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7、火花07(1/1)

  
  陈医生一手拿着检查报告,一手不断的按压林棠夏的后颈,边按边皱眉:“奇怪……”
  他指着一起上面的彩超图的某一个地方给林棠夏看:“你看,就在之前这里还有一个隐约的白色,你的后颈处也有一小处鼓起,才过了一小会,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他自从学医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所以很是有兴趣,嘴里啧啧称奇:“你的这个腺体还真是调皮,开心了就跑出来,不开心就躲起来。”
  林棠夏的后颈已经不痒了,现今也没有感受到后颈处的动静,他挺乐观:“我都以为这辈子它都不会出现了。”
  陈医生坐下来,摊开检查报告的最后一页给林棠夏写一些症状和注意事项:“虽然你这腺体的出现犹如昙花一现,不过好歹出现了,代表它现在只是养分不足又缩了回去,这是好事,我给你开了一些药都是有助于帮助养护Omega的腺体的,你先按照疗程服用,一个疗程以后看看是否能有效果。”
  对于这些林棠夏向来都很配合,陈医生每说一样,他都乖乖的点头。
  “当然了,要让效果更明显、更迅速的话,还是和这个能让你有这种反应的alpha长久的呆一起最好。”陈医生真诚的建议道,并在空白处将这一条用比较清晰的字体重点写了出来。
  林棠夏捂着红透的脸,有些羞怯,就连为难的声音里好像都带了这么点不好意思:“有……些困难,他今天还因为和我站的近了点,唔……一起送到了医院来。”
  陈医生写完最后一笔,明显因为林棠夏的话提起了探究的兴趣:“能说一说当时是什么感觉吗?想被他标记吗?”
  林棠夏恨不得将头遁进地板里去:“就就……浑身发热又腿软。”秉着对医生绝对不能撒谎的观念,他忍着羞怯,后面的一个问题却是怎么也答不出来了。
  他越是害羞,越是能引起陈医生询问的欲.望,提着笔,继续追问:“糖糖,你说的越详细,越能让我掌握你的身体情况。”
  秦医生从另一边的办公室慢吞吞的踱进来,站在门口打断了俩个人的谈话:“还没看完呢?。”年轻的alpha医生长相英俊,朝着林棠夏点了点头,“这属于病人隐私,病人可以选择不回答。”
  陈医生收起笔,看到门口的秦医生收起了方才对着林棠夏的笑脸,板着脸:“你来干嘛?”
  秦医生背着手,挑了下眉:“来看看你。”
  陈医生表情冷淡:“免了,AO授受不亲,秦医生还是避嫌的好。”
  秦医生啧了一声,还是拿他没有办法,半靠在办公室的门上:“陈医生的嘴皮子依然还是这样厉害。”
  秦医生的出现让林棠夏避免了直面那个羞耻的问题,他在心里悄悄呼了一口气。
  他认出了这个医生是之前将傅清淮从车里带走治疗的那一个,他自己已经没事了,有些担心傅清淮的状况,红着脸问:“那个,医生,你……你好,他……没事了吧?”
  秦医生靠着门换了个角度:“哦……你好,你说的……他?是谁?”
  不知道秦医生是故意还是说话本身就自带慵懒的尾音,总之一句正常的问句从他嘴里出来,拐了好几个音,听起来倒像是在调戏。
  陈医生在旁边冷哼一声:“色.相不改,我的病人你都调戏。”
  林棠夏对上秦医生一双促狭的眼,瞬间就明白了对方这么问他是同他开玩笑。
  秦医生站直了身直喊冤枉。
  陈医生:“倒我还冤屈了你?你今天就接了傅清淮一个病人,明知故问个什么?”
