了,楼层数字在变动,上升的时候发出难听的金属摩擦声,外部的电梯开关按键散发着微弱的绿光,在这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显得极为诡异。
  李燃汐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往墙边的方向摸去,这里一片漆黑,只能看到东西的大致轮廓,而在这部电影里根本没有手机和手电筒这种发光道具,所以她只能先去开灯。
  此时李燃汐已经摸到了开关,不过她还没有开灯,就看到离她不远处有一个暗红色的影子,她半眯起眼睛,将开关打开,只有一小片区域的灯亮了,而刚刚出现暗红身影的地方空空一片。
  李燃汐微挑眉毛,又把灯关了,果然在那块儿地方,暗红身影又出现了。
  根本就不需要猜,如果她继续开灯关灯,接下来就是常用的套路,这个暗红色的影子会往她脸上扑。
  大部分国产恐怖电影都有三大要素,震耳欲聋的音效、漆黑无比的场景以及莫名其妙的扑脸,这些除了让观众突然精神一下,之后该睡还是继续睡,而这部烂片就连恐怖惊吓的套路都在玩别人用烂的梗。[1]
  说实在的,她真的很难理解女主一直开灯关灯,这么胆小的人,第一反应不是赶紧溜吗?还在那儿一直开开关关,这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吗?
  特别是这部烂片剪辑有极大的问题,画面一直切换,估计导演是想制造紧张感,结果技术不到位道具也粗糙,王晓楠带着面具的那张脸往镜头上扑的时候,让人看的想去上厕所,不是吓尿了,是晕吐了。
  李燃汐打开灯后根本就没想着关灯,直接往黑影的方向走去,现在她是开了上帝视角,很明确的知道那个黑影是谁,反正不可能是那个从埃及运来的木乃伊。
  毕竟现在都还没有进入梦境,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建国之后木乃伊不能成精。
  李燃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木乃伊是国外的,不能用本国的剑斩国外的怪。
  算了,这部烂片是国产的,这里面的木乃伊也需要遵守本国的法律法规。
  “晓楠?王晓楠?”李燃汐象征性的喊了两句。
  她走到刚刚出现黑影的地方,四处看了看,还抬头望了望天花板,并没有刚刚那个暗红身影,而这边离有灯光的地方有些距离,光线也不足,周围还摆放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或许是导演想要凸显恐怖氛围,还是想增添科幻感?还特别在四周摆放了注满深蓝液体的圆柱体,里面漂浮着一具具明显劣质的人体模型,在这黑暗的场景中乍一看确实很吓人。
  可是仔细一看又很迷惑,这些蓝色的液体是什么?洁厕灵还是洗衣液?
  对于这部烂片她也是服了,剧情和道具上烂也就算了,一些基本常识和逻辑关系都混乱无比,让人不禁怀疑九年义务教育是不是放过了导演和编剧。
  李燃汐把视线转向一张张办公桌,估计王晓楠现在正躲在某张桌子底下,准备吓她一跳。
  躲在桌子底下,吓一跳。
  关键词被提取出来,李燃汐脑里浮现出了一个想法,她往灯源开关的地方走去。
  摸着开关,李燃汐又看了看周围,下一刻,她把灯关上了。
  王晓楠此时带着血色头套,穿着红裙,在无灯漆黑的环境里确实很渗人,不过她现在正躲在某张桌子底下,准备吓李燃汐。
  她觉得很可惜,本来是计划吓田灵珊的,结果现在只留下个小李,那个陈琪琪真是没用,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被小李吓的大哭,还是不把陈琪琪介绍给学长认识了。
  不过也没关系,那个小李跟杠杆成精似的,句句话都在抬杠,真是想撕烂她的嘴,这次能把她吓着也不错,如果能让她吓到去看心理医生就最好了。
  虽然小李把陈琪琪吓哭了,但是自己照镜子的时候都会被这身装扮吓到,她就不信吓不到小李!
