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8、火花18(1/1)

  
  导演:“来来,男主角快入场。”
  林.男主角.棠夏不知所措地被导演按到了指定位置的床沿。导演又重复地说了一遍待会要拍的动作。
  林棠夏越听越脸红,皮肤白红色就更明显,薄薄一层粉色。
  导演在监视镜头后面看得直点头:“很好,很好,小糖这个状态,进入的很快,就要这种含羞带怯的。”他拍了拍手上的道具,“来来,另一位男主角也就位,站到指定的位置上去。小糖你手可以支起来了,俩只脚稍微分开一点,不然小傅的腿进不去……”
  林棠夏:“……”
  更羞耻了有没有,明明拍的都很正经,说出来却像是在□□的片场。
  傅清淮站过来,他拍过电视不少,配合过的男女演员更是不知凡几,亲密戏也有许多,但从没有像这次一样,还像个初经人事的小子,紧张地脸色都不能放松,冰着一张脸,绷直的侧面线条上被灯光割裂成几块大小不一的阴影,显得更加冷硬。
  导演:“小傅,表情放松一点。咱这拍的是你侬我侬的平面海报,表情不能这么冷淡,能吓坏一群小盆友!”
  傅清淮拍戏很有天赋,也极有戏感,纵观所有拍戏场景,傅清淮个人戏嫌少NG,合作过的导演无不称赞喜爱的,在他擅长的领域第一次遇上需要导演指导提出的情况。
  其他嘉宾发出了善意的笑。
  傅清淮抿了抿唇,调整了一下表情,按照导演的要求弯下腰靠过去。
  林棠夏左手肘抵着床,半支起身,从他的角度能清楚地看到傅清淮大敞的衬衣领口越来越低,渐渐露出胸肌上面的俩点来,从若隐若现到傅清淮在他几厘米处停住完全看清为止。
  林棠夏没有撑着床的右手无意识捏紧了自己的裤缝,脸色越来越红,烫的周身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不敢低头再看,却也不敢抬起头看。
  那俊气逼人的脸凑到近前,好看地让他差点兴奋地昏厥过去,他们的信息素在空气里混合,像纠缠的线,已经分不出哪个是头哪个是尾,他觉得傅清淮的鼻血治好了,再近一点他的鼻血该管不住了。
  所以他在大家都觉察不到的情况下,稍稍后撤了一些。
  傅清淮嘴角牵起笑,笑了一下,复又抿了回去,他也不着痕迹地往前低了一下。
  直播摄像切了一个近景,恰好将这个笑捕捉到了屏幕里。弹幕果然疯了。
  [啊啊啊啊啊,这侧颜绝了啊,哥哥好颜艺啊。这个颜我可以磕一辈子。]
  [我怀疑摄像大哥是自己人,每次都刚好将我们要看的东西捕捉到,摄像大哥今天的鸡腿有了。]
  [天哪,这优秀的鼻梁,啊啊啊,我要在哥哥鼻子上面滑滑梯!!!]
  林棠夏并未察觉什么,总以为自己脑袋昏昏沉沉可能弄错了上下,他这会确信自己往后退了一小点。谁知那逼人的帅脸又追过来。
  他们一个逃一个追。
  平面摄像简直要崩溃了:你们倒是不要动啊,一直动镜头都是糊的!
  导演也快崩溃了:“小糖,你别往后撤了,快不能播了!”
  因为傅清淮步步逼近,林棠夏已经撤到躺平在了床上,从镜头这边看过去有一点光线差,看起来像是猛兽在低头嗅闻自己的猎物,差一点点就能啃上娇嫩的唇,还有红透了的脸。
  林棠夏被导演一提醒,更加想寻个缝钻,本来姿势就有些羞耻,现在更是躺平任采撷的状态,关键还是全网直播!!他还有脸不?
  哦,肯定没脸了。
  叶琪:“亲上去,快亲上去!”恨不得按头,不近不远的,这是要急死谁!
