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9、礼物(1/1)

  夫知贤跟着他一直走着,走出了这条巷子,走到有人的地方,最后来到一个废旧的店铺。
  这个店铺并不是在主巷上,并且位于一众商铺的边上,并不起眼,他停住了,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办,店铺不大,他从左边走到右边,再从右边走到左边,这样徘徊不下十次。夫知贤开始只是在旁边陪着他,最后走上前拉住衣袖,让他停下。
  旁边一家卖酱蟹的店还在营业,她本想自己去,但又不放心,只好使力拖着老人上前去问,店铺里出来了人。
  知贤正想开口,那位大婶就已经喊出来了,“哎一股,这不是金家的老头吗?怎么出来了?”她看着知贤这张陌生的面孔,马上反应过来,“走丢了?”
  说着急着拍了拍手,赶紧上前把人拉进自己的店里,也把夫知贤一同请进店里,然后关了店门,防止人跑出去,又转身拿出电话拨了老人家人的号码,让人赶紧过来接。
  等她挂了电话,夫知贤抬头问大婶,“您和这位很熟吗?”
  “是啊,我和他的大儿子很熟。”
  “他的儿子照顾不过来吗?看您这么娴熟,好像有很多次这种情况了。”
  没想到大婶沉默了,她觉得这个人一直跟着金老头,是个好人,想了想后开口,“阿尼,他的大儿子意外去世了,现在是他的妻子在照料他。”
  夫知贤也没想到是这个答案,沉默地点点头,抬眼看向正在门口因出不去而跺脚的老人。“他为什么要来这里?”
  大婶马上明白她指的是旁边这个店铺,“听朋友讲,他以前工作忙,每次回家晚了就会到这里买糖给他家儿子吃,这样儿子就不会怨他回家晚了。”
  夫知贤笑,“真是一个好方法呢。”
  大婶像是想到了什么,也跟着笑,“是啊,我小时候的糖都是我那个亲故给的,我妈妈看见我的蛀牙还疑心了很久,明明没有给我零花钱……”
  夫知贤注意到她刚才的用词,“既然是大儿子,那不是还有别的孩子?”
  大婶听到止住了笑,叹息了一声,“他家二儿子?就是个好吃懒做的混蛋,三十岁了不干正经事,天天吸他家的血。”又摇摇头,“金老头家老来得子不容易,辛苦养大,买完大儿子的糖又买二儿子的,结果一个很可惜地走了,剩下的一个还不如走了。”
  夫知贤缓缓点着头,“这样啊。”
  “可不是吗,夫妻两人的养老金本来就不多,自从患了病,他家儿子更是不常回来了,我上次在这个片区碰见他还是一年前。可怜我的亲故啊,这么早走了,我能照顾一点是一点吧,唉……”说着她又是一声叹息。
  正说着,有人推开了店门,是两个警察和一个老妇人。
  老婆婆一进店就在张望着,神色焦急,抱着一件很厚的大衣和一双棉鞋,望见了门旁边的人才停了颤抖的手,她走上前,看见人被披了一件羽绒服。
  这时候夫知贤也站起身来,向妇人问好,被她止住。
  “衣服是姑娘的吧?真的是谢谢你了。”说着就握上了知贤的手,“我今天买菜回来脑子糊涂了,忘记关门,让他出去了,也没有来得及穿平时常穿的衣服。真的是谢谢你了,孩子谢谢你……”老妇人不断摇着手道谢。
  夫知贤在她握上的那一瞬间,手颤了颤。但是马上用理智止住了收回的势头,将手停在妇人紧合的手心。知贤一边听着她感谢的话语,一边低头分散着注意力。
  她的手很粗糙,布满了岁月留下的褶皱,干燥而温暖。
  “不用谢,这是我该做的。”
  她和警察说了事件的全过程后,就穿好回递过来的羽绒服,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她将手里的大衣细心为他穿好,知贤看见大衣臂上缝了布标签,上面缝有名字和号码。她帮丈夫穿好衣服和鞋后,就开始数落他了,嘴里一直念叨着他的错处,手却在拍打着衣服的褶皱。
  “他们感情很好。”知贤目光悠远,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谁说不是呢?”大婶也在旁边看着,附和,“可惜他不记得了。”
  “是啊,不记得了。”夫知贤一直盯着,没有动。“要是他的夫人也不在了,所有的回忆就都消失了。”
  大婶没有说话。
  她和大婶一起目送了二人牵着手离开,等了一会儿,知贤也准备走了。走前突然想起自己相机里的照片,又转身向大婶要了老人家的住址和电话,照片以后可能用得上。
  就在知贤的脚跨出店门的时候,她听见背后传来一句话,听见,跨门槛的脚滞了一瞬,又像没什么事情发生似的迈过了。
  她离开的时候,经过了那个已经紧闭多年的店门前,这个地方偏,一直没有人来经营,主人不知去了哪里,将此处闲置着无心思打理,杂货铺招牌早就被风雨侵蚀得破旧不堪。
  停下脚步,举起镜头。
  按下快门时,想到了大婶的话,“没有什么是不会消失的,有过就已经很幸福了,不是吗?”
