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349、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1/1)

    晚饭因为就他们几个人,而且除了宁远外,他们几个本来就熟络,而宁远又跟张记中在水浒传剧组里混熟了,所以也开怀畅饮。
    酒到浓时,马匀就拉着宁远玩起了两只小蜜蜂,而一旁的樊欣蔓刚拿出DV准备录下来,宁远赶紧摆手。
    他们之间玩闹没什么,但传出去,那就没那么好玩儿了。
    私底下和公众,自然不一样,偏偏很多人总把公众当全部。
    以前看新闻或者是一些相关的传闻,印象中的杰克马是一个一本正经的逗比,如果你知道他的身份,会这么认为,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估计会觉得只是后面俩字。
    谁说这种身家千亿的成功中年人,就非得像普遍人们印象中的不苟言笑或者派头十足?
    中年人的撒北宁,可以在央视的严肃节目中一本正经,也能在《了不起的挑战》里搞怪,在《明星大侦探》野狼disco。
    更不要说比他更大的黄教主,宝岛的朱碧石,甚至五十多的孙兴还能当DJ,七八十的谢贤和倪匡还能玩的嗨。
    年龄?
    年龄算什么!
    周伯通快一百岁了,还能跟小女娃的郭襄玩闹呢。
    当然,在正式的场合,那些大腕肯定一本正经,但非正式的场合呢?
    永远不要把一些台面上的形象或者言论当所有,就像某个家暴男,不发神经的时候,你还会觉得他是谦谦君子。
    马匀曾经还跟张记中毛遂自荐,想演《笑傲江湖》里的风清扬,但最后因为没有表演基础又没有时间学习而错过,毕竟这时候的他,正处在最忙碌的阶段。
    那时候很多人都看不起看武侠小说的,觉得就是打打杀杀的无聊,比起我们这些看名著,看专著的,简直是‘下三等’。
    但当他们知道,连伟人都看过,早在七十年代就托人从香江买了一套带回来,而且金庸的书被解封,也是这位伟人的缘故,估计就不敢大放厥词了。
    不仅是金庸,古龙、梁羽生的小说这位伟人都看过,最喜欢的就是《射雕英雄传》。
    再加上后来金庸剧大行其道,几十年不衰且捧红无数明星,还有首富杰克马的追捧,也就不再像以前那么被人看不起。
    但那个时候,他们就舍弃了金庸,转而鄙视别的类型,骂其是糟粕,为了爽而爽,不顾逻辑的塑造一大批脑残,只为衬托主角。
    可实际上,脑残什么时候都不会断绝,就拿富二代嚣张这件事,有正面的,当然也有负面的,不能因为你的逻辑觉得富二代受教育程度高,就不可能脑残,甚至坑爹的事情发生。
    如果真这样的话,那么多新闻,都是编的?
    甚至,生活中的很多事,比小说描绘的更无底线,更夸张,写进去妥妥被骂,但却又鲜活的发生在真实的世界。
    既然是小说,就不可能拿普通大众来描绘,能写出来的,在世上都能找到原型,至于金手指,王莽四十万大军围剿刘秀两万人,结果被陨石给灭了,这事儿找谁说理去?
    至于爽文,《基督山伯爵》爽不爽?是不是看《琅琊榜》的时候似曾相识。
    这就是大众喜闻乐见的精神需求,或者说一种美好的精神消遣。
    拿一成不变的主观来看待变幻莫测的世界,这才是真正的Loser,拿自己高贵的做派来看低别人的需求,内心更是荒芜。
    马匀这晚上玩得很高兴,要不是最后他实在喝大了,还要拉着宁远他们一起去唱卡,最后是宁远打车把他送回酒店的。
    最后把这家伙放到床上,看着四仰八叉躺着的这伙计。
    宁远摸着下巴,总觉得有点虚幻……未来的首富,就躺在我面前的床上?
    未来的一些段子,有人曾经拥有马匀的名片,就让全国网友羡慕,那我这……
    还好自己不是女人,否则真要知道未来走向,没准不会动点什么心思。
    你妹!
    我特么在胡思乱想什么。
    把马匀的毛衣和裤子脱了后,把被子给他盖好。
    这家伙均匀的呼噜声微微传来,倒是睡得挺香,只是不时砸吧的嘴,显示他嘴巴里开始发干了。
    本来把人送到,宁远也算完成了任务,但宁远当然也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以为这就完了。
    醉酒的人,留他一个人睡觉,还是有些风险的,不仅宁远亲耳听过真实的发生,也看过相关的新闻。
    犹豫了一下,宁远还是留了下来。
    好在这是一个标间,里面有两张床。
    宁远打电话让酒店送来两壶热水后,就去洗漱了。
    热水主要是留着喝的,喝了酒晚上肯定口渴,不仅仅是马匀,宁远自己也需要。
    服务员来的时候,宁远开门后就进卫生间了,随口道:“放桌上就行。”
    服务员也没看清他的长相,除了觉得这俩人有些不搭外,倒没有多余的念头。
    毕竟一个高壮,一个瘦小。
    在服务员离开后,宁远洗漱完躺在床上,至于帮马匀擦洗?男男也授受不亲好吧。
    等明早上他起来了自己去冲个澡就行!
    只是这时候的宁远,一时间还真有点睡不着,一方面有酒精的作用,另一方面,还是身边的人。
    如果你知道未来这家伙的成就,你躺边上你也睡不着,这就是名头之威,即使他其貌不扬。
    虽然白天跟他相谈甚欢,也没有太过拘束,但现在,毕竟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光,总会忍不住想起未来的他,那么的意气风发,那么的万众瞩目。
    慢慢的,宁远也开始迷糊起来,就在这时,马匀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
    “进攻,是……防御!”
    宁远瞬间惊醒,借着踢脚线灯带的微弱光亮,再一看,这家伙在说梦话。
    “你妹!”
    嘟囔着,宁远刚想继续睡,马匀又冒出一句:
    “互联网……不能给……杀进来……”
    宁远:“……”
    没一会儿,马匀又冒出来一句,这次还是英文:
    “You are han anybody else is.”
    这句宁远就算这一世英语没学精通,通过上辈子的记忆他也知道,这是《阿甘正传》的经典台词,这是阿甘母亲对他说的话,意思是“你跟别人没有任何不同”。
    宁远叹了口气,也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沉沉的,他也睡着了。
    这一夜,宁远也不知道自己起来几次,在马匀喊‘渴’的声音中给他喂水,自己也喝了点,然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下。
    等到第二天,宁远生物钟准时把他叫醒,然后去卫生间洗漱之后,回来看到马匀也坐在床上。
    正在游离状态的马匀,突然看到出现在面前的宁远,明显一惊,认出宁远后,结结巴巴的道:“你?昨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