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五十章 三百年帝统 (1/1)

    前面的一些章节字数太少,显得情节破碎、啰嗦,我把山阳县部分的章节合并成少数章节,不影响阅读。之后的章节尽量保证每章的内容更加充实精炼一些。感谢读者诸君的提点和帮助,这章发一个五千字大章作为补偿。
    ========================
    山阳县县城里只剩下张守备和他麾下的几十名秦兵,李来亨估计,这么短的时间,官军再怎么紧急动员,应该也拉不起多少民夫出来。
    而且此前伏击时,小虎队击杀了那么多乡绅。失去了这些领头的乡绅,官军和绅民中间就隔了一层,再想动员出大量家丁民夫一类的资源力量,就很困难了。
    因此李来亨还是决定冒险一试,用一用郝摇旗的计策,利用王知县去骗开山阳县县城的城门。因为诈开城门的部队人数不能太多,以免官军看出破绽。李来亨便让郝摇旗从刀牌队里,精心挑选十名锐士,穿上乡勇的衣服,伪装成败兵后,拥着王之遵逃回县城去。
    “摇旗,你这次一定要给我干牢靠点!不要再出什么差错了!”
    李来亨最放心不下的还是郝摇旗,只是要骗开城门,派去的部队人数自然就不能太多,以免引起城头守军的疑心。骗开城门后,还要靠这少量锐士控制住城头,挡住守军的第一波反扑,然后等待小虎队主力一拥而入,这种情势,只能让郝摇旗这等猛将出手了。
    “管队的,这次你可放心吧,再出什么差错,我这颗脑袋,任你处置!”
    郝摇旗嘴巴上没门,总是大话不断。他一边换上了乡勇的服装,一边往脸上和身上涂抹灰尘与血迹,造成一种他们是逃亡溃兵的假象。
    李来亨则把腰刀架到知县王之遵的脖子上,刀刃紧贴他的皮肤,渗透出一道血丝出来,威胁道:“县太爷,你若还想活命,就乖乖听话。到时候只需喊一句‘我是知县,快给我开门’便可,任说一句多的废话,我们就立刻杀了你。”
    王之遵被李来亨用刀锋割破了脖子上的肌肤,他感觉到脖颈间一阵冰凉,微微渗出的血滴摧毁了他全部的勇气和抵抗心。让他只能出于本能,不断点头。
    “好。”
    李来亨看王之遵半点胆气都没有了,便将腰刀收回。他和高一功还要另外安排闯营的主力人马,小心将部队主力潜伏在距离县城不远的林间,以备郝摇旗占据城门后,他们可以随时赶过去支援。
    高一功还担心王知县不听话,便又走过去提起王之遵的衣领,威胁道:“就算你不给我们诈开城门,以闯营兵力,环攻县城几天,一样可以破城。到时候破城以后,你的家产老小……可就难保保不住了。你要是还有几分父母官、百里侯的心肠,就好好办事,城破后我们只取粮,不杀人!否则……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高一功平日里总是一副温润有余的模样,加上他最擅长和稀泥、调节人际关系,使得李来亨常把他看成弥勒佛般的老好人。可此时高一功威胁王知县的语气里,却是杀气沉重,眼中也是一片狠厉之色。
    王之遵早被吓成秋后的蚂蚱了,他一动都不敢动,眼神恐慌又呆滞,还是李来亨按着他的脑袋,才让他点了两下头。
    “摇旗,你带县太爷先去诈城门。我和高大哥带大队人马守在后头,一旦得手,我们就全部杀进去!”
    天色已经渐晚了,太阳几乎全部落下山去,晚间山林的夜风,也是越吹越大,郝摇旗刚换上乡勇的短打衣裳,衣襟处便被风吹起,他将衣角掖好,挥挥手,带着一队乡勇打扮的小虎队将士,押送王知县先行出发了。
    李来亨也在布面甲外,又披上了一件御寒的披风。他将披风衣领系紧,看着走入夜色之中,逐渐看不清身影的郝摇旗,还是不太放心地问了高一功一句,“高大哥,你觉得摇旗能成吗?”
