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五十一章 半日破城 (1/1)

    天还未亮,李来亨就已经早早醒来了。他先去了高一功的营寨,见到高一功比自己起的还要更早,此时已在调整和部署放哨守夜的岗位。心中对这位老掌盘的妻弟,便不禁升起了几分钦佩感。
    破晓前的晚风尚在吹拂,高一功披着件粗布的斗篷,单独站在营寨附近的一处高地上。右手提剑,左手则捏着只被咬过两口的冷饼子。
    李来亨走上前去,他对高一功的恪尽职守,深感佩服。伸手递过去了半碗稀粥,问道:“高大哥起的这样早?我猜测城中守军惊魂未定,绝没有勇气出城夜战的。”
    高一功将佩剑放在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伸手接过稀粥,摇摇头,笑道:“事有万一,不可不防。在你义父赶到前,我还是不敢松懈。昨晚就一夜无眠,一直守在这里。”
    “高大哥的做法才是万全之道,我一时不察,实在太过自信了。”李来亨面上一红,虽然守军已成惊弓之鸟,但确实如高一功所言,若有万一,守军真的冒险出城夜袭,他还在闷头睡觉,几无防备,岂不是酿成大错?
    “我做法草率,若非守军无胆,几乎是自取灭亡了。”
    “哈哈,你也不必太过苛责。守军士气倾颓,兵力又如此稀少,出城夜袭的几率确实极低。何况你虽然去睡觉了,但小虎队也有放置夜哨守岗,不至于到灭亡的程度。”高一功一边说着,一边又指着远处的一处夜哨岗位,笑道,“摇旗也一夜未眠,在外面给小虎队守夜呢。”
    “嘿,这个混小子。”李来亨心中微微一暖,郝摇旗几次犯错,致使小虎队未能及时攻破县垣,他总算还是要点脸皮的。
    郝摇旗自知连续犯错,先是伏击战没有收紧网口,放跑了张守备,后又是带着王知县诈城失败。虽说错误不能全赖在郝摇旗一人身上,但他也确实表现不佳,自觉丢人现眼。撤回营寨后,便整夜未睡,在外守岗,不敢有一分一毫的松懈。
    李来亨对着岗哨的方向,放声高喊道:“好了,守夜的弟兄们都轮一下岗,来吃两口饭吧!”
    黎明已经悄然来临,太阳自群山之间慢慢升起,几道金色的光线照到了小虎队简陋的营寨里。郝摇旗听到李来亨说的话,心想总算可以吃饭了。本来沮丧的模样,便迅速为欢欣雀跃所取代。他迎着初升的太阳,正要跑过来,却见到远处地平线那里多了几个骑马的人影。
    郝摇旗揉揉眼睛,仔细辨识一下,隐约看到了几顶毡笠帽的影子。他估摸应当不是官军的援兵,而是闯营自己的人马了,便对李来亨叫喊道:“管队的,好像是咱们的援兵到啦!”
    “嗯?”
    李来亨估计时间,感觉李过或者刘芳亮,他们之中任一人,也确实差不多该在这个时间点上赶到山阳县了。只是来人背对着初升的太阳跑过来,让李来亨一时间看不清模样。
    过了一会儿,直到那几名骑兵跑得更近了些,李来亨才辨认了清楚。他没有看到李过那一贯严肃的刻板模样,也没有见到刘芳亮那张不似流寇的白净脸蛋,反而看到了那顶熟悉的红缨毡笠帽。
    红缨白边的毡笠帽,天蓝色的短打箭衣,再加上斜跨着的一张朱漆描金长弓,不是老掌盘李自成,又是谁呢?
    “老掌盘!”
    李来亨和高一功都大吃一惊,同时脱口而出。他们对视一眼,未曾料想到来人不是一只虎李过,也不是赛兰陵刘芳亮,而竟然是老掌盘李自成。局势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突变,才使得李自成亲自来此。
    李自成身手敏捷,不待战马停下,便自马鞍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地。他的病情早已痊愈,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人未到而声先至。
    “二爹!”
    高一功看到李自成亲自到山阳县接应,心中诧异,首先迎了上去。
    陕北传统里,按照长辈次序,管叔伯父叫大爹、二爹、三爹……依次排列。高一功虽然是李自成的妻弟,但由于年龄上差异较大,平常都被李自成当作了子侄辈的孩子。而李来亨名义上应该算是李自成的侄孙,不过由于李自成与李过相处如亲兄弟,老掌盘自然将李来亨也当成了子侄辈的晚辈对待。
    李自成上面还有一个大哥,也就是李过早逝的父亲李自立。所以他就按照陕北的传统,将自己视作高一功和李来亨的“二爹”了。
    “高哥、小老虎,情况有变。”跟在李自成身后下马的是李双喜和党守素两人,李双喜不复平常一副嬉笑玩耍的模样,神情沉重,显得情势很不一般。
    李自成将花马剑收在身后,与长弓搭在一起,展开双臂,抱了高一功一把后。便指着北面方向,说道:“朝廷有了很大的动作,袁宗第探查到大股官军兵马出了西安府地界,分三路东行,恐怕是要搜剿商洛。”
    李来亨听到李自成说的话,立即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能够让李自成亲自跑到山阳县来通告情况,恐怕形势已经严峻到了不得不立即撤退的程度了。
    “老掌盘怎么亲自到此!刘将爷他们呢!”
