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028章】 来自古神的惊悚抚摸 (1/1)

    老管家利恩,实在没什么存在感。卡瑞克康复之后,倒是和爱丽丝一起看望过他,希望他能早点儿好起来,能够分担一些工作。但是这个老头,躺在床上不断像破风箱一样的咳嗽喘气,一副马上就要去见上帝的糟糕模样。
    尽管利恩病入膏肓,对于城堡来说毫无作用,徒增负担。但是善良的爱丽丝,仍旧以礼相待,还专门派遣了老女巫服侍起居。这对于一个服务贵族的下人僚属来说,绝对算的上仁至义尽了。
    但今天利恩的诡异举动,说明了事情并没这么简单。看得出他的腿脚不太利索,但是还远远不到卧床不起的境地。若非爱丽丝特意安排琳达住在工作间,利恩恐怕早就轻而易举的闯入其中,并获得‘解药’的信息。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不管利恩管家究竟有什么企图,这种对于领主不忠的人留在城堡,都是一个潜在的隐患。
    察看了一下心智值,减去昨夜分裂【精华之触】消耗的20点,再加上今天固定5点,以及爱丽丝的信仰达到了30%以上额外增加的1点,总计还有17点心智。只差3点,秦颂略微有些遗憾,上古之神的【洞察之眼】和【共鸣丘脑】,作用目标都是美少女,而不是糟老头子。
    只有分裂触须的【裂变之触】转化的克雷姆的子嗣,譬如蛊心魔、夺心魔、聆听魔等等,功能各异,可以脱离本体自由行动,针对性强,适用性广泛。可谓是吓人搞事,教唆蛊惑,监视窃听,杀人诛心的必备神技。
    在此之前,秦颂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和美少女培养感情上。若非发现利恩的不轨举动,他的下一次升级仍旧会在【洞察之眼】或者【共鸣丘脑】之间做选择,尽快的培养信仰,发展更多的女巫。
    但是现在,秦颂决定改变一下方向。
    要知道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攻破的,利恩这样的不稳定因素,潜藏在爱丽丝身边,说不定就是导致全面崩盘的定时炸弹。
    不过秦颂很好奇,以利恩的年龄和身份,就算得到了‘解药’的配方,又能做什么呢?又或者说,在他的背后,还有其他的幕后主使?
    面对任何阻碍他前进的绊脚石,秦颂都不会心慈手软。没有【裂变之触】不要紧,就算亲自上阵,秦颂也要让他见识见识触手怪的恐怖。
    利恩·韦德,黑石领主贾罗特年轻时的贴身仆从,为人精明善变,从三十岁起就是黑石堡的管家,负责管理农庄的税收,以及城堡的财务,深的贾罗特信任。但是利恩生性自私,贪欲强烈,手脚并不干净,利用职权之便,一直都在偷偷的贪污城堡财货,藏在自己的小金库中。
    贾罗特战死后,他就明白——黑石领注定走向末路。
    所谓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一旦有人亮出足够的筹码,忠诚完全可以抛之脑后,至少利恩管家是这样的。他年近五十,在黑暗时代,这是即将进入坟墓的年龄,但是他还不想死,他还有一个儿子——斯塔恩。
    斯塔恩并没有遗传他的精明狡猾,从生下来就愚笨而呆板,还得过麻风病,导致面目丑陋,腿脚有些残疾。因此,斯塔恩没有任何继承自己管家的身份的机会,甚至连城堡下人的工作都不能胜任,只能去农庄里做一个忍饥受冻的农夫。
    而利恩贪污的财宝就是为儿子所准备,却始终觉得不够多。直到有一天,他的机会来了。那个人答应他,只要完成他的命令,就会给他一大笔财富,还有他的儿子,也将得到关照。
    这个机会充满诱惑,而且利恩在贾罗特死后,莉雅还未完全掌握城堡财务的时候,就为了儿子斯塔恩,滋生出更大的贪欲,促使他更加的明目张胆。但是莉雅亲自整理账务之后,对他的贪污有所察觉,不声不响的剥夺了他的权力。
    利恩意识到他的贪污,早晚会被发现,金库也可能被抄没,不得不铤而走险,选择彻底背叛桑德家族。
    躺在床上的利恩并没有睡着,他翻来覆去的也想不通,爱丽丝究竟是如何解除海神的诅咒的。当得知卡瑞克感染海神的诅咒时,利恩欢喜交加,只盼卡瑞克早点死掉,这对于他主子的计划大有益处。
    但是就在前几天,老女仆无意中提起,卡瑞克恢复健康,并搬回了城堡。这让他大为吃惊,他不相信有人能够解除海神的诅咒,这怎么可能?
