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7、火花17(1/1)

  
  叶棋收获颇丰,新的手环戴在了手上,还有一个颇具心意的锦袋。
  他将袋子拿在手里,一眼便瞧见了上面金色的“叶棋”:“糖糖,大家的字都是你绣的吗?你绣的字真是好看,我得好好保管。”
  陆时川简直不敢再面对这个以后节目的搭档,他不知道叶棋是真的那么的单纯,就像他天使般可爱的外表一样,还是说只是公司的一个人设,装的不谙世事甚至有点傻不愣。
  显然所有嘉宾里面,只有叶棋一个人还在状况外。他们几个人的名字保持完整,在每一个锦袋上面,字迹工整,走线完美,一看就是出自统一的机绣。反观傅清淮那一个,虽然只有一个字,且走笔幼稚,线条还有些凌乱,明显出自一个新手。再加上被众人调侃后林棠夏面红耳赤极其不自然,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只有叶棋一个人还看不明白人家可能是为了男神来的,早有准备。
  傅清淮看了一眼箱子角落里孤零零的一个锦袋,上面金色绣线的淮字异常明显。
  傅清淮若有所思,难得没有保持沉默,接了一句:“是得好好保管。”
  他转过头问林棠夏,即使是有请求,脸上也是面无表情的:“我能拿走送我的袋子吗?”
  林棠夏被傅清淮的信息素侵扰的耳根子泛红,他的信息素存在感非常的强烈。
  那些信息素就像是存在于傅清淮身上的叛徒,他越是冷着脸说话,信息素就越活泼,遇上他的信息素勾勾缠缠,和冷冽的味道一点也不符,活跃地好似和傅清淮本人完全的割裂开来。
  林棠夏答了一声“当然可以”,便矮下身,将一盒抑制剂重新装回袋子里,封好袋口,交给傅清淮。
  傅清淮重又将视线转回到了林棠夏侧过去的半边脸上。
  其他人拿了对应的礼物,不时有人夸他用心的,林棠夏心虚的很,他不能堂而皇之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其他人的名字不是他绣的。
  那样――
  也太明目张胆了些,太高调了,会被黑的。
  牡丹花下死,小命也要紧!
  送礼的环节过了以后,又是一段休息时间,但林棠夏和傅清淮还需要补拍几组海报,所以趁着休息的时间,他们去化妆间化妆和更换海报情侣服。
  他们俩人只需要拍摄俩组,一组cp亲密合照,一组各自的单人照。
  林棠夏基本不需要化妆,好皮肤和颜值一气呵成,能气死一众靠化妆才能掩盖脸上瑕疵的女星。
  只是不知道节目组是故意的还是说他自己的个字比较高?白衬衣黑西装裤的简单服装。原先被服装师拿在手上的时候看起来是那样的正常。
  等穿到了他身上――
  白色的衬衫微敞,露出俩根形状优美的锁骨,大片的白皙肌肤露出来,白的几乎能反光。最绝的是,这锁骨以上的扣子统统没有!
  而底下黑色的西装裤设计成了小脚的款式,他腿细又长,这条裤子不会包裹住他的腿,后臀微微上翘,从臀一路到脚踝,弧度恰好,笔直瘦削。
  明明一套正常不过的正装,穿在他身上又隐隐透出一些不正经来。
  造型师满意地直点头,这一套一些人穿了过分妖媚,一些人穿了又有些刻板正经,而如今穿在他身上。将清纯和i丽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真是矛盾又美丽。
  造型师让林棠夏自己照着镜子,若是自己是个alpha,少不了要为现在的作品疯狂一把,这小眼神和小蛮腰,无不让人血脉.喷张。
  等林棠夏真的见到傅清淮的时候,才在那一刻笃定:这该死的一定是节目组的阴谋!
  傅清淮的这一套上下颜色正好和林棠夏的相反。林棠夏怀疑是辣鸡节目组经费不足,不然为啥不管是自己身上的和傅清淮身上的都有种衣服没做完的感觉。
  傅清淮上半身穿着黑色的衬衫,但这衬衫领口打开,从脖子处一直开到了腹部,露出一半的胸腹肌,流畅的肌肉线条随着走动衣服的摇摆若隐若现。下半身白色的西装裤知道小腿部分,下面短处一大截,显得原本就修长的大腿几乎逆天。
  原本穿的不多理该有些欲,可惜配上他天生就有些冷淡的眉眼和冰下来的五官,反而透出股禁欲的味道。
  好看的想让林棠夏尖叫。
  啊啊啊啊,我可以,我太可以了。
  他们俩人在走廊里相遇一起往摄影棚那边走,那边已经搭好了要拍摄的景。
  虽然林棠夏早有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从此以后节目组再他的心里形象直接跌破地平线往十八层地狱降的趋势。
  只见之前嘉宾们坐的沙发都往另一边移了一下,那块地方空出来放了一张宽度近2.5米的床。
  林棠夏:“……”玩这么大的吗?
  导演在一边指挥摄影师跟他们沟通待会要拍的内容和细节,一边朝林棠夏他们示意。
  林棠夏:“导演,这会不会尺度有些大了点?”
  导演一派轻松还能跟他开玩笑:“放心,绝对不会让你们拍不能播的内容。”
  林棠夏“……”导演我怀疑你在开车,但我没证据。
  导演话才说完,那边程凌便接着道:“接下来让我们看负糖怎么在大床上……”
  蜜汁停顿以后他又接着说:“拍摄海报?感谢新时代家居提供的最柔软最舒适的梦幻大床,感谢新时代家居的赞助,对本节目的支持,谢谢,谢谢金主爸爸。”
  所有嘉宾:“……”
  口播只有迟到永不会缺席。
  屏幕前的观众看到大床的一刹那差点笑的当场去世,将家里的床捶得咣咣作响。
  [感谢金主爸爸!23333,我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感谢插播的广告!]
  [哈哈哈哈哈,球球你们都播吧,什么不能播,都可以播!]
  [涩情主播,举报了。[狗头.jpg]这不是上幼儿园的车,咦,我颜色怎么变了?]
  打光准备就绪以后,摄影师要求林棠夏一只手肘抵着床,另外一只手先放着,半靠在床面上,让傅清淮站在床沿上,半个身子俯下去,俩个人身体不能相碰,但鼻子和鼻子之间只能留几公分的距离,看上去就像是要一言不合就亲下去。
  叶棋在某些方面迟钝的很,但在这些事上又十分热衷,他原先坐在一边放好的沙发上,看到林棠夏他们的姿势,他像个屁.股上抹了油的猴子,半刻也坐不住。
  “糖糖,你的腰,你的腰,艾玛,导演,这么细的腰,确定不用傅大哥用手扶着吗?”
  导演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笑着说不用。
  叶棋遗憾地叹了口气:“那真是太可惜了这截子小细腰了。”
  他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这么细!”
  陆时川走过去,默默牵起他,将他领了回去。
  颇有种――不好意思,家里的熊孩子太野了,我领回去教育一下。
  叶棋小媳妇一样的走着,委委屈屈:我还没有玩够呢!
  呵,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