  ‘啪嗒’
  突然,灯的开关响了一声,本来还有些微弱亮光的楼层变得一片漆黑。
  小李居然把灯关了?而且听声音,她并没有进电梯离开,好像站在原地没有动静?
  王晓楠扶好自己的面具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大红色的裙子在这黑夜里显得极为阴森恐怖,特别是她带着一个满是血色的头套,黑色的长发被她披在前面。
  她四处看了看却没发现人影,奇怪,小李去哪儿了?
  而被她念叨着的李燃汐正躲在一张桌子底下,面前摆着好几个姿势诡异的人体模型。
  李燃汐想,每次看恐怖片的时候总会想一个问题,每部恐怖片都是鬼躲在某个地方,突然冲出来吓人,为什么就不能人躲起来突然冲出来吓鬼一跳?
  当然在恐怖片里,这是作死行为,不过嘛,现在此鬼非彼鬼。
  李燃汐伸手将面前无头的人体模型推到远处,劣质的人体模型立刻倒地,发出和塑料饭盒摔在地上一样的清脆响声,而这一动静也吸引到了不远处的王晓楠。
  王晓楠撩了一下面前的长发,看向了倒地的人体模型,她发出了一阵怪异的笑声,同时将手伸向自己的腰间。
  突然这片区域响起了刺耳又诡异的配乐。
  听到王晓楠的笑声,还有莫名响起的恐怖电影专用配乐,李燃汐满头都是迷惑,怎么回事?难道这个烂片世界还有bgm和旁白这种东西吗?
  她想唤醒系统问清楚这件事情,不过音乐声越来越大,脚步声也越来越清晰,显然是王晓楠朝她走来了。
  李燃汐的面前飘过一片红裙角,在微弱光线的场景中极为惊悚,但是在面前鬼影走路的时候,红裙扬起,露出了王晓楠原本穿着的运动鞋和牛仔裤....
  李燃汐:“.....”
  是经费有限吗?这也太违和了吧,鞋和牛仔裤都不换一换。
  她瞥了眼左边装着人体模型肢体的箱子,又看了眼右前方装着人头的盒子,这哪里是什么医学生实验楼,说是服装批发大市场都不会有人质疑。
  诡异的配乐开始激烈了起来,刺耳的声音像是拿着锯子刮金属门,而且声音好像就是从红色身影上发出来的。
  因为离得极近,李燃汐并没有感觉到紧张,只是觉得刺耳又挠心,宛如听到指甲刮黑板时那么难受。
  面前的红裙一直飘来飘去,还在被推倒的人体模型前面站了会儿,但就是没有考虑低头查看桌子底下。
  李燃汐觉得这个王晓楠跟个游戏NPC似的,不仅身上自带bgm,而且都走到这里了,也不低头查看一下,是不是故意这样,就等着走过来往她脸上扑?
  终于,红裙朝李燃汐的方向飘来了,当然还是露出了让人忍不住吐槽的牛仔裤和运动鞋。
  红裙并没有向她想的那样停下来,反而还朝别的方向走了,看来真没有打算低头的意思。
  李燃汐不想等了,她拿着准备好的人体模型手臂,一把勾住面前女人的脚腕,同时还扔出几个人体模型人头,应景的是,恐怖配乐也达到了最激烈的部分。
  而王晓楠被脚腕上的手吓了一跳,低头还看到了几个人头,特别是这些人头都面向着她,眼珠子还在不停地摇晃,像是紧盯着自己,配合着恐怖配乐,她条件反射的尖叫了一声。
  李燃汐听到这叫声无语了,也太不符合人设了,她还以为王晓楠敢扮鬼吓田灵珊,胆子会很大,结果这种小场景就被吓到尖叫,这胆子还敢出来吓人?这王晓楠是有多恨田灵珊才会忍着害怕去吓她。
  趁热打铁,李燃汐在她尖叫的过程中,立刻从桌底下出来扑向了王晓楠,手上还抱着一个人头直接往她脸上贴。
  面对着突然的惊吓,王晓楠不停地尖叫,声音甚至还盖过了恐怖配乐。
  王晓楠的头套乍一眼确实蛮可怕,不过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属实粗糙,她都能看到王晓楠的头套溢胶了。
  “午夜已到,速拿命来!”
