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8、第十八章(1/1)

  泉安公司的宿舍门口,顾承眉与马亦心相对而立。
  “你是几点的飞机?”
  “七点。”
  稍一思索,马亦心喃喃道:“不是泉安航空的航班啊。”
  顾承眉失笑,小姑娘不在航班上,他买哪个航空公司的还不是都一样。
  “怎么?泉安的话,有优惠?”
  闻言,马亦心一瞬想起当年被小姑买票魔咒支配的恐惧,慌忙摇头。
  “没有没有。”
  下意识的,顾承眉忽然抬手揉了两下她的头顶,然后朝小姑娘身后宿舍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傻样儿,快进去吧,晚上早点休息。”
  马亦心看着他,也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微微嘟起嘴唇:“你才傻呢。”
  “那我进去啦?”
  男人点头:“嗯,去吧。”
  看着马亦心的身影彻底消失在旋转门内,顾承眉潇洒的转过身,阔步离开。
  倒是马亦心,一进到宿舍屋内,就被站在门口的周雨洁拉住了胳膊。
  “亦心,刚才在楼下和你说话那人是谁啊?”
  马亦心一愣:“嗯?什么?”
  “就刚才送你回来那帅哥啊!”
  反应过来,马亦心吁了一口气。
  幸亏看到的不是明雪,不然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见马亦心没立刻回答,周雨洁又念叨起来。
  “但我总感觉在哪儿见到过似的呢,又想不起来……”
  闻声,马亦心赶紧开口:“就一个朋友。你有印象应该是太大众脸了吧……大街上见到过长得差不多的。”
  她的话音落地,周雨洁嘁了一声:“别闹了,那种颜值要是大众脸,那窝巢颜值水平线也忒高了。”
  “哎亦心,那是不是你男朋友啊?要不然是追求者?”
  周雨洁还在八卦,马亦心却已经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从包里翻出一个小熊猫玩偶,说是玩偶都有点勉强,不如直接说是个挂饰更合适。
  这是刚刚从火锅店出来时,等车的时候,顾承眉在路边给她买的。
  递给她的时候,他言之凿凿:“和你挺像的。”
  马亦心还气了一会儿,什么意思这人……是变相说她黑眼圈重吗?
  距离她几公里之外的机场里,刚刚办好了登机手续的顾大众脸垂眼看了看自己口袋里的另一个小熊猫挂件。
  可不就是和小姑娘一样吗?
  在他心里,国宝一般的存在。
  另一边,宿舍门外,秦娜娜站在门口。
  还没等推门,就听到了周雨洁那一句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再听清另一个人的声音,她微微一滞。
  马亦心已经有男朋友了?
  怪不得说不想在泉安定终身呢。
  *
  22层的办公室内,韩君泽与顾承眉相对而坐。
  “万置那边明天过来签合同,法务确认过的电子版我已经让安安打印出来了,等会儿你再确认一下。”
  听了韩君泽的话,顾承眉微微点头,“嗯,乐岛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赵煜?目前没发现有什么动作,但是就他那个脾性,丢了这么个客户,呵,反正仔细点防着总没错。”
  尤其,这次和万置的合作,已经来回折腾了好几个月,可千万不能在关键的时刻出什么幺蛾子。而他们的老对手乐岛,赵煜就是这家公司的负责人。人前笑嘻嘻,心里MMP的典型人物。
  聊了一会儿公事之后,韩君泽瘫在沙发上,眼巴巴的盯着正在低头看手机的顾承眉。
  “哎老顾,你最近有点不对劲啊!”
  顾承眉挑眉看了他一眼,又将视线落回到手机上。
  “怎么不对劲?”
  见到顾承眉回应自己了,韩君泽瞬间坐直了身体,双手十指交叉撑着下巴,一脸八卦。
  “你最近有点像,怎么形容,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天天思.春。”
  韩君泽的话音落下,顾承眉放下手里的手机看着他,慢条斯理的开口。
  “我作为一个身体和心理都健康的成年男人,思.春怎么了?”
  What?
  顾承眉这句话,听在韩君泽的耳朵里,给他带来的冲击不亚于他看中的小妹妹跟他说,对不起,我喜欢的就是你的钱。
  关键是他没钱啊!那这就是,不光拒绝了他,还顺便嘲讽了一波。
  “不是不是,你什么意思?你最近真有情况啦?”
  原本他只是随便猜猜的。
  顾承眉也没想瞒着谁,何况是,他现在自我感觉良好,应该离成功已经近了好几步了。
  “嗯。”
  “谁家姑娘这么倒霉?”
  对上顾承眉冷冰冰的眼神,韩君泽又立马改了口。
  “谁家幸运的姑娘被我们优秀的顾承眉同志看上了?”