  闵j其坐在移动的车里,突然收到了一个人的消息。
  他低头不经意间念了出来,“一个人和我说,没有什么是不会消失的,存在过就是幸福,我要认真试一试。”
  南俊听到,倾斜身子过来,“什么?”
  闵j其迅速收了手机,南俊却一脸了然,笑得诡异,“知贤的信息?”
  “阿尼。”
  南俊听到,只是耸了耸肩,一脸看透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口,“好像不久之后就是知贤的生日了。”他看着闵j其抬手,在避着他玩手机。“不用搜了,知贤的生日是在2月3日”
  1993年2月3日,夫知贤出生的日子。
  闵j其手停了,有些尴尬地放下手机,“阿尼啊,我在看我们聊天群的信息,泰亨发了东西上去。”
  泰亨听到,马上回头否认,“不是我啊,我有几天没发搞笑视频上去了。”然后推给亲故,“肯定是智F,他一直在发东西。”
  闵j其接过话,“是啊。”转眼看见智F一脸疑问。
  凸也听到他们的对话,但关心的点不一样,“知贤怒那马上生日了吗?哥你要送礼物吗?我该送什么?”
  南俊摇摇头,“还没想好,你的话,和知贤关系没有很亲密,在kkt上祝贺就可以了吧。”
  田凸听到愣住了,他突然想到自己连怒那的联系方式都没有。颤抖着开口:“我没有知贤怒那的kkt。”
  金硕珍在前面听到,笑得得意又猖狂,让这个南韩第一虎吃瘪的机会可不多,“你这都没有吗?我早就要到了。”
  田凸立马转移视线,盯着他的硕珍哥,将眼睛瞪得圆圆的,“哥!你什么时候有的。”以为只要南俊哥有联系方式的他很惊讶。
  “上次在sbs要的。”上次对上眼神后,为了交流j其信息的方便,二人早就互换了联系方式,他在kkt上暴露得不亦乐乎。
  “莫?!”
  旁边的号锡拍了田凸的头,又对哥没大没小。可是金硕珍没在意这个,继续装作诧异的样子,“什么?你竟然还没有知贤的kkt,j其也有啊。”
  忙内把脑袋立马转向了闵j其,意外被大哥cue到的j其承受了自家忙内的死亡扫射,艰难又缓慢地点了点头,承认了。
  孩子突然觉得有些自闭,连不怎么说话的j其哥都有。自闭了一会儿,他似乎想到了一个可能,猛抬起头,警惕地将兔子眼转向剩下的人,剩下的泰亨、智F和浩锡三人备受压力,齐齐摇了头,分外团结“阿尼,我没有!”
  南俊这时候没有安慰孩子,还在一边问闵j其,“哥,你真的不送礼物吗?”
  “像你说的,说声祝贺就可以了吧。”现在这样的关系,说声祝贺好像都很困难啊。
  南俊现在真的有些难,但还是在继续着话题,“随便送些什么都可以吧。”真的,只要是你送的。
  硕珍一直在前面听着,适时开口,“南俊,你是不是没有送女孩子礼物的习惯,问问j其的主意,把礼物算作你们一起送的不久行了。”
  “也是啊,我们一起送吧hiong。”南俊觉得金硕珍是天才。管礼物是什么,送出去的时候挂上j其的名就行。
  闵j其看南俊都这么说了,只好答应,“好吧,我想想。”
  2月3日,夫知贤生日这天。
  就在这天到来的凌晨时刻,云熙准时给她发了生日祝贺的视频,还说生日礼物在路上,让她放心。南俊的消息也来了,甚至用账号进行了生日祝贺,还发了防弹那头的集体照,透露了拍摄者,祝贺生日快乐的推送惊倒了所有的阿米,都没想到这两个不同领域的翘楚是朋友,阿米们纷纷表示祝贺,声势很大,还送上了never前十。
  此外,知贤还收到了南俊的第二条生日祝贺:“知贤怒那,我是凸啊,祝姐姐生日快乐,我的礼物和南俊哥、硕珍哥、j其哥的礼物一起送过去了,希望你会喜欢。另外,为什么不通过我的好友认证?”还附加了一个兔子哭泣的表情。
  夫知贤笑开了,她一直处理着拍回来的照片,不分天日,早就忘了时间。
  快速通过了好友认证,嘴里念着可爱,手里不停地将道谢的话回了过去。
  回完又点开闵j其的聊天框,没有任何消息。
  她挑了挑眉毛,听说,某人的生日礼物已经在路上了?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