  李燃汐压低着嗓音,转到王晓楠背后掐住了她的脖子,不停地摇晃着她。
  “咳咳....救命!”王晓楠被吓出哭腔,头套也歪到了一边,双手挠着脖子上的双手。
  “呵呵,你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吗?”
  “木乃伊!我错了!咳咳....”
  李燃汐满头黑线,这女人是什么智商,难道是强行提起剧情?王晓楠不说木乃伊,她都忘了还有这个奇怪的东西。
  不过在原片里,降智四人组也没有去看木乃伊,因为王晓楠提出来看木乃伊,目的只是为了吓田灵珊而已,木乃伊就像个笑话,在梦境里才出现了木乃伊。
  她低头看了眼地上的几个人头,脚尖踩人头把人头给颠了起来,她松开了掐着王晓楠脖子的手,正好接住了被颠起来的人头。
  正当王晓楠准备回头的时候,一个人头直接往她脸上扑。
  王晓楠被吓晕了。
  李燃汐扯了扯嘴角,这算是吓‘鬼’成功?
  把手上晃着眼珠的人头扔了,推了推倒在人头纸箱上的王晓楠,恐怖配乐还在响,只不过已经趋近平缓,但在这黑暗的环境里似乎更渗人了。
  李燃汐顺着声音往王晓楠腰上摸了摸,居然绑了个东西,掀开王晓楠劣质的红裙,露出了一个正在发声的收音机。
  她反复看了两遍,确定就是收音机没错,李燃汐此刻满头都是无语,她记得这部烂片也就是这几年拍的,怎么还有收音机这种老古董?
  不过这个世界还真会完整复刻影片里的细节,比如道具,音效,还有无脑的角色。
  可是这些东西都复刻下来了,还让她改造个锤子!这种收音机绑身上当bgm的操作,谁会想得出来啊?
  李燃汐有些恼火,所以躺在地上的王晓楠就没有好果汁吃了。
  她特地搬过来几个人体模型,摆放在王晓楠醒来就能看到的地方。
  为了等下更刺激的,她把王晓楠的头套给摘了,还去把灯给打开了,但只有远处的一小片区域灯亮了,因为她只找得到那片区域灯的开关,她怀疑这个所谓的实验楼的其他灯根本就只是摆设。
  “醒醒。”李燃汐用力的推了推晕倒的女人,同时另一只手上还拿着恐怖头套。
  王晓楠半睁开眼,就看到与自己亲密接触的人头和人体模型,她瞬间被吓清醒了,立刻爬起来往后缩,尖叫的声音十分的刺耳。
  谁知道,一扭头,王晓楠差点又被吓晕过去。
  是李燃汐拿着头套往她脸上扑,灯光虽然昏暗,但视角也清晰了很多,这披着头发满是血的头套看起来也更恐怖了。
  李燃汐瞧她这反应,忍不住挠了挠耳朵,这女人是哨子精吗?叫声跟水烧开了似的。
  王晓楠眼泪都被吓出来了,鼻涕眼泪糊了一眼,过了很久她才缓过来。
  “小李?你居然敢吓我!”
