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四十九章 伏兵山阳(四) (1/1)

    官军中伏大败,满地都是溃兵逃跑时丢下的兵器。黄昏时分的阳光,照耀在这些兵刃上,闪耀起一片金银一般夺目的光芒来。那些脱落的甲片,遭风一吹,互相撞击,响起一片哗啦啦的声音,比树叶声来得清脆有力许多。
    许多面旗帜染上了血迹,被随意弃置在路旁。最大的一面旗子是山阳县知县王之遵的“王”字旗,硕大的旗面上被流矢划破了好几个窟窿,又被许多逃兵反复践踏,染上了或黄或黑的污渍。
    李来亨闷闷不乐,他双手背在身后,绕着战场来回走了几圈,心情愈发糟糕了起来,忍不住一脚将一顶官兵遗落的头盔踢飞。
    那顶头盔飞起来,在空中划过一道轨迹后,落到了高一功的脚边。高一功也是一脸苦笑,但他有多年的戎马经验,表现得较李来亨更沉得住气。他将那顶头盔又捡了起来,用袖子拭去了上面的灰尘和血迹后,递给了身旁的亲兵,嘱咐他将官军遗落的甲仗全部收集起来。这才慢慢走过来,劝慰李来亨。
    “小老虎,你布局诱敌,这一仗少说打掉了官军三百人马,我们自己折损不过十几人,有什么闷气可发呢?”
    李来亨用力将腰刀插在地上,恨恨骂道:“郝摇旗这个混小子,说了那么多废话,全是在放狗屁!他手上抓着最精悍的刀牌队,居然截住官军的屁股,放跑了大鱼!”
    小虎队精心布置了口袋阵,又用最精锐的刀牌锐卒堵住官军逃跑的后路。可郝摇旗杀昏了头,只顾着冲锋在前,忘记了调整兵力部署,堵截官军突围的重任。被溃兵一冲,居然就乱了阵脚,以至于让那股秦兵抓住战机,一举溃围而出。
    “放跑了大鱼事小,打草惊蛇事大。如今官兵风声鹤唳,一定死守县城城墙,想打进县垣里,我看是难了!”
    高一功也知道,郝摇旗带着最精锐的刀牌队负责堵截后路,结果却还放跑了秦军主力,实在是罪无可恕。可他又觉得,这次伏击战消灭掉了三百余人的官军兵马,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胜利了,大可不必太过求全责备。
    “这倒未必,官军经此一败,已成惊弓之鸟,斗志全失。或许我们冲一冲,就能打开县城了。”
    “何况……”高一功又指了指远处被小虎队战士紧紧捆绑起来的一名官绅,“山阳县的知县都叫我们生擒了,小老虎你可是功劳不小啊。”
    山阳县的知县老爷王之遵,本来和叶秀才等一群不知兵的乡绅一样,骑着高头大马走在官军队伍的最前面。但他运气比叶老爷好了许多,小虎队的第一轮齐射就把王知县的坐骑打死了,他随即落马,被坐骑的尸体压在下面,居然因此躲过了一场大战。
    直到官军落败,张守备带着少数秦兵溃围而出后,李来亨率部打扫战场,才有人从马匹的尸体下面,将知县老爷拖了出来。
    闯营转战天下几有十年,不要说是知县了,便是知州、知府和总兵一流的人物,都不知杀了多少。但李来亨加入闯营才不长时间,小虎队就能生擒一名知县,这份本事也让高一功对他刮目相看了。
    “哼!高大哥你不说还好,一说到这狗官,我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李来亨从鼻孔里冷哼一声,虽然伏击战算是胜利了,可郝摇旗造成的种种变卦,还是让他感到分外不爽。
    “我从那匹死马下面将这狗官拖出来的时候,他腿间全部都是秽物,还沾的我身上也到处都是。我当时的脸色,估计就和那匹死马是一个样子了。”
    李来亨嫌恶地看了王知县两眼,这位县尊百里侯之前被压在马下的时候,双腿间沾满了恶臭的秽物。李来亨一时没有注意到,还亲自上前动手,将王知县拖拽出来,结果被他沾染了一声恶臭的味道,现在还没有消散干净。
    “摇旗这混小子还没回来吗!”李来亨忍不住捏住了自己的鼻子,身上的这股臭味他自己都受不了,“高大哥,你有看到摇旗吗?”
    高一功点点头,伏击战结束以后,郝摇旗由于没有兜住网口,放跑了大雨,让气急攻心的李来亨大骂了一通。之后郝摇旗便顶着戴罪立功的旗号,带着刀牌队继续追击逃亡的明军,并沿途清扫残敌。
    “他刚刚已回来了,只是知道你还在气头上,不敢来见你罢了。”
    “哈!这混小子!”
