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5、火花05(1/1)

  
  发布会的新闻媒体很多开着现场直播,包括品牌方也有自己的star账号,此时没法来到星馆的糖果们都守在屏幕前看自家的崽崽。
  即使没有alpha,光是Omega都沸腾了。
  [啊啊啊啊,崽崽真的是太好看了啊啊啊,我买,我买,我多买几个还不行吗?]
  [嘤嘤,照旧柠檬能去现场看崽崽的,据说还能近距离看到崽崽的盛世美颜,还能握手拥抱求签名。]
  [这里是抢了3年试用都没中的非洲糖果,可以说真的慕了,哭死在屏幕前。]
  [我就不一样了,我已经单方面宣布和崽崽在一起了。]
  等林棠夏讲完,支持人还邀请了几个使用者的代表上台来讲他们在这几个月里使用手环的经历和感受,说完还能得到一个来自林棠夏的拥抱。
  林棠夏拿着话筒,眉眼弯弯笑的温柔,“谢谢你们信任我,喜欢我。”
  试用者代表抱到了梦寐以求的崽崽,神情激动,原本在台上侃侃而谈使用感受的他们,在爱豆面前反而开始语无伦次,“不不,是我们……要谢谢你,崽,谢谢你这么优秀,我们以你为荣!”
  底下有些容易共情的Omega已经红了眼眶,崽崽一路走来的不易他们都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才更加喜欢和愿意去支持现在更好的,更完美的他。
  他们在下面喊:“崽崽,我爱你!!!”
  O糖集团又请了总裁做最后的总结陈词,林棠夏坐在舞台的右边,接受现场粉丝按照座位序号上前来互动和签名。
  一切流程都按照品牌方给过来的时间台本按部就班的走。
  等签好最后一个糖果的签名,林棠夏站在b馆的门前,目送最后一位糖果的离场。他们都是社会上比较娇弱的Omega,面对天生就强势的alpha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甚至普通的beta都比他们有力气的多。品牌方特意安排了一些人,等这些试用的粉丝和朋友们结伴离开或者被家人接走之后,这场发布会才算圆满的结束了。
  林棠夏和O糖的几个高层握手道别,安静陪着他从b馆的长廊往外面走。
  长廊俩边纵深都是一个又一个的花坛绿化,种着七彩的花,一簇一簇的相互挤挨的开着。再往外延伸南边是室外活动场,比室内的面积稍大一些。北边是一个场地开阔的停车场,连接着大门和出入口。
  他们需要从ab馆连接的长廊走到离a馆较近的交接口,从另一条长廊往停车场处开走vip停车场的车子。
  林棠夏心事重重,神情看上去更是倦怠,他不说话,安静便也不敢随便开口,俩人一路沉默着沿着长廊慢慢地走。
  林棠夏走了一半,O糖的其中一名高管飞快的从后面追过来,光滑的脑门被外面的光照着,像是一个移动的灯泡,手里拿着本画着Q版林棠夏的速写本,跑的全身肥肉都在抖动。
  “糖糖,等一等……”李经理大腹便便,跑了这些路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没到林棠夏面前他的脸上已经泛着油光,热汗淌了一脸,林棠夏停下来看他,他半蹲着撑着膝盖朝他笑。
  安静皱了皱眉。
  这位李经理油腻是真的油腻,虽然对外一贯宣称爱着家里的孩子,每次都会为了家里的Omega儿子找糖糖要签名,但他也是真的好.色,外面收集了不知道多少款式的美人。
  不知道是因为先入为主还是原先他的眼神就是那么的猥琐,总之每次他和糖糖说话看过来的浑浊的眼睛里,那闪烁着的不怀好意的光,总让安静觉得他是碍于糖糖有一对厉害的爸妈否则一定会对糖糖下手的那种中年老男人。
  可惜她们家糖糖实在是太单纯了,他从不以最坏的眼光是揣度每一个人,他一直以为这位李经理每次不遗余力的要签名,确是他的拳拳爱子之心。
  虽然也有……
  看着他走过来,安静立刻换上防御的盔甲,上前一步将林棠夏护在了一步之后。
