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23、火花23(1/1)

  
  此时已经接近4点多,另外俩组已经选好了沙滩伞,在花色伞面下的躺椅里,一边一个姿态随意,桌子上面有热带特有的青椰球,上面开了一个小口,上面扎着俩根吸管。
  林棠夏看着眨了眨眼,明明一个躺椅上一个小桌子,每个小桌子上面都有一份水果,却为何非要扎这样俩根吸管呢?
  他们过来,叶棋是最开心的,将手里的椰子放下,从躺椅上面半坐起来。
  眼神揶揄的上下打量了林棠夏几眼:“啧啧,情侣沙滩装啊?难怪去了这么久。”
  说着又看了看自己的一声花衣花裤和陆时川的白衣白裤,顿时觉得被比下去了:“唉,输了输了,年纪最小,但是花样倒是挺多的,比不过比不过,”
  他是一张娃娃脸,嘟着嘴说别人年纪小的时候,就特别滑稽。
  陆时川以为他在内涵自己,从伞柄后面露出他那张英俊的脸来:“下回我们也穿。”
  叶棋便顺口接:“那就期期都穿。”
  林棠夏不甘示弱:“我们也可以期期都穿,但还是比你们多一期,哼。”
  莫雅在一边都听不下去了,捂着脸道:“天哪,你们三个加起来8岁,不能再多了。”
  林棠夏一路被助理和傅清淮锻炼的皮厚了很多,短时间内刀枪不入,谁也别想看到他再脸红了。
  所以被叶棋调侃了一点也不慌,淡定地躺到一边的伞下面去,也捧了个椰子。
  青椰的能分明闻到里面汁水和果肉的清香,但椰子并不是特别的甜,淡淡的甜味,更得林棠夏的欢心。
  傅清淮没有去躺自己的那一边椅子,他总觉得中间还隔着一根伞柄,距离就有些远了,他便站在林棠夏的旁边。
  “你特意扎着俩根吸管……”
  林棠夏最开始还有点惊奇傅清淮突变的画风和接连不断的骚话,此时一路听下来已经麻木了。
  他猜到傅清淮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面无表情地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想。”
  傅清淮惯于远水救近火:“骑了一下午,还未喝过水。”
  扮可怜算是成功的,教林棠夏都忘记了旁边其实还有一个青椰的事情,转过头看到傅清淮有些干裂起皮的下嘴唇,忙不迭把手里的那个就递上去了。
  “喏。给你吧。”
  傅清淮没有去接,就着林棠夏伸过来的手,将他吸过的那一根拨到自己面前来。
  余光都瞧见林棠夏惊得眉毛都要飞到天上了,面色不改地仍然将吸管塞到自己嘴里,吸了俩口椰子汁。
  林棠夏怕惊动旁边的人,小声惊呼:“傅大哥,这是我吃过的!”
  傅清淮波澜不惊:“哦?是吗?怪不得这么甜。”
  林棠夏手一抖,青椰就从手里滑了下去。
  另外俩组嘉宾自顾自在讲话,没注意到他们这边,倒是跟拍摄像终于也忍俊不禁。
  林棠夏看了眼“就义”的椰子,再看一眼摄像大哥。
  摄像大哥连忙正经脸:我们是经过严格训练的,一般轻易不会笑,除非……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
  他们在这边稍微休息了一会,节目组的任务卡就到了。
  叶棋凑过来大声读卡:“亲爱的嘉宾们,相信经过大家对马里那岛的美景有了更多的认识,想不想去海里享受下海浪和海风呢?请每组嘉宾一组骑一个海上摩托,来一个浪漫的海上□□。”
  莫雅一脸生无可恋:“我能回答说不想去吗?”
  林棠夏在一边疯狂点头。
  海上摩托他肯定不会,负负……连陆上俩轮的都不会,这个应该也不会吧?
  天啊,他们不会掉到海里吧?
  这个其实他完全是多虑了,节目组安排了专业的救生员会远远地跟着,如果真的不小心掉入海里,会及时地营救,再加上,这种海上运动,不比骑单车,在导演确定行程前都与几组的主力确认过,他们都会海上摩托这个项目。
  而傅清淮更是几个人里的佼佼者。
  当然不管他们几个怎么哀呼,节目组安排好的行程是怎么也不会改了,
  工作人员上来给他们一人一件救生衣。
  林棠夏他们这组是骚红色,鼓鼓囊囊的小背心,被傅清淮穿得更加鼓胀。
  林棠夏一脸忧愁,尤其是看到海里的3个铁疙瘩时,忧愁直接写在了脸上。
  傅清淮:“别怕,待会我带你飞。”
  林棠夏:“?!!”
  面上不动声色的戴上墨镜。
  他在心里呼天抢地,快先把冷冰冰的负负还给他,这个满血的花式撩人boy,他真的有点招架不住,等他再修炼一下段位,再给他放出来好不好。好不好啊啊啊啊啊?
  还没等他想完,傅清淮已经坐上了摩托,拍了拍后面,示意林棠夏坐上去。
  “这回真的要抱紧了。”
  林棠夏点头表示知道了,这确实不是玩玩的。
  其他俩队先后已经出发了,这边等林棠夏深呼吸了几口气,确定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以后,傅清淮才启程。
  林棠夏紧紧抱着傅清淮的腰,巨大的浪从摩托的前面向俩边散开,有水花迎面拍在了他的脸上,有些冰冰的。
  前面莫雅坐在沈醉的后面连连尖叫,大概是咽了几口水,便学乖了也不叫了。
  林棠夏便把自己的惊呼压到了嘴里。
  傅清淮在前头大喊:“抱紧了,我要加速了。”
  快艇在海上涌起了更大的水花,快速地在海面上穿行。
  林棠夏感觉被细碎的水花包围了,在海上茫茫地时候,抱着心爱的人,在巨大的水雾里,听着彼此的心跳声,是如此妙不可言。
  他的心突然就安定了。专心体会这不可多得的机会。
  他们的车很快越越过了最雅组合,马上也要超过前面的绿叶。
  傅清淮在呼啸的海风里问他:“开不开心?”
  林棠夏回道:“开心。”
  傅清淮:“大声点,我听不见。”
  林棠夏大神喊:“我很开心!”
  在开心俩字落下的那一刹,傅清淮驾着海上摩托开在了最前面。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