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24、火花24(1/1)

  
  海上摩托的项目节目组给嘉宾准备的时间并不多,夜晚降临的时候,开出去的三组摩托便各自回程。
  负糖这组在海上的时候开的最快,但回来却最晚。
  林棠夏被傅清淮牵着手从摩托上面跨下来,表情上还有些恋恋不舍的。之前有多害怕,现在就有多刺激多想再玩一会……
  傅清淮勾着唇:“以后再带你飞。”
  林棠夏便不挣扎也不犹豫了,乖乖被牵走。
  他关注的是飞吗?他关注的是以后还有机会~~
  橙色的余晖缓冲从海上沉下去,没进海天的一线中,波光粼粼的海面上缀着片片晚霞,迎着海风便散了,朵朵坠进海底深处。
  林棠夏和傅清淮在海边看完落日才往分配的屋子走,目前横在他们面前的难题便是――俩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要自己解决晚饭。
  他炒的蛋炒饭挺好吃的,但他不想吃。
  林棠夏愁容满面,倒是傅清淮面上轻松自如。
  甚至还来宽慰他:“有什么难的?不就炒俩个菜的事吗?看看就会了。”
  林棠夏不知道是不是巨星都很优秀,所以才能这么自信?
  “你看原先也以为骑单车是多么困难的事,我还不是一学就会?”傅清淮自信满满。
  林棠夏一琢磨,还真是,据好多人说,学单车的时候曾经摔下来好多次才得来的平衡的经验,但负负确实今日里一踩就会,不服都不行!
  大概优秀的人学啥都快吧。
  他们一前一后进了屋子,林棠夏去查看了冰箱,里面存了不少的新鲜蔬菜和盒装的冻肉。
  傅清淮上去挑了一些蔬菜和肉食进厨房,林棠夏屁颠颠跟进去。
  傅清淮还要上网查攻略和菜谱,这样的小动作他不想让林棠夏知道。
  “你跟进来做什么?厨房里油烟大,熏一个就够了。”
  林棠夏嘴巴张成一个O型,啥……时候变得这样贤惠了?是今天的骑行打通了负负什么奇怪的开关吗?
  “一个人忙不过来的吧?我给你打打下手,比如洗洗菜,切切肉,我切肉切的可好了。”林棠夏悄悄挪过去,毛遂自荐。
  傅清淮:一起做菜什么的,确实很诱人,但前提是他得会做……
  林棠夏:还没见过负负围着小围裙做菜呢,节目组准备的小围裙够负负围吗?
  他用眼睛丈量了一下傅清淮的腰。
  “你就坐在客厅里看会手机,饭就好了。”傅清淮将他推出去。
  林棠夏正好取了放在厨房门口的长柜上,节目组放置好的,俩件一粉一蓝卡通围裙。
  节目组大意也是想让俩个人一起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
  林棠夏将蓝色稍大一点的围裙偷偷藏进柜子里,拆了粉色的。
  傅清淮那头刚举着手机查芋头排骨汤应该怎么炖,余光便看见林棠夏又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怎么又回来了?”
  林棠夏神秘兮兮地笑,背着手走过去:“傅大哥,烧饭你还少了一样东西。”
  傅清淮锁上手机屏幕,淡定地装回自己裤子的口袋里,将芋头一个个倒进洗水池,头也没抬:“什么?”
  林棠夏正希望他不要抬头呢,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速度,飞快地上前几步,从背后贴上去。
  傅清淮整个背部一凛,此时他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灾祸”临头,还以为经过一天的亲密相处,糖糖整个人都变得热情了。
  他红着耳根低声说:“别闹,在录节目呢。”
  林棠夏以为他低头发现了,含糊道:“没,没闹呢,正经烧饭都需要这个。”便三俩下将围裙的绑带扎好结,示意傅清淮低头。
  唔,太高了,他垫起脚来也没法将套在脖子上的那个圈给戴进去。
  傅清淮:“???”正常烧饭都需要夫妇俩人抱着做的吗?
