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49章 撒泼 (1/1)

    “哐当”一声,造价不菲的紫砂茶壶在地上四分五裂。
    云阳公主指着地上的七个侍卫,发了疯似的吼道:“连一个黄毛丫头都看不住,本宫要你们有何用?你们一个个都算什么大内高手,我看是一群饭桶才对!”
    下跪几人大都负伤,还因此折损了一个兄弟,心里憋着一股火气,面对云阳公主的责骂更是敢怒不敢言。
    “赶紧都给我滚出去,别让我看着心烦!”一时之间云阳公主只觉得头疼欲裂,被折磨的恨不得在榻上打滚。
    那个恶毒的妖女,本宫一定要你生不如死!
    云阳眼底闪过一簇怨毒的火苗。
    外面走廊上传来几人的脚步声,紧接着赵公公进来通传,还不等开口,云阳公主便以为是养的那几个男宠又来烦扰自己,没好气的开口吼:“滚出去,我今日谁也不见。”
    赵公公拼命给云阳使眼色,云阳不明白,顺手抓起茶盏,朝赵公公用力砸了过去:“听不明白吗?赶紧给本宫滚!”
    茶盏偏了偏,没砸中赵公公,摔在了门框上应声碎裂,一角碎片溅落到门口来人的脚下,那人脚步一顿,露出衣摆的明黄色。
    “一大清早怎么就这么大的火气?”
    颇具威严却显得苍老的声音淡淡响起,云阳公主抬头一看,便立即要下拜:“父……父皇。”
    “你身体不适,免礼吧。”
    云阳公主的戾气在见到皇上的瞬间收敛的干干净净,她有些尴尬的笑道:“父皇您怎么来了?”
    “你这公主府,还不许朕来?”他踱步到榻边坐了下来。
    “云阳不是这个意思。”在皇上面前,云阳公主温软的像一只小绵羊。
    “朕听说你被恶疾缠身,下不得床,见了你刚才那番做派,才知传言也未必属实。”
    皇帝子嗣中女儿甚少,大公主远嫁,只有七公主云阳和十四公主陪在身边。
    云阳聪慧伶俐,长了一张楚楚动人的脸,从小就知道怎么讨人喜欢,出嫁以后仍得皇帝惦记。尽管知道她飞扬跋扈,行事乖张,但皇帝始终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仗着皇上对自己的宠爱,云阳公主行事的胆子便越发大了一些,她顺势抱住皇上的胳膊,向他撒娇:“父皇,女儿这病来的蹊跷,太医都束手无策,只恐不是实病。”
    皇帝冷冷看了她一眼:“这话是有人跟你说的,还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
    “自然是女儿自己想的,不瞒父皇,京都有一叶家出了个妖女,能用蛊术使人假死或中病。那日春宴,女儿将她赶出别庄,定是她对女儿怀恨在心,所以给女儿下了蛊……”
    “住嘴。”云阳公主话未说完,便被皇上语气不善的打断,他语气骤然冷下了几个度,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堂堂一国公主,竟然说出这种话来,传出去也不怕被人耻笑!”
    云阳公主委屈的皱了皱眉,眼巴巴的看着皇上:“父皇,女儿说的都是事实,若不是中蛊,女儿的病怎么又会迟迟不好。”
    “我看你是被什么人给迷了心窍!”皇上眯眸看向跪在一旁的赵公公,赵公公浑身一颤,将头叩的更低。
    “云阳啊云阳,你怎么就这么糊涂,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巫蛊之术,你的病是拖的久了,连太医都没法子治。”皇帝略有哀痛的说。
    云阳公主双眼通红,俨然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若没有巫蛊之术,那叶家的女子怎有本事召唤出巨兽杀了我的侍卫?我身边的侍卫皆是父皇挑选,能够以一敌十的勇猛武将,却轻而易举就被杀死。”
    顿了顿,云阳公主身形不稳的翻下床来,跪在皇上面前:“父皇,如今死的只是女儿的侍卫,那姓叶女子的下一个目标,恐怕就是女儿了,求父皇帮帮女儿,杀了那女子。”
    说罢,云阳公主抱起皇上的衣袖就开始痛哭。
    “荒唐,你想连累朕跟你一起被天下人耻笑吗?”
    皇上冷冷甩脱开了云阳公主的手,看着她冷声道:“你怎不说你的侍卫为何而死?若不是你失心疯去绑那女子的妹妹,你那侍卫何至于被山里野兽撕咬至死?”
    在来公主府前,皇上就已经知道了这事。
    张庭言为人公正,他深谙这点,暗中召张庭言来,询问了她这个叶长清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同时皇帝也派人搜集了些许坊间流言,确认了叶家的这女子确实不简单,但绝不至于像云阳说的这样,是会巫蛊之术的妖女。
    往常云阳跋扈,他可以装聋作哑,可山神庙她派自己的侍卫去掳劫百姓一事实在是太不成体统了,若不是有张庭言一力压着,恐怕皇室的颜面就要扫地了。
    而云阳公主闻言也是一愣:“父皇……您怎么会知道?”
    “朕虽年纪大了,可也不至于老眼昏花。”他居高临下,冷冷睨着云阳,“你往日行事乖张,朕一再纵容,如今竟宠的你无法无天了。”
    云阳公主哭天抢地的抹着眼泪,她伏在地上,拽住皇上的衣摆:“父皇,您信女儿,那叶家的女子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您帮女儿杀了她,杀了她好不好?”
    皇帝痛心疾首的摇了摇头:“杀人亦要理由,何况她曾医好过当朝丞相之子,京都所有人都信服她的医术,朕若贸然处死她,怎堵的住悠悠众口?”
    他是天子,便更得为百姓臣子的表率,守住规矩。
    云阳公主哭的撕心裂肺,甚至开始撒泼耍赖。
    皇帝失望透顶,叹息一声,转身便走:“父皇!父皇您若不管女儿,女儿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父皇!”
    那一袭明黄色的袍子在视野里消失了很久,宦官宣读奏章的声音才缓缓响起:“七公主云阳行事不稳,心思不定,朕着令其禁足半月于别庄,期间不得笙歌宴饮,以此消磨心性。其身边总管赵德全不知劝主稳妥行事,反而对公主宣扬巫蛊之术,此罪不可谅,着其即刻除以鞭刑,钦此——”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