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9、火花19(1/1)

  
  心有灵犀环节胜出的组可以优先选择要去正式拍摄的岛第一晚房间选择权。
  第一名无疑是“最雅”,俩人以对8个题的超高成绩荣居榜首。
  傅清淮显然不可能上去比划,林棠夏毫无运动神经也无协调的肢体,他居然能用差不多的动作将10个词全部都比划完毕。傅清淮面无表情用同一个词从头说到尾,愣是蒙对了一个。
  看完全程的叶棋目瞪口呆:“……”
  居然还能这样!同一套动作比划完全程已经很牛批了,傅清淮还能用同一个词蒙全程,真不愧是一对,太踏马般配了。
  叶棋:“!!!我现在换cp还来的急吗QAQ?”
  莫雅:“真是叹为观止。”
  沈醉:“比我们对8个的还精彩。”
  林棠夏星星眼:“负……傅大哥真厉害。”
  傅清淮看了林棠夏一眼,只见他侧过来的脖颈白里透红,绯色从俩颊飞上眼梢,眼底仿佛漾着湖底波纹,一圈又一圈,水纹好似能晃进自己的血肉里。
  他心情极好,难得接了一句:“一般,最差不过打个平局。”虽话是冲着“绿叶”组说的,但眼角余光追着林棠夏。
  叶琪:“……”
  陆时川:“……”
  感觉有被内涵到。
  马里那海岛不大不小,是一片对外开放的旅游胜地,节目组斥巨资包了3天,他们将在那里度过“美妙”的2天2夜。
  节目组用ppt的形式在墙上投影了一片马里那海岛的美景。当得是“秋水共长天一色。”岛屿四面环海,海天尽头是连绵不绝的群山。天海共蓝几乎融为一体,而群山里的苍翠便是碧水里的一点宝珠,天和海被分明的割裂开来,在不远处又连成一线。
  他们被分到的三套房子都不错,一套有巨大落地窗,从二楼一直垂到一楼,推开窗便是沙滩,一望无际的海景,温暖和煦的海风,还有一个超大的庭院,里面架着烧烤炉,看起来能围炉烧烤。第二套也能望见海,只是没有那么大的落地窗,只能从二楼的小阳台上面观看海景。第三套建在岛中心,被其他的海景别墅重重围着,抬头便是别人家的门窗,低头望见黑漆漆的人工走廊。
  叶棋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趴在沙发背上哀嚎:“这套我也喜欢,这套勉强也能接受。”这俩套毫无疑问被前俩组挑走了,“陆前辈你但凡猜中一个!”
  陆时川摸摸他的头:“你要喜欢,录制完了再住一晚,就住超大海景房。”
  叶棋可怜兮兮:“一个人吗?”
  陆时川笑出声:“我陪你。”
  弹幕:[绿叶cp这么快就开始营业了吗?呜呜呜,猝不及防好大一碗狗粮。]
  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大概需要飞半天,众人收拾好回房间睡觉。
  这天发生了太多事情,几乎榨干了林棠夏全部的精力,他洗了澡裹上自己带来的小浴巾,趴床上便睡着了。
  节目组只在走廊还拍摄场所留了固定摄像头取材,暂时还没有丧心病狂到没正式开始第一期录制就在房间里放摄像头。
  林棠夏睡得很好,早上迷迷糊糊被敲门声惊醒,他趴在床上抬了下眼睛又闭了回去。
  外面的动静响了一会又归于沉寂。
  不一会房门被咔哒一声开了进来。
  林棠夏被这声动静吓醒,脑袋从床上支起来,他还维持着昨晚随意扑到床上的姿势,小浴巾被蹭乱,只堪堪遮住了下面的重点部位,白皙干净的上半身露出来。
  林棠夏揉揉眼:“咦,傅大哥,你怎么来了?”
  “砰!”傅清淮黑着脸将门向后重重地砸上,将欲探头的跟拍摄像拍在了门外。
  节目组的助理在外面抓狂:“傅神,你把我们关在外面怎么拍摄啊啊啊。”
  傅清淮冷冷地:“非礼勿视。”
  助理:“……”说的义正言辞,你倒是别把自己关里面啊!
  林棠夏彻底清醒了,从床上坐起来,浑然不觉小浴巾从腹部滑下去,在腰间挂着随时有掉下去的风险。
  傅清淮居高临下看他,声音有些淡:“睡觉为什么不锁门?”
  林棠夏被他冷冰冰的气息吓到,身上的剑气凉丝丝的渗出来,他无端端打了个寒噤。
  “啊?没……没关吗?”
  “为什么不穿睡衣?”
  林棠夏声音都小了下去:“我裹了浴巾。”谁知道你们会一大早冲进来QAQ。
  “要出发了,衣服穿上。”傅清淮背过身去,“下回记得锁门,节目组不比家里,说不定晚上都会来敲门。”
  林棠夏没有拍过这类真人秀,确实被吓坏了,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偷偷抬眼看傅清淮有没有转过头看他。
  林棠夏乖乖应好,傅清淮不知道哪来的火气也消了些下去,剑气又收回来,丝丝缕缕地缠上去。
  林棠夏才将小浴巾拿掉,又无比崩溃地想起――啊啊啊,行李箱还在门口的墙边放着呢。
  傅清淮背着身,只能听见后面的人OO@@的声音,好闻的信息素不住往他鼻子里钻,他猛然想起今早的抑制剂还没有打,好在昨天那一支效用没那么快消失,只是有些像酒,醺醺然,有些上头。
  偏偏这个时候那人毫不自知还拿某些话来刺激他:“那个,傅大哥。”
  他有些躁:“干嘛?”
  “傅大哥,你,能出去一下吗?”那声音快哭了。
  傅清淮背着身不知道情况,还以为他遇上了什么事,急急转过了头。
  全身光溜溜的林棠夏:“……”
  突然收割大片风光不知所措的傅清淮:“!!!”
  “你……你快点穿,我……我突然记起来抑制剂没打,我先去打一针。”
  林棠夏拿小浴巾遮住的速度都不及傅清淮落荒而逃的速度快。
  林棠夏哭唧唧:我身材干瘪的真的这么让人不忍直视吗?
  等傅清淮摔门声响起,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我居然在男神面前果奔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啊啊啊啊啊!他将自己的脑袋埋进小浴巾里,脸红到脚后跟,没脸见人了。
  傅清淮甩上门,跟拍和助理围上来:“傅神怎么只有你,糖糖呢?”
  傅清淮冷着脸没说话。
  助理惊呼一声:“傅神,你怎么流鼻血了?你闯糖糖房门被打了吗?”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