    高一功眺望远处,又回过头来,看着龙驹寨的方向,答道:“无妨,你这次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的任务本就不是夺城,而是做闯营的先头部队罢了。我估计今晚或明早,你义父和芳亮他们的兵马应该就会开到山阳县县境内了。”
    “嗯……”李来亨默然无语,心中还是希望郝摇旗办事可靠点,不要再坑他了,最好赶在李过援兵到达山阳县之前,将县城攻下才好。
    夜色深沉,星光零落。
    李来亨和高一功率领的主力人马,先把火把都熄灭了,以免引起守军的注意。而郝摇旗那十余人的小队伍,则举着三五条火把,在一片漆黑的城头下,像是几只萤火虫般飘忽不定。
    随着距离越来越短,郝摇旗已能看清楚城头上的景象了。官军果然十分警惕,并未松懈夜间的防守,城门上放置了六七盏大灯,光线十分明朗。郝摇旗透过大灯的光亮,粗略数下,看出城头上大概有十几道身影在活动。他心里默默盘算,感觉诈开城门后,以自己和那十位精悍锐卒的本领,对付城头的十几名官兵,应该不成问题。
    郝摇旗个头过于高大,形象鲜明,容易让守军看出问题来。所以他叫了另一名相貌平平的将士去喊话,而且为了骗过那些秦兵,郝摇旗还叫部下刻意模仿了山阳县本地的口音讲话。
    “喂!城头的守军!我们是县尊王大人的亲兵,好不容易带着王大人杀出重围,快让县尊进城歇息歇息啊!”
    城头上的守军见到城下有人喊话,便聚了过去。他们看到城下是一群乡勇打扮的人物,但因为夜色较浓,距离又远,他们看不清楚郝摇旗等人的模样,不太能够确认下来,有些犹疑。
    郝摇旗见官兵没有立即打开城门,便用刀柄戳着王知县的背后,将他推了出去。还在他耳背上又重复了一遍李来亨设计的台词。
    “县老爷,到你上场了,快叫守军开门。你就说‘我是知县,快给我开门’就行了,不许说别的废话。”
    山阳县知县王之遵被郝摇旗从身后推了一把,站立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他看着城头一脸犹疑的守军,又看了看身边暗中藏刃、如狼似虎的流贼,张开了嘴巴,想照着郝摇旗给的台词喊话。
    可他没发出声音来,只是空张着嘴,憋红了脸,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城头上的守军看得奇怪,他们中有人见过王之遵,认出了这是知县,便喊话道:“是王大人吗?要我们现在给大人开城门吗?”
    郝摇旗听到守军主动要打开城门,心中一喜,赶忙用刀背拍打王知县的后背,催促道:“快说是啊!快叫守军开门!”
    郝摇旗的催促让王之遵心情更加紧张了,他知道自己一旦张嘴,帮助流贼诈开城门,那就与从贼无异了。可不张嘴喊话,恐怕郝摇旗当场就要砍死他了。
    他心中焦急如焚,可越想出声,嘴里反而越叫不出声来。城头上的守军见王知县在城下不出声,一副奇怪的模样,都渐渐怀疑了起来。王之遵身后的郝摇旗,见他不配合,更是怒火中烧,将刀慢慢出鞘一半,语带威胁道:“你快喊话啊!再不喊话,我就现在杀了你!”
