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29、入v三合一(2/10)(1/1)


  傅清淮顿了顿,遗憾失望的眼底突然浮现出惊喜来,他的手从腰上换到后脑上,俩颗牙齿毫不留情地刺进去。冷冽的信息素从犬牙处灌入,和林棠夏的信息素交融。
  林棠夏只觉得脖子被什么东西刺入,他全身酸软没有力气,被刺破皮肤的疼痛刺激又让他全身颤抖。他被傅清淮整个抱在怀里,更像是一份可口的猎物。
  他控制不住地发抖,声音绵软地求饶:“不……不……好疼……”
  傅清淮松了一下口,再寻过去时,脖子上只余下被啃咬过后的俩个伤口,那处的鼓起,就像是一个遥远而思念甚久的梦,因为他想的多了想得痴了,便产生了幻觉。
  可林棠夏额头枕在他手臂上哭,无声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流下来。
  攒在他的臂弯里,汇聚成一滩小小的水洼。
  他们的信息素因为这个稀里糊涂、谁也不知道的临时标记,慢慢变得平缓下来。
  意识稍微清醒了一些,他才想起来之前那半途抛开的直播是不是还开着,林棠夏着急忙慌地打开手机,但直播的界面是黑的,这场无疾而终的直播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停下的。
  林棠夏心里隐隐不安:不会全部现场直播了吧?
  林棠夏盘腿坐在床上,看到床上的血,想起傅清淮多灾多难的鼻腔,还好鼻血已经止住了。
  但是他的脖颈还是很疼,稍微幅度大了一些就有种钻心的疼仿佛能刺进血肉里,他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要给他爸爸打个电话。
  林棠夏才哭过,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湿润的水珠,他将电话放在耳边,声音还有些抽噎,听上去就分外可怜。
  傅清淮伸手给他擦沾在睫毛上面的水珠。
  [爸……抑……制剂,浓度……不够了。]
  [怎么了?宝贝,我听你的声音像是哭了,谁欺负你了。]
  所以当节目组发现在直播的林棠夏状况异常,带着林棠夏的助理安静,用民宿的备用钥匙打开大门,走到傅清淮的房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林棠夏委委屈屈磕磕巴巴地哭诉,像是在和什么人打电话——
  [嗯……疼的……破了……]
  导演助理:“……”
  安静:“!!!”完了完了,一切都晚了,她回去可怎么交差。
  导演助理在外面温柔地敲门,礼貌地询问:“请问我们方便进来吗?”
傅清淮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但是林棠夏手抓着床单,还在无措的讲电话:[好……嗯……我……知道了……爸,我已经……没事了……]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