  王晓楠气的想给李燃汐两个大嘴巴子,不过被李燃汐躲过去了,心想这女人还真双标,她吓人就行,别人吓她就不行。
  不过她一脸无辜,“没有啊,刚刚我没有找到你,我就关灯离开了,但是琪琪她们很担心你,所以我又过来了,结果一来就看你晕倒在这里。”
  她说着还装出害怕的模样,把手上的头套给丢了,“而且你旁边居然有这么可怕的东西。”
  “晓楠,你怎么会穿一身红裙啊?听说实验楼闹过鬼,午夜穿红裙容易被那只鬼缠上。”李燃汐微蹙眉,一副神秘的模样,同时还带着点害怕和担忧,就像一个刚刚过来又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王晓楠本来还想骂她,可是听着她的话,看着她的表情,脑里浮现出刚才受到的惊吓,心里开始慌张了。
  这个小李确实关灯之后就不见了,当时她还在想小李去哪里了,难道真的有像她说的鬼?自己是被那只鬼缠上了吗?
  不可能,肯定是这个小李在胡说,她都没有听到电梯开门的声音,一定是这个小李在这里装神弄鬼!
  “你...你别乱说!”王晓楠眼睛睁得很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她还是把身上的红裙给脱掉了。
  李燃汐突然怪异的笑了一声,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诡谲可怖,“听说夜晚,这些人体模型会活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再说我撕烂你的嘴!”
  人体模型完全戳中了王晓楠的恐惧点,明明一开始并不觉得恐怖,自己还搬着人体模型准备去吓田灵珊,但刚才接二连三的扑脸让她十分害怕这种诡异的东西。
  李燃汐微笑着,双眼却有些无神,她并没有反驳,此时的她看起来不像个正常人。
  “晓楠,你不是说要去拍木乃伊的照片吗?你拍了吗?”说话的语速很慢,和平常不一样。
  王晓楠觉得面前这个小李很奇怪,让她浑身起鸡皮疙瘩,“不拍了!我不拍了!”她色厉内茬的说:“你们一个个都不陪我,我拍的没有意思!”
  李燃汐还是一副微笑的表情,“好的,那我们回去吧。”
  语速更慢了,配合着她僵硬的表情,让王晓楠背后发凉,这个最会抬杠的小李怎么不和她抬杠了?
  “我们...走吧。”
  那似乎卡带似的语速让王晓楠头皮发麻。
  她立刻往电梯的方向快步走去,而李燃汐则是跟在她的后面,等到王晓楠回头一看,发现李燃汐脸上的笑容怪异无比,行走的姿势也很僵硬。
  突然,一个恐怖的念头涌现在她的脑海里。
  这个小李不是原来的那个小李了,甚至可能不是个活人。
  她赶紧拍打着电梯按键,不过电梯太老旧了运行很缓慢,发出的咯吱声更加强了王晓楠的恐惧感。
  而李燃汐心里一直大笑,她甚至都快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看着王晓楠脸色惊恐的表情,确实还挺爽的,她发现自己还挺恶趣味的。
  电梯终于开了,王晓楠立刻钻进电梯,狂按关门键,不过似乎没用,李燃汐还是挤了进去。
  “晓楠,你怎么能忘记按楼层呢?”李燃汐依旧是那个微笑,语速也很慢,但语气却很亲昵。
  她动作缓慢的朝楼层按键伸手,僵硬的动作让王晓楠一直往角落里缩。
  王晓楠注意到了她按电梯的左手,小拇指上还绑着一根红色的线。
  李燃汐侧头看向她,双眼好像没有焦距,让人看着觉得恐怖。
  “晓楠,我知道这个实验楼的一件事情,想听吗?”
  王晓楠双手紧握放在前,这是一种潜意识的防御姿态,她大声的吼,“什么事?”
  李燃汐真是想把她嗓子给掐咯,她的声音真是能和指甲刮黑板的声音比了。
  “这个实验楼里其实藏有很多的人体标本,有普通的,也有特殊的。”李燃汐说到这里脸上的笑意加深了些,“而特殊的人体标本,为了不和普通人体标本弄混,都会在这些特殊人体标本的左手小拇指上系一根红丝线。”[2]
  她说完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动作依旧很僵硬,但是她小拇指上系的红线十分明显。
  “就像这根。”说完这句话,李燃汐发出了一声奇怪的笑声。
  “好看吗?”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