    王之遵向前伸出手来,他感到自己的声带正在震动,眼前的守军与身后的流贼,一面是性命、一面是从贼。性命,意味着活下去的可能性;从贼,意味着他将丧失出身以来文字造就的一切名誉,意味着他将背弃犹如天地一般的君父。
    他并不是一个可以英勇就义的英雄,相反,他胆怯又畏缩,在郝摇旗的连番催促下,王知县又感觉裤裆一湿,紧张的失禁了。
    “你他妈倒是快喊话啊!”郝摇旗心中同样焦急,他知道时间拖得越久,城头上的守军越容易看出破绽,更加加紧催促王知县喊话诈城了。
    王之遵的一张脸,已经被自己给憋成了酱紫色。他鼓着腮帮子,像是要喊话,又像是喘不过气来的模样。
    一想到从贼二字,君父、忠义、圣人、凌迟、身死族灭、老父的怒斥、故乡宗族的衰败、方志里万世的骂名……这一切便在瞬间如潮水一般涌入王之遵的大脑,硬生生扼住了他的喉咙,叫他发不出一声半字来。
    他似乎挣扎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扯开了嗓子,喊出了最为有力的一句话。
    “是贼!勿开门!”
    王之遵的回答令郝摇旗大惊失色,城头上的守军初时听到还是一头雾水,但不久就反应了过来,城下的溃兵显然是流寇伪装的。
    守军本就是惊弓之鸟,比之郝摇旗更为震惊,他们连忙搭弓射箭,试图驱散城下的流寇。而郝摇旗的一手将王之遵像小鸡一样提了起来,怒目而视。
    “狗官!你是要找死吗!”
    王之遵被郝摇旗提在半空中,他又一次被吓得泪流满面,胯下也全是秽物。嘴巴里因哭声和恐惧的颤抖,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郝摇旗只能勉强听出“死不从贼”几个字来。
    “老子杀了你!”
    郝摇旗气不打一处来,他为了戴罪立功,绞尽脑汁才想出了这么一个诈开城门的主意来。却没料到这个胆小如鼠、畏敌如虎的狗知县,在关键时刻,居然硬气了一把,使得郝摇旗的计划彻底破产。
    他将露出一半刀刃的腰刀全部拔了出来,瞄准了王之遵的心眼处,一刀扎了进去。然后再顺势一扭,将刀锋从王知县的心间抽出。
    王之遵心口挨了一刀,再无活命的可能,被郝摇旗随手丢在地上。他口中不断喷涌出鲜血,但这时嘴巴却反而变得利索起来不少,连连呼喊着“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和“我一定把门喊开、莫杀我啊”。
    但郝摇旗知道守军已有了准备,凭十名锐卒也不可能攻城了,便将王之遵的尸首留在地上,自己带人退回去。
    王知县躺倒在地上,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抓着土壤,口中犹自念叨“莫杀我啊”这几句话。但终于声音越来越小,成为了一具死尸。
    潜伏在后方林间的李来亨和高一功,见到城头守军突然开始放箭,就已经知道郝摇旗的计策大概是失败了。他们急忙带主力人马从藏身处冲出来,接应郝摇旗所部撤退,还对着城头乱放了一排箭雨和铳弹。
    李来亨对郝摇旗用兵的再度失败,大感失望。但这次的计策,是经过了自己和高一功的权衡考量,又不能怪罪到郝摇旗一人身上。他只是非常诧异,那个被随便吓唬吓唬,就尿了一裤裆的王知县,怎么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突然就能英勇就义了呢?
    王之遵明明是怕死的,可最后为什么又突然有了勇气?
    李来亨为之困惑,他看向高一功,问道:“高大哥,那个知县明明是怕死的,为什么临到城头下了,又突然反悔了?”
    高一功对现在这个局面倒并不感到多么诧异,他本来就没有把破城的希望都寄托在王知县叫开城门上。更重要的是,他也不觉得一个朝廷官员,会那么轻易“从贼”,为流贼办事。
    “这有什么奇怪?王知县怕死,你叫他骂我们、打我们,他是不敢的。可你叫他‘从贼’,我看他更不敢了啊。”
    “官是官,贼是贼。能做官,谁会做贼呢?”