    李来亨将手中的虎头腰刀转了一圈,挽个刀花,将刀柄落到手中——他平日管理小虎队后勤、训练之余,也没有忘记了向义父李过、总哨刘宗敏、赛兰陵刘芳亮乃至于李双喜、党守素等人请教武艺,身手已有了很大的长进。
    李自成和高夫人都将他当成孙辈的孩子,比之对待李双喜还要更加爱护。高夫人好几次托李过和高一功给李来亨送来肉食与新鲜的蔬菜,还让幼辞在女儿营跟着学习女红,帮李来亨缝制了两件短衫。
    靠着这段时间的小灶补充营养,李来亨的体型已有了不小的变化,几乎看不出之前在竹溪县县城时那副消瘦的饿殍的模样了。反而是挺拔高大,加上他眼神灵动,面容清秀,很有几分丰神俊朗的味道。
    “郝摇旗啊郝摇旗,你小子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就算了。这回打仗可是关系到小虎队乃至于闯营的生死存亡,你怎么还敢用这种儿戏的态度办事呢?”
    在高一功的连番劝说下,郝摇旗才总算走了出来,敢见见李来亨了。他总算还是有点知耻,没有继续挂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半红着脸,声音也小了许多,嘴里像蚊子嗡嗡嗡似地来回念叨着“我可知错了”、“让我戴罪立功吧”两句车轱辘话。
    李来亨恨铁不成钢,几乎快要抑制不住用手中腰刀的刀背,狠狠砸两下郝摇旗脑袋的**了。不过他也知道,郝摇旗虽然做事总出纰漏,但他毕竟是跟随老掌盘起兵的元从嫡系之一,这次虽然又出了岔子,但自己若对他过于羞辱,其他老资格的陕北老人们,恐怕都会觉得不太舒服。
    “唉,听你这说话的口气,你还算小虎队的人吗,你要知耻!要知耻啊!”
    高一功性情温和,他看李来亨见到郝摇旗后,越来越生气的模样,赶忙上前劝慰,将话题转移到郝摇旗这次追击的缴获上。
    “小老虎,摇旗刚刚追击残敌回来,我看缴获颇多,咱们还是先把这个算一算吧!”
    “高大哥你说得对,我不跟他置这个气了。”
    李来亨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怒火,他自感还是缺乏一个领导者的素养,一旦事情发展跟自己的预料出了差错,便无法维持冷静,还把火撒到别人身上去。这点比起李过,甚至性情暴躁的刘宗敏来,都有不如。
    之前在竹溪县作战的时候,又是左镇出兵截击,又是天气骤变、突降大雨,但李过和刘宗敏都可以时刻维持一个优秀统帅的理性和冷静。自己在领导素养上,实在还有许多需要学习和提高的地方。
    “好吧,摇旗,那我就先看看你这次追击有缴获到什么东西。”
    郝摇旗摸了摸后脑勺,感觉李来亨的怒火稍微平息了一点以后,才叫来了庆叔。让李长庆一起帮忙,清点这次追击缴获所得的物资。
    “突围出去的那帮子官兵,我听口音,应该都是咱们陕北的老乡边军。”郝摇旗一边在前头引路,领着李来亨、高一功、庆叔几人去看缴获,一边分析那支突围出去的官军队伍,“他们在小山那边留了一支兵马,还想反将我一军。我上去就是一棒,给官兵脑袋开了瓢,剩下的人就都一哄而散。我估摸着可能还有四五十号人跑回了县城吧。”
    李来亨本来听到郝摇旗说,又放跑了几十名官兵逃回县城,火气便又烧了上来。正打算开骂,前面郝摇旗却带着众人绕过一颗大叔,出了密林,走到一处林间的空地上。
    “好家伙!这得有多少匹了!”
    面前的景象让戎马十年、见多识广的高一功都大吃一惊,映入众人眼帘的,是将近一百头的骡马牲口。
    李来亨就算在后世,都没有亲眼见过近百头骡马聚集在一处的场景。一百匹骡马,听起来不多。可当这些几乎与成人同样大小的牲口,聚满在眼前的空地时,李来亨还是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只觉得放眼所及处,到处都是马匹,仿佛置身于一个群马的草原之中。
    一阵风吹过,骡马们昂首长嘶,大片的鬃毛像草、叶一般随风舞动,仿若群鸦,令李来亨脑海中浮现出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场景来。
    虽然只是不足一百匹的骡马,而且其中可供骑乘的骏马很少,多是一些用于驮负货物的健骡。但对于极度缺少代步驮兽的闯营来说,这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要知道就算是现在扫荡商洛,兵强马壮的闯营,总共也只有几十匹马而已。连闯营第二号人物的刘宗敏,现在都还骑着那匹瘦弱的老马蹄儿爷呢。
    这笔突如其来的财富,一时间砸花了李来亨的眼睛。他有些不敢置信,先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而后又抓住郝摇旗的肩膀,甩了两下,这才确定并不是在做梦,而是确确实实缴获到了如此之多的驮兽牲口。
    “好、好、好!摇旗,你办得不错,好一个戴罪立功。可以,可以,你做的很好,非常好。”李来亨看着这么多骡马,实在难以抑制心中激动的情绪。他搓着手,嘴里语无伦次,在原地转了两圈,这才终于记起来正事,让庆叔去清点一下缴获骡马的数量。
    “怎么样,小老虎?摇旗这一趟总算没有白跑吧?”高一功看李来亨转怒为喜的样子,知道郝摇旗算是躲过一劫了,便将话锋一转,转到山阳县县城那边,“官军还有数十名秦兵逃回县垣,他们再组织一些民夫守城的话,要攻破县城,恐怕还是有些棘手。不过摇旗刚刚倒是和我提了个不错的主意,我看可以试试。”
    “嗯?”李来亨从被天降横财砸中的惊喜里渐渐恢复了过来,他听出高一功话里隐藏的意思,还是想给郝摇旗一些戴罪立功的机会,便应下声来,说道,“好,摇旗,你便讲讲,你有什么法子可以打开县城。”
    郝摇旗确认了一下,李来亨确实没有什么怒气了的模样,才小心翼翼走近两步,说出了自己的主意。他指着远处被小虎队将士绑缚起来的王知县,说道:“既然山阳县的县太爷落到了咱们手中,咱们不如干脆就换上那些乡勇的衣服,假扮成官兵,护送县太爷进城,趁机打开城门?”