  所以当他低头的时候,看到自己身上粉色波点带着棕色小熊的围裙时:“……”
  “一定要戴吗?”
  “嗯。”林棠夏一本正经撒谎。
  “只有这个颜色吗?”
  “是啊,有且仅有一条。”
  第二次林棠夏又被傅清淮轰了出来,并“砰”的一声将厨房的门关上了。
  林棠夏百无聊赖地窝在客厅的沙发里刷手机,没一会门铃便响了。
  叶棋和傅清淮拿了一些菜站在门口。
  叶棋笑得狗腿:“糖糖,我能在你们这里蹭一顿蛋炒饭吗?”
  林棠夏把他们迎进来,面上刻意露出遗憾:“很抱歉,我的蛋炒饭你们可能就吃不到了。”
  叶棋凄惨地大叫:“为什么啊?你是不是嫌弃我们带的菜少了,陆大哥,你再去搬一些来。”
  陆时川将手里的菜蔬放下,左右看了看问:“清淮呢?”
  林棠夏示意他们坐下,冲叶棋眨了眨眼,兴奋道:“棋棋,你有口福了!”
  林棠夏伸出手指,指了指关着门的厨房的方向笑:“傅大哥在里面做大餐!”
  大餐俩个字才落下,就听见厨房里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炸裂声。
  林棠夏落在脸上的笑容僵住,半边身子仿佛被这巨大的声响震碎。他吓的半天没有找到自己的声音,全世界出离的安静,另外半边能活动的身体麻木地带着他往厨房的位置跑。
  才跑了几步,迎面就撞进了一个灰扑扑的人怀里。
  感受到温暖的体温厚实的肩膀,林棠夏的泪一下子涌了下来:“呜呜呜,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林棠夏像一个树懒,整个人蹦到了傅清淮的身上,傅清淮双手将他的臀部托着,以抱着一个小孩的姿势将他抱在怀里。
  “没事,没事,就是锅炸了。”林棠夏还在他肩头大哭,傅清淮也没招,只好故意说些话来逗他笑,“锅炸了,厨房也炸了,房主会找节目组要赔偿的吧?”
  谁知林棠夏哭得更大声了,一边哭还一边捶他的背:“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管锅干嘛?你管锅干嘛?”
  傅清淮哄他:“好好好,不管锅了。”
  林棠夏抽抽噎噎:“节目组的锅……嗝……质量这么差,嗝……还好意思要赔偿吗?”
  节目组:“……”人在节目做,锅从天上来。
  叶棋一个O,胆子也不大,站在一旁也有些傻了。
  倒是陆时川反应最快,在傅清淮从里面出来之后就进去将厨房的窗户打开通风,厨房门关上免得将里面的烟雾带到客厅里去。
  陆时川走过去半搂住叶棋,叶棋的心这才落下地,半晌才提醒:“糖糖,你先下来,你整个人在傅大哥身上,我们也没办法看看傅大哥是不是有受伤。”
  林棠夏这才想到,从他身上滑下来,满身翻找是不是有什么伤口。
  好在傅清淮就是脸上手上都有被黑色烟气喷到,倒是没有受伤。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几个人在沙发上面坐了一会,叶棋的肚子便饿的咕咕叫起来,他第一次红了脸,不好意思地建议:“不如到我们那边去做个简单的蛋炒饭吧?人是铁饭是钢,饭总是要吃的嘛。”
  林棠夏惊魂未定,半个身子没力气地靠在傅清淮肩膀上,有些兴致缺缺。
  傅清淮没说话,但意思大概就是自家糖糖没啥兴趣,我也可以不吃。
  陆时川心疼叶棋饿肚子,尽量劝说:“待会好了还是会饿的,蛋炒饭就不吃了,我之前看沈醉那院里有个烧烤炉,他们也不会做饭,现在铁定也饿肚子呢,不如我们几个一起去吃烧烤吧?”
