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29、入v三合一(1/10)(1/1)


  他们原本一个在坐在床上, 一个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俩个人离得有些远。
  林棠夏坐在沙发上浑身说不出的那种燥,干渴从四肢百骸传往周身, 他像一尾不小心上了岸的鱼, 水分从表皮鳞片上缓慢流失, 很快他又感到了喉咙的灼烫。缺水的鱼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他全身松软竟坐不住,从沙发上滑下来。
  然后被一双更加炙热的掌擒住俩臂,慢慢地放到了床上。
  他们的信息素混乱的交杂在一起,热的冷的交织成更加炙热的丝线, 密密布在房间里。
  他们俩人靠得越来越近,急促的呼吸呼出来混在空气里,再互相交换吞进口腔,仿佛通过外界的空气涌动, 能够暂时缓解他们内心的渴。
  傅清淮湿漉漉的发蹭到了林棠夏的额发,发梢的水珠一滴又一滴掉进林棠夏宽大的领口中,傅清淮垂下眼循着水迹的轨迹去看, 黑洞洞的, 再看不分明。
  那水珠是冰冷的, 但每一滴在皮肤上,林棠夏又觉得烫,直到傅清淮的手掌扶在自己的腰间,他的腰片刻就要烧起来。林棠夏有些难耐,一丝轻轻的叹息从口里出来,幽幽的几度婉转,像极了邀请。
  傅清淮顿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 鼻腔里积攒的血滴下来,落在雪白的床单上。
  他们早就忘了远处的手机还开着直播, 有一些微末的声音窸窸窣窣传过去听不真切。
  听不分明看不清晰,就更令人遐想无限。
  傅清淮终于将他整个人拥进了自己的怀里,火热的胸膛中间只隔一层林棠夏薄薄的睡衣。他的脑袋低垂进他的颈窝里。
  林棠夏又感觉到了后颈处的痒,里面像是有什么嫩芽要破皮而出,有些微微的刺,更多的是痒。更糟糕的是傅清淮的脑袋就在他颈窝的附近,喷出来灼热的呼吸,更加重了这种痒,他的双手被一双大掌桎梏,那处痒到了骨头缝里,让他难受的呜咽出声。
  滚烫的泪落在傅清淮肩膀上,傅清淮喘着气问他:“怎么了?”
  林棠夏断断续续地:“痒,你给我挠挠。”
  傅清淮低头去寻,却什么也没找到,反而视线落在那段雪白的脖颈上,便再也移不开了。
  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很想咬,发了疯的想,可惜他的脖颈光滑平整,什么也没有,那涌上来的巨大失落几乎将他压垮。
  这次他思忖片刻,还是低下头咬了上去,他的牙齿来回在皮肤边缘试探。
林棠夏更觉脖子的热烫,脖子那一处仿佛有什么东西鼓动起来,那对犬牙从鼓起的皮肤上擦过。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