    李来亨皱起了眉头,他和李过相处时间长了以后,思考问题时的表情,也同李过越来越相似了,都是一脸肃穆的样子。
    郝摇旗提出的这个办法,类似于当初闯营夜夺竹溪县城的计策。但问题在于,经过这场伏击战后,城内官军早已是惊弓之鸟,他们还会有胆放知县进城吗?
    “高大哥,你觉得官军草木皆兵的,会上这个当吗?”
    高一功却笑了笑,反问道:“我们用这个办法难道还会吃亏吗?只要将知县拉到城下,又不损失什么。若能骗开城门,我们一股杀进去,自然最好。若不能骗开城门,就还是照样攻城,也并无甚损失。”
    李来亨点点头,但还是有点不放心。他想起之前将王知县从马下拖拽出来时,被蹭了一身秽物的倒霉事,心里便又升起几股火气来。
    他走到王知县面前,用腰刀将绑缚县老爷的绳子切开,又将王知县口中塞着的那团破布也取了出来,威胁道:“我们要用你办一件事,你乖乖听话便一切好说。若然不听我的吩咐,我就先一刀割掉你的舌头。”
    李来亨语带威胁,不过他说是这么说,真要实际操作起来,想一刀把王知县砍成哑巴,还真不好控制。说不定用的力量稍微大了些,王知县的体魄稍微弱了点,这位县老爷就得一命呜呼了。
    山阳县的知县王之遵被李来亨解开绳索后,本想站起来。可他被一群凶悍的流贼围住,心中实在惧怯到了极点,刚刚站起来一半,双腿就不停打颤,又摔倒了下来,扑通一声跪在了李来亨的面前。
    王之遵一生沉浸在功名利禄场里,十年寒窗苦读自不用提,为了向上爬,他上要谄媚上官、中要安抚士绅、下要压榨黎庶。近年来朝廷四处用兵,国用短缺,天子考成最重催科派饷,他为了能得到升迁的机会,便用尽手段满足上峰的赋税考成,不仅压榨得本地平民喘不过气来,更几乎和乡绅们撕破了脸。
    眼看着乡绅们,每日像雪花片似地给西安发去种种参劾文书,王之遵就将这次出兵搜杀流寇,当成了自己翻盘的好机会。可他却没想到,功名利禄尚未到手,自己却把自己的项上人头送到了流贼手中,真是呜呼哀哉了。
    在流贼的钢刀面前,他几乎忘光了圣贤的教诲,心中提不起一丝的勇气——甚至于两腿之间,又有些控制不住便意了……
    王之遵也是饱读诗书之人,而且他不是那种不履实务的科道清流,而是实打实为君父分忧,办实事的县官。他自感除了自己的手腕有时确实显得严酷了些,并没有特别过分的贪赃枉法,这天下间,真正贪赃枉法到毫无忌惮地步的官员,多了去了,怎么就自己这么倒霉,沦落流贼之手!
    他心中既羞且愤,很想用春秋君臣大义,狠狠教训一番面前的流贼渠首。可当李来亨手中腰刀的刀尖指着他头颅之时,他刚刚组织起的满腹锦绣文章,便霎时间从脑海中消失了,只剩下一片恐慌。
    王知县身体蜷缩成一团,双腿突然颤了两颤。紧接着李来亨便看到,一滩水渍从他胯下流了出来。
    “这个狗官!这个腌臜东西!快给我拖下去,我不想再看到他的秽物了!”
    李来亨看到山阳县知县王之遵被吓得又失禁了,生怕他重演之前被压在马下时的那一幕场景,赶忙让小虎队的将士把带走。准备过段时间,就将他拉到山阳县县城下面,用他做道具,骗开城门。
    王知县两手被两名士兵拽住,将他整个人贴着地面拖走。他双腿垂在地上,一边被拖走,一边在地上留下一道散发臭味的水迹。王之遵看着这一幕,整个人羞愤至极,可又生不起抵抗流寇的勇气或自杀保全名誉的决心。他想唾骂李来亨一声,可张开口后,却只发出了婴孩般的哭叫,叫着叫着,便连眼泪也流了下来,咿咿呀呀地痛哭不止。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