    直到爱丽丝和卡瑞克来探望他,他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爱丽丝拥有破除海神诅咒的解药,而且调制解药的工作间距离他的房间不远。
    老奸巨猾的利恩意识到‘解药’所蕴含的巨大价值,假如他能够向主子提供配方,那么他将得到更大的财富!
    只是可惜,工作间里似乎有专人把守,还带着猎犬。利恩咬牙切齿的想到,这一定是该死的卡瑞克出的主意。
    海神的诅咒啊,你为什么没有把卡瑞克送入坟墓。躺在黑暗中的利恩恶毒的诅咒着,内心早就被嫉恨和贪念填满,任何阻挡他得到财富的人,都应该死掉。包括爱丽丝,包括莉雅,统统都该死!
    当啷……突兀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在静寂的夜里如此的刺耳。
    “谁?谁在哪儿?”
    利恩停止了诅咒,顺着声音望过去,但他衰弱的视力,无法穿透黑暗。一定是该死的老鼠,他心里想着,并没有太在意。
    可是当他重新躺好,抬头的一瞬间,灰暗的房顶上似乎有一团黑色的东西,以诡异的方式移动着。
    利恩揉了揉眼睛,那团黑色的仿佛长满触须的影子,从房顶上倒悬下来,似乎随时都会掉下来,砸在他的脸上。
    “什么东西!”
    利恩头皮发麻,慌忙翻身从床上下来,哆嗦着手脚开始在桌上摸索火石火绒,准备点燃蜡烛。然而任凭他在桌上如何摸索,那熟悉的位置,熟悉的东西,却毫无踪影。
    战战兢兢的抬起头,那团黑色的倒悬的影子,随着他移动而移动,仍然扭曲着蠕动着悬挂在他的头顶,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落下来。
    “法克!什么鬼东西?”
    利恩腿脚踉跄着躲闪着,那团黑影如影随形,那舞动的触须,仿佛一只扭曲变形的手,在寻找机会,扼住他的咽喉。
    莫名的恐惧在心里滋生,噗通一声,惊惧的利恩撞到了椅子,狼狈的摔在地上。而当他抬起头时,那团黑影却无声无息的不见了踪影。
    心有余悸的观察了一圈,利恩才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哪里会有那么奇怪的东西?
    摸索着回到床上躺好,利恩闭上眼睛,深吸了几口气,房间里渐渐恢复了平静,心跳也逐渐的平复下来。
    就在他彻底放松下来的时候,忽然间,有一个滑腻腻的东西,轻轻的缠绕在他的脖子上,就像一根沾满油脂的绞索,要吊住他的脖子,很真实,很惊悚。
    “法克!”
    头皮都快炸裂的利恩,双手下意识的摸上脖子,却什么都没有抓到。但是,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手上、脖子上都沾了一层湿漉漉的粘液。
    利恩的心跳瞬间加快,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摔下来,惊恐的瞪大眼睛,在黑暗中搜索着。整个房间里,都是他粗重急促的呼吸声。
    嘎~~吱~~
    断断续续的摩擦声,在狭小的房间里如此刺耳和恐怖。一股透心的凉意,从利恩的后脊梁骨升起,慌乱的爬到墙角,大口大口的咽着唾沫。
    嗖……
    那团黑色的影子,就在他的脚边快速的掠过去。
    “圣灵慈悲!圣灵慈悲!”
    惊恐的利恩在墙角缩成一团,紧紧的闭上眼睛,颤抖着声音祷告着。房间里再次回归安静,他的祷告似乎起了作用。伟大的圣灵眷顾者,帮他摆脱了那怪异的东西。
    但是强烈的恐惧盘踞心头,始终挥之不去,让他不得不继续着祷告。
    “圣灵慈悲!圣灵慈悲!”
    不知祷告了多久,困倦开始袭来,利恩的声音渐渐弱了下来。然而就在将要放松的时候,那滑腻腻的触手,带着令人惊悸的冰凉触感,缓缓抚摸着他的光头,从左到右,从前到后,一丝丝粘液从额头滑落……
    是的,秦颂在很有节奏的抚摸着利恩的大光头,还别说,触感像是一颗卤蛋。
    “啊~!!~!!”
    利恩的心态彻底炸裂了,发出一声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纪的高亢惨叫,在整个廊道里回荡起来。
    “汪汪汪……”
    琳达的猎犬惊醒了,陷入极度恐惧的利恩,却像是听到了圣灵的回应,疯了一样爬向门口。
    吱呀一声,木门被推开了。匍匐的利恩一抬头,一盏摇曳的烛光后,半遮半掩着一张灰色的,看不出五官的怪脸——
    法克!%¥#@#¥……!!
    一瞬间,利恩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在地上。恶臭的屎尿味儿,开始在空气中弥漫。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