    李来亨心中默然。
    王之遵怕死,他心存侥幸,被闯军俘虏后也不愿自杀、保全名誉,反而听从他和郝摇旗的吩咐,准备去诈开城门。可真到了叫城的时候,他又不愿意越过自己的底线,帮闯营骗开城门。
    王知县很无能,但他似乎又有些坚持;可说他英勇的话,明明表现又实在怯懦得不像话。
    他怕死,但对王之遵来说,是否投贼比死更可怕?
    李来亨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朝廷三百年积威,潜移默化造成的力量。某种意义上,闯营并不是在和官军争斗,也不是在和崇祯争斗,而是在和朱元璋、朱棣……身后的余威斗争。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明太祖和明成祖的积威,却可以在其身故后三百年间,让一个怕死到极点的人,甘心去死。
    这是否就是正统的力量?
    李来亨突然意识到,正统、清议、舆论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并不脆弱,反而存在着一种莫大的能量。这种能量可以让胆怯如鼠的王之遵毅然赴死,也可以在未来改变很多事物。
    人心的力量。
    他的对手是朱洪武造就的三百年大明帝统,他要做的是和洪武帝争三百年之人心、三百年之正统。
    朱元璋的帝统伟业,垂三百年而犹有如此的光辉与威力。
    但李来亨心中却也升腾起一股更加强烈的斗志,因为他知道世上无万世一系的帝统,却有千载不灭的道统。
    朱元璋三百年的帝统伟业,抵挡不住满洲人的铁蹄践踏。但李来亨手中却握有一种更加庞大的伟力。
    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意自我民意。
    民意就是世间最庞大的伟力,民意即天意。
    若天意在手,三百年帝统,又有何惧?
    远处山阳县县城的城头上,亮起了更多的灯笼。大概是守军担心闯营趁夜再度发起进攻,加强了守备,城墙上到处是影影绰绰的人影。
    可李来亨心中想的却是人心的复杂,若说忠孝二字,王之遵的表现似乎远不够坚定;若说浩然正气,王知县的做派更是差得远了。可人就是如此的复杂,支配人们行为和想法的,除了眼前的利益外,还有其他许多更深层次的东西。
    当然,对李来亨而言,最大的教训还是吃一堑长一智,洪武帝的余威尚笼罩着士人的精神世界,闯营要走的路还长着呢。哦,还有一点就是,郝摇旗这个该死的坑货,实在应该再好生教训一番了!
    “高大哥,我给郝摇旗来个几十军棍,符不符合咱们闯营的规矩?”
    理亏的郝摇旗则双手紧紧护住了自己的屁股,不敢说话。高一功为之苦笑,说道:“这事也怪不到摇旗头上,人心不可轻度。咱们还是等你义父抵达后,再从长计议攻城之事吧?”
    “呼……”李来亨长吐一口气,他对这个乱世中的人心,还有待更进一步的认识与理解,“也罢,我本想赶在义父到达县境之前,攻下县城做个见面礼的。如今看来是欲速则不达了,那就等一等吧!”
    星光披挂,点点斑斓。
    深夜的晚风吹起一片凉意,李来亨裹紧了身上的深色披风,心中的思绪渐渐增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这深夜的星空下,是我梦人耶?抑或是人梦我耶?
    “高大哥,天气又变凉了,我们还是带兄弟们回营寨休息过夜吧。”
    高一功也感到了一阵寒意,崇祯十二年的冬天比起往年似乎更寒冷了一点。他将衣领立起,护住脖颈,然后将火把点燃,其余将士也学着他的样子,依次点燃火把,慢慢举火。
    深夜,在一片漆黑的商洛山中,点点火星慢慢聚成了一条长龙。这条队伍井然有序地退回了小虎队的营寨处,而后火星又将营寨点亮,从高空向下望去,还能看到有少量火星分布在营寨四周守夜。
    而从更高处的天空,水蒸气则凝结为了片片冰晶,缓缓下落。这是崇祯十二年的冬天,一个寒冷、冰凉,但却隐藏着勃发生机的初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