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2、心疼宁远 (1/1)

    当宁远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心里有些吃惊。
    他没想到,茕宎竟然亲自坐镇。
    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为了角色弄出这么大的阵仗。
    都说如果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的话,要是作者亲自当编剧,那部剧的质量就会有保障。
    原因就在这里,那是自己的孩子,容不得半点瑕疵——至少自己能力范围内的还原。
    不像别的编剧操刀,一顿裁切咔咔咔,更有甚者,最喜欢在里面给观众塞翔,恶心的人不要不要的,还美名其曰虐虐更健康。
    稍微的错愕后,宁远稳了稳心绪,面色如常的朝几人微笑示意:
    “各位老师好,我叫宁远,想要试镜萧剑这个角色。”
    其实不仅宁远有刹那的愣神,刚刚他进门的时候,无论阮文洁和罗洪这两个见过他的,其他茕宎这些没见过宁远的,也都被他此时的形象看愣了。
    真帅!
    之前在艺考现场,周围全都是美女帅哥,宁远就不那么显眼。
    但此时此刻,宁远的形象就突出了,更何况他还特意做了造型、挑选了恰当的衣服。
    这么一衬托,‘卓尔不凡’、‘风度翩翩’这些词,立刻在茕宎的脑海里浮起。
    就像……这种词就是为他创造的一样。
    茕宎是喜欢美女帅哥的,从她的作品就能看出来,包括未来对钱薇的采访,她就说拍《情深深雨蒙蒙》的时候,因为哭的不好看,还被要求不断重拍。
    连哭都不能五官皱在一起,还要求哭得好看的人,对美是有很高追求的。
    茕宎的喜色几乎不加掩饰的表现在脸上。
    至于之前说宁远年龄偏小不合适的罗洪,此时哭的心都有了。
    宁远,你特么到底多少岁?
    你现在的形象,哪还有十八岁的样子?
    反倒是阮文洁,同样喜不自禁,尤其是在她偷偷瞥到茕宎神色的时候。
    自己推荐的人不负期望,她也与有荣焉。
    “宁远,首先说一句,你的形象真的挺出众的,不过——资料上显示,你今年十八岁,还是个高中生,而角色设定的萧剑,可是有着丰富阅历的江湖侠客,这中间的差距,你准备怎么克服?”
    经视推出的导演李立不失时机的问道。
    他也是个心思活络的人,深知博涛因为合作的关系,没办法亲自出口质疑,只能自己上。
    但他也没有做得太明显,还是从角色的契合度上着手。
    茕宎瞥了李立一眼,不过并没有出声打断。
    她感性,但对自己的剧,也有着很强的理性。
    茕宎也想听听宁远的理解,形象她需要,但她也不只想要绣花枕头。
    宁远并不清楚他们间的事情,而且这问题虽然尖锐,但也在宁远的意料之中。
    “我是十八岁不错,但萧剑,实际年龄其实也不过二十三岁,年——”
    宁远还没说完,博涛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萧剑是二十三岁?”
    博涛的话一出,茕宎立刻皱眉看了他一眼。
    被茕宎这么一扫,博涛心道难道宁远还真说对了?
    结果,宁远就不急不躁的扬了扬手里的剧本,微笑道:
    “虽然给的剧本不多,但里面正好有萧剑跟小燕子相认的那一出,里面就写着——”
    说着,宁远背过手,缓缓说道:
    “十九年前,我的父亲被仇家追杀,生怕我和妹妹也难逃魔掌,在仓促之中,就把我交给了义父……那一年我四岁,而妹妹,才一岁。”
    说完,宁远转身,目光直视博涛。
    眼神深邃,似乎有欲言又止的怅然。
    这个时候,宁远长长叹息了一声。
    器宇轩昂,又带着些许忧郁的气质,完美诠释了那一刻萧剑复杂的心绪,欲说还休的迟疑,和终于相认的喜悦,让宁远展现的淋漓尽致。
    博涛呆了呆,就更不用说一旁的茕宎,眼神大放光彩,像看宝贝一样的盯着宁远。
    至于其他人,也被刚刚这一小段叙述带着,心中泛起一种异样的感受。
    宁远,确实有驾驭萧剑的实力!
    “好好好,太棒了,说的真好。”茕宎终于忍不住鼓掌。
    博涛也尴尬的笑了笑,点头道:“谢谢宁远,给我上了一课。”
    他的坦诚,让本来有些微不高兴的茕宎,心中那丝芥蒂消散而空,笑道:
    “这部剧一直是李立他们跟进,你不清楚也情有可原。”
    也算是给博涛一个台阶。
    李立点头道:“确实,萧剑出场年龄在二十三岁左右,这是剧情的设置,但宁远,你也应该清楚,古人比现代人早熟,更不用说萧剑,年少时就开始闯荡江湖,你的经历才只是高中生,恐怕一直都在学校吧?”
    顿了顿,李立道:“确实,你刚刚这一段表演的非常到位,但这部剧萧剑的戏份很重要,尤其是后期,可以说是关键点,不是这短短几分钟的情境能够展现的。”
    这一刻,宁远也感受到了李立对自己的排斥,虽然宁远不清楚根源是什么。
    宁远心里很不舒服。
    但成熟的心理,让宁远这一刻不会去跟他争论“试镜本来就是展现一小段,难道还演几个小时”这样的话。
    点了点头,宁远道:“确实,我现在的身份是高三学生,但我的阅历,也不仅仅是高中生。”
    “我的家庭情况稍微复杂一些,我们家四个孩子,都是我父亲收养的,而我,是最大的那个。”
    盯着李立,宁远平静道:“所以,我这样的情况,让我不可能除了生活就是学习,还有工作,我也得赚钱养家。”
    尽管不能跟李立争论,但宁远看出茕宎对自己的喜爱,有这点依仗,宁远可以适当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不了解一个人之前,就不要大放厥词的下定论!
    不管怎么说,茕宎才是做决定的那个人。
    这是宁远心理年龄,以及重生前对茕宎剧制作模式的了解。
    果不其然,茕宎立刻转头瞥了李立一眼,眼里的警告意味不言而喻。
    李立心里一跳,讪讪笑了笑。
    做完了这些,茕宎才转头看着宁远,感叹道:“虽然你说的很简单,但我能想象你成长过程中的经历,肯定不会像你说的这么云淡风轻。”
    她的感性,她跟宁远同样的想象力,让她脑补了宁远这些年的无数画面。
    这一刻,茕宎母爱泛滥起来,禁不住心疼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