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26、火花26(1/1)

  
  休息点被节目组简单的搭了几个棚,棚的每一处棚脚和棚顶处都系着俩个心型的气球,在海风里相碰发出细微的摩擦音。
  棚的四周围着几个盆,里面盛着冰。
  大概是布置的有些久了,盆里的水渐渐有些化了。
  即使临时休息点布置的如此简陋,几个走出了满身汗的人,从棚外走到棚内简直是俩个世界。
  叶棋从陆时川的背上跳下来,毫无偶像包袱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朝后面走上来的林棠夏招手:“天哪,糖糖你简直太厉害了,你是自己上来的吗?快来里面坐一下。”
  说着便拍了拍他旁边的石板地。
  傅清淮从后面绕上来,轻轻一拉带着林棠夏坐在叶棋身后不远处的石头上。
  这几块大石头,表面光滑平整,一共三块,应该也是节目组特意从山上的某处搬来,分别给三对嘉宾休息用的。
  叶棋都震惊了,一下子又从地上窜起来:“!后面怎么会有石凳?”
  一边震惊一边拉着陆时川坐下。他和林棠夏中间隔着一点过隙。
  一会儿最雅组合也到了,一坐下就开了一瓶水喝。
  莫雅喝完一口水,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导演在镜头后面催他们:“说点什么,不然你们这期剪出来就只有互相傻看了。”
  莫雅将瓶盖启上,转过头没话找话:“糖糖,你叫林棠夏,为什么大家都叫你糖糖?而不是林林,夏夏?”
  林棠夏还没说话,话痨棋把从盆里“冰镇”过的瓶装水拿出来,握在手里纳凉,举着手抢答:“我知道我知道,因为糖糖的粉丝都觉得糖糖笑起来特别的甜,所以不是夏夏也不是林林。”
  抢答完大概觉得有些渴,养着脖子“吨吨吨”几口下去,瓶子便瘪了。
  瓶身扭曲地挤作一团,比原来的时候小了一大圈。
  导演:“……”叶棋粉们,不是我叫他这么演的,我们的节目没有剧本,绝对没有……
  此时坐在马里那休息区看监视屏幕的叶棋经纪人,悲痛欲绝地看了一眼自己艺人的star个人账号粉丝数,仿佛能预见节目播出以后,人设崩塌会流失掉多少粉。
  my god!咱的偶像包袱呢,快捡捡。
  他眼睁睁看着一个亲手打造的偶像歌手,自拍了这个综艺以后一路朝着沙雕艺人的路线狂奔,八匹马都拉不回来了。
  林棠夏很喜欢叶棋的性格,好像永远都没有不开心,像一颗火热的小太阳。
  他笑眯了眼睛“嗯”了一声:“棋棋说的没有错。”
  傅清淮从包里掏出一只红艳艳的苹果来,在盆子里用瓶装水清洗了一下递给林棠夏。
  林棠夏果然瞪圆了眼睛:“为什么会有苹果?”
  叶棋从旁边探出脑袋来:“什么什么?有苹果!”
  圆圆的眼睛顿时湿漉漉的,好似一只失群的小幼鹿,他用这个表情扮可怜曾经所向披靡,没有一次失手过。
  他双掌合在一起,惨兮兮道:“傅大哥,只有这一只吗?”
  可惜他遇上了铁石心肠傅清淮,遭到这个表情史上的第一次滑铁卢。
  傅清淮手里紧了紧自己的背包,面不改色地摇头:“没了,只带了这一个。”
  他其实是带了3只的,他在签合同的时候看过林棠夏的个人资料,知道他最爱吃的水果之一是苹果,包里的空间不多,带了面包饼干水和帐篷以后,勉强被他塞进去了三个。
  虽说叶棋这个表情对傅清淮无效,林棠夏却是不忍心,转过头去问:“那我们一人一半吧?”
  叶棋眼睛亮亮的,哪还要方才的可怜,疯狂点头:“好呀好呀,但我们要怎么分?”
  “你带刀……”了吗?
  话还没落呢,就听见旁边非常清脆的“咔嚓”一声,林棠夏俩只过分纤细修长的手指按住底部,上头手掌一压,苹果被他用手一分为二。
  叶棋原先只有眼睛圆圆的,这回连嘴巴都变成了一个O,可以塞下林棠夏的一个拳头。
  他拍了拍手,赞叹:“糖糖你怎么掰的太厉害了。”
  林棠夏将半边苹果递过去,叶棋一只手接过,一只手捏住了林棠夏的手指翻看,惊叹不已:“天哪,这么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比你粗都掰不动,我现在都不好意思说我长了手。”
  “我终于相信你是自己爬上山的了,唉。”
  林棠夏咬了一口苹果,甜甜的汁水溢满口腔,疲惫的身体瞬间就被治愈了。
  他其实也很累,但还没有累到需要背。
  傅清淮刚从包里拿出瓶装水来,就瞧见叶棋捏着林棠夏的手指,俩个人还凑得极尽,叶棋说话时喷出的气流甚至还吹动了林棠夏的额发。
  傅清淮一下子黑了脸。
  他还看到了叶棋手上另外半只苹果……
  他不高兴的时候,脸是冷的,冰下来效果堪比旁边的冰盆。
  周围的温度一下子被冷冽的信息素裹住,以林棠夏为中心,迅速向四面扩散,连神经迟钝的叶棋都有被“冻”到。
  后知后觉地看到傅清淮盯着他……的手的不友善眼神,立马飞快地像丢什么垃圾一样将林棠夏的手指丢掉。
  林棠夏感受到了傅清淮的信息素,他靠过去,关切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傅清淮低垂着眼睫,长睫毛遮住了眸子里的光和情绪,他的声音有些淡还有些委屈,他说:“我也渴了。”
  他看了眼林棠夏咬过一口的半边苹果。
  迟钝的林棠夏,看到傅清淮手里明明拿着一瓶水,便犹豫着问:“是拧不开瓶盖吗?”
  旁边的叶棋嘴里的苹果碎喷出来,对面的跟拍摄像大哥扛着摄像机灵巧地一躲,苹果碎一部分落在了地上,一部分全落在了后面导演的脸上。
  导演:“……”他明明拍的是恋爱综艺,为什么还会有暗器!
  “咳咳……”叶棋一边笑一边咳,陆时川无奈地给他顺背。
  陆时川有心逗他:“我也有些渴了。”
  叶棋收了笑,但还有些咳,一脸诡异地看着他:“陆大哥,你别告诉我,你也拧不开瓶盖吧?”
  陆时川:“……”你还是笨死算了。
  林棠夏将苹果递给傅清淮,要他帮忙拿着,自己接过瓶子,拧瓶盖。
  抬头的时候,正看到傅清淮好看的唇瓣从他咬过的俩排齿痕上面离开,留下新的齿痕。
  傅清淮乜了一只眼,眼尾上翘,冷情的眼看上去却有着别样的美。
  林棠夏心猛烈地跳起来,咚咚咚心里像是鼓着乐,连带着胸膛处的皮肤都有些烧灼滚烫。
  他再不像之前禁不起撩拨的娃只会惊呼:那是我吃过的。
  如今他也得了流.氓傅的真传。
  他羞红了脸问:“甜吗?”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