  秦医生心满意足地笑了,仿佛就等他这一句呢:“哦~~原来你知道我今天就接了这一个病人啊,陈医生这么关心我,真叫我受宠若惊。”
  林棠夏:“……”汪汪。
  他可算看出来了,秦医生特特从自己的办公室过来这边,目的是为了给他撒狗粮来的。
  林棠夏拿过桌上的检查报告,告辞道:“陈医生,要是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去药房拿药了。”
  秦医生在门口将他喊住:“唉,你不去看看他了?”
  林棠夏回头:“我能去看?”
  “嗯,可以带你去待一小会,已经冷静下来了,待我办公室的休息间挂水呢,普通的抑制剂似乎对他的这次发.情没有什么效果。只能给他用普通宁神的药剂。”
  林棠夏眼睛里期待的光黯淡下去,他不无担忧道:“那我就更不能去了。”
  “没事,你跟我来,你去了反而能安抚他的躁动。”
  秦医生将林棠夏带到办公室的休息室,自己坐在了办公桌前,示意林棠夏自己进去,并体贴的帮忙关了门。
  不过这个休息室的小门,门板比较薄,内外隔音的效果并不是很好。
  林棠夏有些局促地走进去,他其实最开始只想在门口再悄悄看他一眼就好了,但临到了门口,他心底里又生出再多看几眼,如果能近距离地再看一下就更好了的想法。
  特别是好看的不可思议的alpha此时闭着眼睛躺在小床上,大长腿委屈地垂在地上,皱着眉,休息的既不安稳,看起来却没有清醒的样子,林棠夏想要走近一点去贪看一眼的胆子就更大了些。
  林棠夏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站在床尾探身看他,看一眼,再看一眼。
  第三眼的时候正对上alpha清醒的、冷淡的、睁开的眼睛,傅清淮看着他,声音冷冷的:“你在干什么?”
  林棠夏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他不知道的是,他自以为是的小心翼翼,在他进入到这个办公室以后,身上浓烈的、温暖的香气就出卖了他。
  不管傅清淮多么不愿意承认,这能感受到的相配的信息素确实是多么的美妙,奇妙的是,这个信息素前一刻能让你欲生欲死为此差点癫狂,下一刻身上由此引起的躁动又被这种缠绵的温柔轻易的安抚平息。
  林棠夏被他冰冷的眼神吓到:“我……我来看看你,你还好吗?”
  傅清淮垂下眼,眼角余光不动声色的打量他,面前的Omega很纤细,细白的手腕子上面戴了一根金色的细手链。依然还是没有手环的踪影。
  他心底里立刻浮起暴躁的情绪来,蹙着眉,冰着脸:“挺好的,还有事吗?”
  林棠夏局促地站着,心底里对他很抱歉,尽管他态度恶劣,他也只当他是因为三番俩次被自己的信息素给波及到所以有些抵触的情绪,他真诚地道歉:“负……傅清淮,对不起……”
  傅清淮心底里的浮起的躁动扰得他头疼,“如果你真的觉得抱歉的话。”傅清淮用没挂水的手揉了揉额头,瞥了一眼林棠夏的手腕,“请做好信息素隔断的各项工作,不要每次都给别人带去困扰。”
  林棠夏被臊的脸热,他们只能算是有过俩面之交的陌生人,他也不好意思和他解释自己身上奇怪的、特别的原因。
  只好歉然地露出一个笑来:“嗯,我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林棠夏三步并俩步,几乎算是落荒而逃,甚至都没和门口的秦医生告别,捏着手里的报告,和取了药等在门口的安静一起往医院外面走。
  云织就站在秦医生旁边,就在刚才和秦医生一起完整地将里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看到林棠夏跑出去,云织怒气冲冲地跑进休息间去。
  傅清淮手上的吊针被他拔了,垂着手坐在床沿上,眼睛望着门的方向。
  云织原先还有些恨铁不成钢,此时看到儿子这番模样,心里头倒是镇静下来,对着儿子啧了一声:“你就继续可劲的冰着张臭脸,小心到嘴的媳妇飞了。”
  傅清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