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32、儿时的记忆(1/1)

  【第三十二章】
  路往前延伸,周围的妖魔渐渐变得稀少,茂密的树叶把光挡住,里面一片幽暗,没了日光的照射,树林里冷了很多。
  在此地穿梭,时不时能感受到背后袭来阵阵凉风。
  穿过幽暗的树林,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溪出现在明溪面前。
  溪水清澈,溪流经过的地方,没有树叶的遮挡,哪怕有树枝,也是绕着溪流生长。这条清澈见底的溪流从上方是很容易看到的。
  那为什么要跑过来?明溪疑惑。
  小白会法术,带着她飞过来不就可以了?
  似是看出了她的疑问,小白解释道:“在怨魔林里,是无法飞起来的,这里毕竟是牢房。”
  明溪了然。
  不管怎么说,牢房里都不可能让人住的舒服,若是这里美的和世外仙境一样,那就失去了牢房的意义了。
  关进怨魔林看起来像个不痛不痒的惩罚,实际上,住在里面就有诸多限制,这对随心所欲的妖魔来说,无疑是极其痛苦的。
  她来到溪边,溪边长了许多认不出的植物,水底全是圆润的鹅卵石,颜色照旧是黑色的,有些颜色不是特别深,故而看起来十分剔透。
  她在溪边站了一会儿,一条接一条的墨鱼从水底的鹅卵石里冒出头来,缓缓地聚集在她的脚下,围着她游弋。
  如果不仔细看,可能不会注意到这些无声无息靠近他们的“杀手”。
  明溪盯着水中的墨鱼看,冷不防看到自己的倒影,黑色的羽毛在日光下有一种不一样的光泽在流动,头顶的翎毛还没长出来,圆溜溜的,看的十分不习惯。
  羽毛被雷电烧成了黑色的,体型又比之前瘦了足足一半,这样看,好像没有以前那么憨了。她今天吃了那些果子,暂时没有感受到身体变胖。
  是不是以后都不会有事了?
  明溪心中疑惑。
  只是原形变成了这样,也不知道变不变的回去,如果变不回去,不知道对人形会不会有影响,有可能……
  在她走神的时候,小白取出了带来的鱼竿,放下鱼饵,鱼线纤细,鱼饵落水,溅起一丝水花,水中波光粼粼。
  明溪回过神来,看到他拿着鱼竿垂钓,这些墨鱼却不上钩,一条条跃龙门似的跳出水面,冲着小白咬去,小白往后退了几步。明溪上前,伸出翅膀,往岸边扇了一翅膀。
  这些墨鱼平时耀武扬威惯了,凡是见到它们的妖魔,就没有不绕着道走的,哪里见过这种场景,在溪水里的墨鱼都惊呆了,仰着头嘴巴张开,呆呆地看着岸上的这只黑鸟。
  明溪把那一群跳上来的墨鱼拍到岸上之后,就没有管水下的了,她对着目瞪口呆的小白道:“珍珠在哪里?”
  小白收回惊诧的目光,道:“它们的肚子里,只要提着它们的尾巴,把它们的身体倒着,就可以让它们吐出来了。”
  “好像也不是很难抓?”明溪道。
  小白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也亏得她是神仙,这些墨鱼身上的毒才对她没有任何作用。
  明溪照着小白说的,提起一条墨鱼的尾巴,让它倒着,这条墨鱼惊恐地扭动身体,晃了几下,一颗黑色的珠子从它嘴里吐了出来。
  明溪把它扔进水里,高兴地捡起地上滚落的黑珍珠。
  她依葫芦画瓢,把地上的鱼提着尾巴都倒着甩了几下,有些较小的鱼没有,拍上岸的十几条墨鱼,总共得到五六颗黑珍珠。
  “成色都很好。”小白道。
  “够了吗?”明溪把黑珍珠给小白。
  “够了。”小白道,他看着明溪摘了几片大芭蕉叶,疑惑道,“黑珍珠没有毒,不用包着。”
  “我带几条鱼回去给糯米吃。”明溪道,“他受伤了,需要补一补身体。”
  “……”小白。
  给他吃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说不定还会中毒……
  不过,他好像记得昨晚他们两个吃过了……
  即便是渡劫损了灵基,身体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这种毒已经奈何不了他了,也确实没发现有问题。
  想到此处,小白便没有阻止她。
  明溪捡了三条,用芭蕉叶包好,再用绳子捆着,高兴地带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时间还早,没有到吃午饭的时间,她把鱼挂在外面晾着,请回命老妖生了堆火,慢慢地熏。
  她记得人间有种烟熏鱼,味道好像不错。
  帮她生了火之后,回命老妖就出去了。
  小白把药材摆在客厅里,明溪也认不出那些药叫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效果,只能在一旁看着。
  “把他带下来。”小白道。
  明溪点点头,上楼把糯米抱了下来。
  “我自己能走。”执澈道。
  “我怕你摔下来。”明溪道。
  “……”昨夜从床上摔下来的执澈无话可说。
  小白把这些药材都放进了一个桶里,用法术在桶下生了堆火。
  “你的记忆和修为丧失,都是因为灵基受损,这是帮你修复灵基的药。”他道。
  “这么一大桶?”明溪颦眉,看了看糯米小小的一团,又看向比糯米大了四倍的木桶,“他怎么喝的完。”
  “这是外敷的药。”小白笑道,“内服的我没有那么快做出来。这里的药,只能让他恢复修为和只好体内的内伤。”
  “原来是这样。”明溪恍然大悟。
  “药差不多了,把他放进去吧。”小白道。
  放进去……明溪看着那个桶,里面都是药草,颜色也都是黑色的,底下生着火,总觉得放进去就像是在煲汤一样。
  执澈看着桶里的药草,微微皱了下眉:“这些药草都很珍贵,有些要长一千年……”
  “这么珍贵?”明溪惊讶,她都没看出来。她不好意思地看着小白,“这些药材一定很难采到,就这么给我们用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
  “在珍贵的药材,没有使用,便失去了它的意义,它和一株杂草没有区别。”小白道。
  执澈敛眸,看着木桶里的药材看了一会儿,纵身跳了进去。
  “三天,不要从里面出来。”小白道。
  执澈颔首,看了眼明溪,缓缓地合上眼眸。
  “只要三天,他的伤就能好,修为也能恢复?”明溪问道。
  “嗯。”小白转身去调配其它的药,“我去配内服的药,你在这里陪着他吧,他睡着了,说不定会做噩梦。”
  明溪闻言,坐在执澈身旁,歪着头看他的睡颜。看着看着,她有种熟悉的感觉,总觉得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脑海里忽地浮现出一幅模糊的画面。
  “我在这里陪着你,你安心睡觉吧,要是怕冷的话,我就抱着你,我的羽毛可暖和了。”
  这一句话莫名地从她记忆中浮现出来。
  她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