  傅清淮转头看林棠夏。
  林棠夏没有什么胃口,但是他想alpha身材高大,食量也不小,跟着自己不吃的话,晚上一定会不舒服,于是强打精神点了头。
  叶棋从沙发上窜起来高兴地“耶”了一声。
  叶棋和陆时川在前面走,傅清淮蹲在沙发前问他:“能走吗?要不要我背你?”
  林棠夏红着脸摇摇头。他也没这么娇弱,只是刚才那一下,他实在是太害怕了,那一声巨大的声响,仿佛整个天花板都在摇,他还以为他被炸在这场巨响里,他被自己的想象吓死,他还没得到他,却要失去他,他觉得自己的魂都飞了。
  林棠夏攥了攥傅清淮的手,自己站起来。
  “我们也快走吧,叶棋他们估计都到莫雅他们院子门口啦。”
  林棠夏他们到的时候,叶棋和陆时川果然已经和最雅cp将事情说了,他们从冰箱里面往外面拿食物,搬到院子里的长桌上去。
  莫雅招呼他们在凳子上面坐下。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在嘉宾走后,处理了一下厨房里的狼藉,导演组拿来几捆竹签子,方便他们烧烤。
  其实这次锅炸裂事件确实怨不得节目组,是傅清淮用锅不当,但节目组还是小心翼翼地用竹签子来示好,林棠夏歉意地接过,小小声说谢谢。
  林棠夏整个人都可怜兮兮的,眼睛还有些红,导演组的一个beta妹子,伸了伸罪恶的小爪爪:“好想摸头。”
  林棠夏接过竹签,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无情地转过身。
  “摸头长不高了。”
  他看了眼高大的alpha,傅清淮摘了身上灰粉色的围裙,大概在最雅的这个房子里洗了手和脸。
  他太高了,自己还要再长高一点点,他才20岁,还会长的!
  三个人去自己的房子里搬肉和蔬菜水果,林棠夏他们便坐在院子的椅子上,将食物串在串子上。
  这幢靠近海边的小别墅,门口有一个明亮的夜灯,院子的方桌附近,还有几盏黄色的小灯,亮着的星芒像是跳跃的烛火。
  林棠夏坐在这个小灯的旁边,桌上放着砧板和刀,他把肥大的紫茄子从中间化开,撒上调料,一个一个放在圆盘状的锡箔纸里,锡箔纸底下还有一层薄薄的油。
  叶棋便一只只放在中间的烧烤炉上,里面燃着火红的炭,热气涌上来,又被锡纸盖住,化成一阵茄子的香气。
  海边海货比较多,好几大盆的海蟹,还有张牙舞爪的八爪鱼,烤八爪再撒上辣椒粉和孜然,算是林棠夏最喜欢吃的烧烤了。
  等三个人回来,又被林棠夏他们指挥去烤炉前面站着翻串着的各种串。
  傅清淮&陆时川&沈醉:我们是莫得敢情的翻串串工具人。
  院子里充满了烧烤的香气,林棠夏他们分了一部分给忙碌了一天的工作人员吃。
  大部分还在炉子上面烤。
  林棠夏将八爪从竹签上撕下来,喂给俩手翻转食物没手吃饭的傅清淮。
  小声地嘱咐:“傅大哥,你以后都不要自己进厨房了。”
  傅清淮咽下嘴里的肉问:“那以后谁做饭?”
  林棠夏又撕了一条腿塞过去:“我吧,我觉得我比你有天赋多了,起码不会炸厨房。”
  傅清淮转过头用嘴接住,舌头一卷,“不小心”地蹭过林棠夏的手指尖:“嗯,那以后我洗碗吧。”
  温热湿润的触感一碰即离,林棠夏被碰的那一处火辣辣地烫,面红耳赤但强作镇定:“嗯,我的手指……甜吗?”
  傅清淮还没答,叶棋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笑着大声调侃:“酸,酸死了都!”
  林棠夏:“……”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