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188章 我真是太机智了 (1/1)

    秦颂一步步的拾阶而下,那双莹白的眸子中,跳跃着柔和的光芒。在女巫的面前,本体需要保持较高的神秘感,但主宰分身可以稍微降低一些标准,至少他从内心里,是愿意和这些可爱的女巫们更亲近一些的。
    当然,也要保持适当的神秘福
    望着那张与人类相似的脸,一步步靠近,众饶呼吸都有些紧张起来。
    来到她们的面前,秦颂微微一笑:“假如你们愿意的话,或许可以听听关于你们的由来。”
    “愿意聆听您的智慧。”莉雅等人毕恭毕敬的回答。
    “不用太紧张,神明的预示从来都不会错的。我……作为群星之子的最终后裔,从你们的眼中看到了智慧的闪光,也感应到了神力的存在。而这一切,就关乎你们的由来。”
    “我们的由来?”
    这的确是女巫们最好奇的问题,作为血脉里流淌着群星之子血脉的后裔,感到好奇的同时,也感到十分的困惑。
    “走,我们边走边谈。这里可不是谈话的好地方。”
    “好的。”
    秦颂的肩膀上停驻着蒙斯,走在最前面,缓步穿行在兽人废墟中,莉雅和其他人都心翼翼的落后半步的距离,侧耳倾听。
    “那是最后一场大战,我们的种族几近灭绝。我的祖先在一位智者的带领下,逃入一座山谷之中,试图保留种族的最后力量,复兴群星神殿的辉煌。”
    “骄傲和狂妄滋养的邪恶,在世界上蔓延。族群经过百年的艰难延续,日渐凋零。但同时,邪恶也缺少了原初恶念的滋养,开始衰退。”
    秦颂所讲述的基本上和她们梦中听到的相吻合,当然细节要更丰富一些:“我们得到了喘息之机,但族群的存续,岌岌可危。”
    “作为神明的造物,羞愧让我们摈弃了一切骄傲和自大,开始寻找弥补的办法。最终,我们发现了一种生物——土人,经过我们的研究,发现他们是另一支幸存的群星之子群落,但却失去了知识的传承,变的茹毛饮血,愚昧无知,样貌也逐渐退化——也就是你们当时的原人祖先。”
    “为了延续种族的传承,继续对抗邪恶,恢复神明的荣光,还原知识的本来面貌。我们的智者,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那就是和土人结合,将群星之子的血脉流传下去,无论多么微弱,都绝不放弃。”
    原来如此,众人都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怪不得她们的血脉里有群星之子的血统,原来她们本来就是群星之子的后裔。
    艾琳娜的脑洞活跃起来:“原来你们真的可以和我们结合,并孕育后代的吗?”
    话虽然简单直白,但此时此刻听起来却略显尴尬。
    艾琳娜,你的脑洞和联想可以啊……
    莉雅似乎也察觉到了尴尬,连忙问道:“智者阁下,这种血脉难道只存在于女孩的体内吗?”
    关于这个问题,随着女巫越来越多,肯定会有人发出质疑的。而秦颂心里早就准备好了完美的理论,不过却不方便直接解释,只能表现的略有些惊讶,自顾自的沉吟着:“只存在于女孩的体内吗?”
    秦颂表现的像是第一次知道一样,充满困惑。
    “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的。”莉雅点点头。
    秦颂沉默不语的走着,似乎在进行深度思考,而女巫们则安静的追随着他,等待着答案。
    一直来到潺潺不息的河边,秦颂忽然驻足,打量着奔流向前的河流:“或许,这就要从知识中寻找答案了。在我们的璀璨文明中,衍生出了无数充满奥妙的知识。比如男性和女性,不仅仅是身体结构上的不同,体内还有一种称作传承物质的存在,决定我们的性别、肤色、样貌乃至身高、模样等等,就像一个传承百年的家族,家族中会有某种相似的特征,一直都流传下来。”
    “比如我的金发?”爱丽丝好奇的问道,她的父亲就是一头金发,不过她很快就摇头道:“可莉雅的是红发。”
    “那么你们的母亲呢?”秦颂笑吟吟的问道,爱丽丝是他的第一个女巫,也是无数次陪他到最后一刻的女巫,让他生就有种亲近福
    “我的母亲,对了,她就是红色的头发。”
    “头发只是一种简单的传承表现,会受到父母,甚至是祖辈的影响,所以,发色并不算是固定的传承特征。”
    露娜插口道:“我听王都的一个传承百年的贵族,他们为了保持血统纯正,都是家族内通婚,男主人都有一个可怕的大下巴……”
    “这些就是一些传承自祖辈的特征。”秦颂点点头,遗传学本来就是一门经过检验的科学,而用遗传学来解释,简直完美。
    “当然,并不是任何特征都会传承下来的。这是一门深奥的知识,就连我们那个时代的巅峰时期,也从未完全掌握,或许只有神明才得清。”
    秦颂的语气里带着唏嘘感叹:“这便是造物主的魅力,神明的伟大智慧。”
    “您是?”琳达心翼翼的问道:“我们的血脉就是来自传承吗?”
    “或许答案就是如此。”秦颂望着恢复原貌的琳达,微微一笑:“感谢那位智者的选择,群星之子的力量,才会流传至今。我想,之所以会在女性中出现,或许原因就在于——第一位与土人结合的,便是我们族群中的一位伟大的女性成员,也是杰出的智者,掌握神力的使者。”
    “但在当时,这被认为是失败的,他们的后代并没有展现出神力的资质。但产下那个孩子,也耗尽了智者的最后生命。”
    “所以,我们不得不中止了这个计划,迁移到了更远的地方。但那个婴儿,留给了她的父亲。”
    “当我们的族群彻底消散在历史长河中,只剩下我一个人独自支撑,我曾以为这是末日来临的前兆。但是现在看来,你们的出现证明,那位智者的决定是正确的。”
    秦颂长吸了一口气,感叹着:“一个种族,总是被他们中最杰出最勇敢的人保护的很好。她做出了伟大的抉择,在最黑暗的年代,为世界保留了希望。”
    爱丽丝目露尊敬:“那真是位伟大的智者。我现在有点儿明白了,只所以会存在于女性身上,就在于她们传承了来自那位女性智者的神力特征,而这种神力特征,只会存在于女性的传承物质郑”
    “我也想明白啦!”露娜煞有介事的附和:“王都的大下巴,几乎都是男的,女的就很少见。”
    秦颂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转移话题道:“邪恶正在复苏,而伟大的神明一定是察觉到了这一牵所以才唤醒了隐藏在你们血脉中的神力。但是……我,只有惭愧。我们的族群历经千年,现在却只剩我一人苦苦支撑。”
    “智者阁下。”爱丽丝对于这位智者,心里有种莫名的信任和亲近:“如你所言,我们也会坚定的对抗邪恶,站在你的身边,作你的后盾。在神明的预言中,你会成为我们的老师,朋友和战友,我对此坚信不疑。”
    呼……总算是蒙过去了,我真是太机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