  林棠夏接住李经理递过来的笔和本子,低下头熟练地往空白的页面上签名。
  林棠夏微微侧过来的颈项优美,雪白的皮肤被光打的几乎透明,像是果冻,有水淌在里头。
  在林棠夏低头认真签字的那一刻,安静分明看到李经理悄悄咽了一口唾沫。
  安静偷偷在心里呕了一声。
  林棠夏照例要在签名的下面写一句鼓励这个Omega的话,才刚写到一半,就听到a馆那头的长廊里有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听起来浩浩汤汤,一大堆的人涌出来,林棠夏笔尖一顿,那些人很快就出现在了视线里。
  走在最前面的人神情冷淡,凉薄的眉眼上面似乎还带着愠怒,脚步飞快,从拐角处眨眼就快到了林棠夏的身前。
  那人从林棠夏的身边擦过,凉凉的视线从他脸上扫过,很快就将眼神收回。
  林棠夏骤然在这里和他狭路相逢,心里的震惊直接就写在了脸上,手上的笔和纸都拿不住,从手上差点滑下来,旁边的李经理一直盯着林棠夏的脸和手,林棠夏白的发光的皮肤几乎晃花他的眼,让他一时间都忘记了还在外面,竟然循着林棠夏怔愣的功夫,壮着胆子借着林棠夏将要滑下来的笔,出手飞快。
  嘴里喊了一声小心,那粗大油腻的手也将要碰上他的手背。
  傅清淮蹙着眉,嘴上淬了个冷笑,从林棠夏身边走过的时候,插在兜里的手肘一拐,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将那李经理撞了一个趔趄。
  林棠夏手中的笔和纸毫无意外地掉落在地,那李经理也没吃到梦寐以求的豆腐,傅清淮的力气有些大,他被撞到了长廊的一根立柱上,那体重也不是盖的,撞得柱子直晃。
  傅清淮的经纪人小跑着追他,嘴里连跌声喊负负,心里叫苦,一直埋怨剧组里的人不识相。
  他的后头还跟着一大帮的人,男男女女高高矮矮一大堆。傅清淮在林棠夏这里慢了一些,后面的人差不多就将他追上了。
  领头的人看不出面容,满脸都养着细长的胡子,大概有2.3厘米,“小付,小付,误会,都是误会,这发布会才刚刚开始。”
  傅清淮难得停了下来,他不耐烦道:“违约金是吗?”
  大胡子导演神情有些尴尬,也不在乎是不是有其他人在场了,着急分辨道:“误会,我刚刚问了小金,只是不小心碰到,绝没有要借此炒作的意思。”
  傅清淮大概是真的不耐烦了,身上的冷冽的剑气铺散开来,每个人的神经末梢里仿佛都被卷上了这点冷光,强大的alpha的气息,让在场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
  尤其是林棠夏,被这个熟悉的日思夜想的信息素束缚,身上管不住的信息素也活跃起来,大团大团的迎上去和他的剑气缠绕,温暖的光和冰冷的气相互吸引牵系。
  他腿软的几乎要站不住,幸而安静将他搀住,他才没有像第一次见面那样滑到地板上面去。
  傅清淮也并不比他好受,信息素散出去被柔软温暖的另一个信息素包裹的时候,他就有些后悔,这就好比干渴了好些天的沙漠旅人,靠着回忆之前喝到的那最后一滴甘甜的水活着,一旦再次接触到水,就一发不可收,那种从信息素里传到到他全身每个细胞的兴奋和渴望来势汹汹,竟然比上一次还要猛烈。
  他努力遏制着这股冲动,额头上蔓延到脸上和脖子根的青筋鼓起,身上像是被火烧火燎过,红的仿佛里面的血全部要破皮而出,全身热汗淋漓,鼻子上蜿蜒下来的血迅速在地面积起了一小滩血洼。
  剧组工作人员和其他主演全部被这次突变吓呆了,几个人瞪大了眼,手脚都是慌乱的,一股脑冲上去围住了他,嘴里只会喃喃:“这……这是怎么了?”
  倒是傅清淮的经纪人丁嘉很快冷静下来:“快,快送到附近的医院去。”
  他一点也不敢想,这居然有点像是被动发.情。
  毕竟这在正常alpha里最普通的反应,出现在傅清淮的身上,实在是又难得又违和。
  一时之间,丁嘉不知道应该恭喜还是该遗憾发.情的场合不太对。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