  莫雅惊叹傅清淮的柔韧度和持久力,啧啧叹道:“这底盘还有腰力是真的好,都快90度了吧?居然纹丝未动。”
  摄影师:“很好很好,这个角度很美,再靠近一点,来,我拍一下。”
  导演连忙挡在镜头前:“各位台领导,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边用手在后面打手势,快拍快拍。
  屏幕前的观众:!!!谁要看你啊,快走开!
  因为导演庞大的身躯挡住了镜头,观众只能听到叶琪在现场大呼小叫的声音,“要亲了,亲了,诶?到底亲了没?”
  屏幕前的观众:???亲了?好气哦,感觉错过了一个亿。
  事实上,林棠夏羞赧欲死,傅清淮也得寸进尺地一点点靠近,但绝没有到亲上这个程度和距离。
  导演不无后悔的想,原先想用直播拍平面海报 “惩罚”一下负糖这个组,然而他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忽略了叶琪这个幺蛾子!现在他严重怀疑这个环节,惩罚的人究竟是不是自己个了。
  导演一脸冷漠地在心底抓狂:我能把他嘴巴堵上吗?骚年,你人设还要不要了啊啊啊!你这样子你经纪公司知道吗?
  摄影师采够了镜头,喊了声好了。
  林棠夏在心底一松,大家都很放松的时刻,林棠夏只等傅清淮慢慢直起身子。
  谁知――
  傅清淮背在身后的手突然放下来撑在了床上,临撤走之前,笑了一声,眉目舒展如清风化雪,深刻的五官在这一笑里漾开,像是人间突闯进来的妖孽。啥时把他迷得神魂颠倒,林棠夏脑袋迷瞪,躺在床上犹如列在砧板上的鱼肉。
  傅清淮这刀便快速地切下来,蜻蜓点水一般,俩瓣嘴唇擦过。
  林棠夏呆若木鸡:“……”
  傅清淮佯作意外从容淡定的撑起身,绅士地伸出手来要去拉他,嘴里道:“一个意外。”
  林棠夏感觉嘴上又热又烫又麻,脑子里浑浑噩噩,被这一亲吸去了三魂六魄,彻底不分南北西东了。
  林棠夏后来清醒过来时想:如果要让傅清淮去演个祸国妖精,大抵是不仅国家都要赠给他,自己还能披甲上阵再去打个江山送来。一个江山也太不够了。
  单人照部分比较顺利。拍完以后,让负糖在一旁休息,另外俩组嘉宾开始玩一些默契考验的小游戏。
  林棠夏和傅清淮共享一个短沙发,刚刚容纳俩个人。林棠夏尽量贴着扶手边,每次傅清淮不经意的动动擦到他的某一片衣角,总能带起他心里的一点波浪。
  他们俩人坐着都没有说话,傅清淮大概有些渴,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吨吨吨就下去空了瓶。
  林棠夏盯着他握着瓶子的手,心里觉着自己可能没救了,他觉得男神哪怕握着瓶子都是这样好看,喉结上下滚动,性感地一塌糊涂。
  他们安静却不尴尬的氛围里到处充斥着叶琪吱哇乱叫的背景音。
  “天哪,陆前辈,这个,这个你都猜不出吗?”叶琪俩只手各比划出一个V状,分别放在自己脑袋的俩边,他有一双无辜的圆眼睛,俩只手像俩个稚嫩的角,像极了一头小幼鹿。
  陆时川当时心念一动猜了一个“鹿”,叶琪气得上蹿下跳,直道俩人默契全无,好不容易能中一个,结果还与正确答案失之交臂了。
  叶琪恨铁不成钢:“是兔子啊,兔子,俩个耳朵!”
  陆前辈真的是老了,前头鼻子不好使,原来脑子也不甚好使。
  顿时他又换上了同情的眼神,心里也不怪自己这组以0的成绩惨白的事了。
  陆时川:如果不是小鹿,那这心里横冲直撞又七上八下的又是什么呢?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