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3、演活了! (1/1)

    “谢谢茕宎阿姨。”
    话刚说完,宁远就愣了一下,不仅是他,茕宎这些人都愣了愣。
    宁远这才反应过来,这称呼是以后的大众称呼,包括宁远自己都叫顺嘴了。
    但现在,似乎还没叫起来吧?
    尽管她都六十岁了,称呼没什么问题,但毕竟有点套近乎的意味。
    宁远当时就有些坐蜡了,第一次面有尴尬之色:“茕宎老师,我不是,我——”
    “好啦。”茕宎笑着打断:
    “叫阿姨也没有问题呀,你可以叫的。”
    事实证明,当一个人对你有好感的时候,你说什么都是好的。
    宁远这才释然,连忙道谢。
    茕宎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这有什么好谢的,倒是你,这些年肯定吃过很多苦吧?”
    宁远刚想说话,就看到博涛、李立他们的眼神多了些莫名的意味,就猜到他们在想什么,于是笑道:
    “还好,只要一家人都在一起,也没什么苦不苦的。”
    听到宁远这句话,茕宎若有所思,随即微笑点头:“说得真好。”
    宁远回应了茕宎后,环顾几人,道:
    “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卖惨博同情,更不是故意编造,我的情况都可以通过我们当地民政部门和学校了解,说这个,只单纯为了表明,我的年龄,不是我饰演这个角色的障碍,我的经历,会让我诠释这个角色更吻合。”
    宁远鞠躬:“谢谢各位老师。”
    这话一出来,茕宎自然不用多说,对宁远的善解人意更心疼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底层经历,才会让这个年龄的孩子有这份小心翼翼的敏感?连这种事情都需要解释?
    毕竟,这个年代,卖惨还没到烂大街的程度。
    旁边的怡人公司总经理何琼、阮文洁本来就对宁远有好感,又是女性,这一刻看向宁远的目光也多了些怜惜。
    倒是博涛和李立,此刻也对宁远刮目相看起来。
    成熟不是嘴上说说,更多是待人接物,以及处理问题的方式上。
    宁远刚刚的这一番补充,或者说声明,绝对不是这个年龄学生能够想到,并条理清晰说出来的。
    关键在于,宁远并没有大篇幅去叙说自己的苦难,只是稍微那么一提,就能让人想到很多。
    这一点,博涛他们感受非常明显。
    实际上,他对宁远并无恶意,只是因为一开始心理就倾向于朱斌,又恰逢宁远是阮文洁给茕宎推荐的,就像两派之争。
    但因为宁远的身世,和他的谈吐、表现,博涛他们的感受起了改观。
    想了想,博涛道:
    “宁远,实话说,在你之前,我更中意于另外一个演员,包括他能过来,也是我给他发的试镜邀请。”
    宁远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茕宎有些意外的看了博涛一眼,没想到他竟这么坦诚,于是微微一笑,把准备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博涛继续道:“这样吧,宁远,既然他们已经验证过,你会功夫,就当做是你的优势,我现在希望,在给出的剧本范围里,挑出一段文戏,你来对一下,不说超过那位演员,只要能达到相近的程度,我对你没意见。”
    茕宎点了点头:“也行。”
    宁远当然明白,一切还要看演技,而这,才是他最不担心的,只要年龄这个问题排除掉就好。
    于是,宁远笑道:“谢谢老师,请老师出题。”
    博涛笑了笑,看向茕宎:“茕宎女士是这部剧的编剧,还是她亲自出题最好。”
    他刚把误会说开,自然不会再往自己身上揽,难了会说故意刁难,简单了也不妥,还不如把问题抛给茕宎。
    茕宎哭笑不得,不过她也明白博涛的想法,于是也没推辞,想了想道:
    “这样吧,展示一段文戏,就这一段……因为永祺吃醋萧剑,所以言语间跟萧剑针锋相对,把萧剑气跑了,尔康去追萧剑,然后发生的一段对话。”
    宁远早就把这些背得滚瓜烂熟,茕宎开了个头,他就知道是哪段了。
    “需要几分钟准备吗?”茕宎问道。
    宁远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的脑袋:“都在这里,早就准备充分了。”
    茕宎对导演周树培道:“你来跟宁远搭词吧。”
    周树培答应一声,然后看向宁远:“我开始了。”
    “好的,周导。”
    每人面前都有铭牌,更何况宁远前世见过他,也算熟悉。
    “萧剑!”周树培喊道。
    宁远没有看他,脸色微沉的看向别的地方。
    深吸一口气,宁远似乎胸中有气难平,沉声道:
    “你来追我干什么?”
    顿了顿后,宁远缓缓踱步,背手道:“一车子大大小小,几乎没有自卫能力,你再跑开,出了状况,谁来保护他们?”
    这个时候,宁远那傲然的身姿,微沉的语气和说话节奏,很快就把众人带入那个场景。
    别说对词的周树培,就连见多了演技派的茕宎、博涛他们,也面露惊容。
    短短几句词,几个姿态,就渲染出气氛,这份功力,真的是一个十八岁的孩子能达到的?
    而宁远丝毫没有注意他们的眼神,依然沉浸在戏中,语气放缓,叹道:
    “何况,紫薇大病刚好,车里又多了一个小鸽子。”
    蓦然转头,宁远看向周树培,带着不容置疑的神色:“你赶快回去吧。”
    被宁远这么一看,周树培竟然有下意识的答好的冲动。
    这特么也太妖孽了吧?
    周树培心道这要是拍摄的时候,自己恐怕就要NG了。
    稳了稳心神,周树培继续说词:
    “你走的那么潇洒,大步一迈,头也不回,可是你的感情就没有那么潇洒了,几句话就露出真情。既然你这么关心大家,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宁远看着周树培,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那面部的纠结情绪,眼神的复杂对视,都让宁远展现的恰到好处。
    这一刻,宁远的萧剑活了!
    这份细节上的把控,让茕宎看得双目发亮,对宁远越来越喜爱了。
    如果不是还在对词,她都想鼓掌叫好。
    ——————————
    感谢空城梦灬为谁殇、青铜六选手、香烟的学院、八戒调戏嫦娥、肉嵩萌萌哒、小丑丿哭笑、有书看才爽的打赏,继续拜求大家的推荐票、收藏,感激不尽。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