  说完,不待顾承眉回答,韩君泽又巴巴的改口:“不对啊,你心里不是一直有个白月光吗?”
  顾承眉点头:“嗯。”
  一拍沙发扶手,韩君泽站起身来,三两步窜到顾承眉的办公桌前。
  “老顾,你这变心也很快啊。”
  “啧啧,怪不得在国外的时候你一直跟入了佛门的老僧人一样来者皆拒,原来是不合胃口啊,这才回国多久,你就又入红尘了。”
  顾承眉定定的看了韩君泽半晌,随即给了他一个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
  “没变心。”
  “没变心?那意思就是,一个人?”
  “嗯。”
  “我勒个去,感人。”
  对上顾承眉疑惑的眼神,韩君泽假惺惺的抹了一把脸:“太感人了。”
  “对了,叫什么名字啊?”
  “你问她叫什么名字干什么?”
  眼看好友的眼神变了,韩君泽慌忙摆手。
  “别慌,没别的事儿,我就是记在心里,膜拜一下。”
  “什么?”
  “膜拜一下能让你动心这么多年的女人,这得是什么修为啊,这得是仙女下凡啊!”
  顾承眉原本是不打算理会韩君泽的,但听到他最后对小姑娘的称呼,难得觉得,凭着韩君泽匮乏的词汇量,用这么个词儿来形容他的小姑娘,还是很中听的。
  “马亦心。”
  喃喃重复了两遍这个名字,韩君泽忽然拍了一下大腿。
  “我想起来了,老顾!我说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是有一次我们在餐厅见到的那对姐弟,是吧是吧?”
  对上顾承眉默认的眼神,韩君泽嘿嘿笑了起来:“怪不得呢,当时你巴巴的凑上去,原来真是白月光啊。”
  与办公室内的轻松愉快相比,一墙之隔的门外,梁雅正攥着拳头,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她这个表哥是不是脑子里有虫啊?
  三年多了,她巴巴的跟在他的身后,图的是什么他心里不清楚吗?
  这会儿她过来找顾承眉,无意间听到两个人的这段对话之后,气的脑仁儿疼。你妹妹眼看着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你在那儿乐什么呢?顾承眉这种人,难道不是成为了自己的妹夫变成一家人更好吗?
  而且,那个姑娘叫什么?
  马亦心?
  *
  十一黄金周的最后一天,马亦心瘫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唉声叹气。
  “泱泱大国人口众多啊。”
  对面的明雪跟着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
  整个国庆假期,她们整个机组差不多都没休息过,要不然就是天没亮就爬起来准备起飞,要不然就是深夜才降落。
  总之,身心疲惫。
  “走吧亦心,一会儿该晚了。”
  闻声,马亦心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之后拉起身侧的行李箱,深吸了口气。
  “走。”
  没想到,刚出门,就碰上了从另一间休息室里走出来的两个男人。
  一个是江思浩,另一个,她没见过。
  关于江思浩对马亦心有点想法的绯闻八卦,明雪不是没有听到过,可看着马亦心一脸自然的与江思浩打了声招呼,她就没再多想,只跟着马亦心叫了一句江副机长。
  江思浩在得知自己之前送出去的小零食都被马亦心随手扔在休息室里之后,便不再送了,消停了一阵子也是因为,第一次遇到马亦心这样的姑娘,油盐不进,一时有点不知道从哪儿入手。
  他身侧的男人看着他的视线一直跟着那两个姑娘,不禁一撇嘴。
  “怎么?看上哪个了?”
  江思浩也没隐瞒,直接朝马亦心的背影扬了扬下巴。
  “个子高一点的那个。”
  “确实长得不错……不过,好像对你不怎么感冒啊!”
  听着好友话音里的笑意,江思浩叹了口气。
  “难搞着呢。”
  闻言,赵煜一咧嘴:“哟,还有你江公子搞不定的女人?还是在你家的航空公司里?传出去,小心别人笑掉大牙啊,哈哈哈……”
  瞥了一眼身侧的男人,江思浩沉了沉眼色。
  他和赵煜算是发小,都算是富二代。从小就能玩得到一起去,长大后,这位也是夜店常客,俩人的共同话题都说不完。
  “行了,不和你扯了,我得去开飞机了。”
  “顺路一起,我买的就是你这趟航班。”
  登机的时候,在机舱门口,赵煜又与马亦心打了个照面。朝她笑了一下之后,马亦心也对应的回给了他一个公式化的微笑。
  “姑娘,拒绝思浩的人不多,你是头一个。”
  楞了一下,马亦心换上一个更疏离的微笑:“但我不会是最后一个。”
  “先生您这边请。”
  又看了一眼马亦心,赵煜扭头走向商务舱,嘴角挂着一个不屑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