    郝摇旗还没搞清楚情况,他只是诧异于李自成为何亲自来此,一脸疑惑。
    李双喜在旁解释道:“一只虎已经押运粮秣,先出了商州府地界,往鄂西方向走了。”
    “不错。”李自成点点头,他手指北面,再指南面,说道,“官军大股兵马从北而来,杨嗣昌的援剿各镇也有北上东进的趋势,商洛已非久留之地。田玉峰之前接到过曹操罗汝才、混天星惠登相各营派来的使者,邀闯营至鄂西合营,共拒官军。”
    “官兵两面合围,秦中不可复入,而中州又被官军严防死守。为今之计,只有重回鄂西,与混、曹各营合营联军,方有一战之力。”
    局面的严峻程度比李来亨想得还要糟糕,朝廷的反应速度居然如此之快?杨嗣昌不是一贯视张献忠为首要大敌吗?如今张献忠还活跃在川北、川东一带,杨嗣昌怎么有余力,调动秦、楚兵马,搜剿商洛呢?
    李来亨心中略有不甘,他这几日已经剪除了山阳县官军绝大部分的力量,攻破县城的难度大幅下降。如果此刻撤军,岂非功亏一篑?
    “情势危急,确实刻不容缓。但老掌盘亲到山阳,是要我们立即撤退吗?只是山阳县中,官军几遭歼击,十不余一,城中仅剩下惊魂未定的败兵数十人而已。县城仿佛蒂落熟瓜,伸手一摘,便可取得,此时不取,实在可惜。”
    党守素听到李来亨似乎有反对老掌盘的意思,便立即出言反对道:“事有轻重缓急,朝廷围剿大兵即将到达,一个县城怎可相提并论?”
    李自成却伸出手来,制止了党守素的发言,他对李来亨温言问道:“小老虎,县中官军主力已被你们尽数歼除了吗?”
    李来亨拍拍胸口,自信答道:“县中本有秦兵百余人,乡勇丁壮数百人,全为我和高大哥伏兵歼除。此刻县城之中,至多残兵数十人。”
    “好,你做得非常不错。”李自成先赞叹一句,随后才问到了关键的问题,“若由你和一功攻城,你们预计多长时间,可以攻破县城?”
    “这……?”
    李来亨还没有太多攻城经验,心中没底,便看了高一功一眼。高一功心领神会,对李自成答道:“若我和来亨的人马,全力环攻,我估计最多打到晚上,一定可以破城。”
    李自成摇摇头,否定道:“不行!时间太紧张了!而且夜间不便出发行军,恐怕又要拖延时日。”
    但李自成并未全盘否定李来亨和高一功的意思,他看着山阳县县城的方向,又指着与他一同赶来十余名亲兵,说道:“由我来亲自带兵攻城,我们赶在午间之前,务必破城!”
    “半日破城?!”
    高一功和李双喜相顾震惊,他们都有多年的攻城略地经验。知道山阳县县城虽然兵力很少,但官军有了一夜的准备时间,动员民夫、完善防备,以现在闯营的兵力,要半日破城,实在是一个极困难的目标。
    李来亨倒是不像高一功和李双喜那样,他除了夜夺竹溪县县城的战斗外,并未真正参与攻城战事,经验不足。听到李自成脱口而出半日破城的豪言壮语后,精神便大为振奋,他只当老掌盘既然说出这句话,一定是有十足的信心。
    “半日破城!那样小虎队就有足够时间,搜括城中粮秣,行军出县,南下鄂西了!”
    李自成锐利的眼睛细细审视着李来亨、高一功、李双喜三人不同的表情,随即放声大笑,伸出臂膀将李来亨揽在怀中,称赞道:“好一头乳虎!有乳虎在此,半日破城岂非轻而易举!”
    “情势紧张,容不得片刻停歇。一功,立即传令下去,即刻拔营攻城!”
    高一功见到李自成揽住李来亨后喜不自胜称赞的模样,目中若有所思。而李双喜则并不在意,只在听到李自成的开战命令后,斗志升腾了起来。只有党守素看了看李来亨,又望了一眼李双喜,眉头微皱。
    “太阳都出来了,摇旗,快去聚集小虎队的弟兄们。告诉大家,掌家亲来山阳县,要带大家半日破城!”
    李自成一声令下,李来亨和高一功都转身奔回营寨之中。时间紧急,他们也容不得丝毫的歇息,立即便将营寨之中的兵马聚集起来。
    此时不过黎明破晓时分,将士们除守哨人外,多在营寨里喝稀粥、吃饼子。见到李来亨、高一功、郝摇旗等人火急火燎地聚集部众,都是一脸吃惊的模样。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大家才渐渐知晓了闯营此时面临的困难局面,更知晓了老掌盘李自成亲自到山阳县,指挥攻城,准备半日破城的事情。
    李自成带领闯营转战天下,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最惨淡的时候,是他带着三百老弱,以身诱敌,骗走洪承畴的追剿主力,使得闯营主力和老营得以顺利转移。他最低落时,除了一些老弱外,只有身边卫士数人而已,但无论朝廷以何等赏格悬赏,也没人会出卖李自成,概因他为人行事,总有一种朴质的魅力,使人信服。
    老掌盘在闯营之中是一个传奇,他代表的不是胜利,但却使人甘心为之死战。李自成亲到山阳县的消息,立刻让熟悉老掌盘的老兵们,士气大为振作了起来,人人争先奋勇,只等着杀上山阳县县城的城头了。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