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50章 春游 (1/1)

    良久,云阳公主俯首下拜,耳畔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只能听见赵公公的哀嚎声,她用力攥紧了手指,脸上闪过一抹狠戾之色。
    叶长清,我定要你死无全尸!
    ……
    残春的几场雨过后,端午前后天气彻底转暖,京都芳草葱郁,春花烂漫,正是出游的好季节。
    国子监放了一日假,叶景清前脚刚回来,崔莹便也跟着来了。
    到底是十三四岁的姑娘,难掩爱玩的天性,拖着纸糊风筝朝叶长清笑道:“今儿天好,姐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放风筝?”随后,她的目光又落在叶景清身上:“叶兄弟一起吧,我三哥也去。”
    因着三哥唤叶景清一声“叶兄”,她便也跟着叫了。
    叶母也在,她打心眼里敬慕崔家这样清白的书香门第,儿女同他们家的孩子交往,她是极放心的。她想的长远,以后若老幺入了仕途,崔家必定也是能够帮的上忙的。
    “长清、景清,随崔小姐出去逛逛罢,家中无事,年轻人也该多出去转转的。”
    叶长清许久没有收入过气运,想着也是时候出去活动活动了,便欣然同意。
    叶景清与崔英交好,也没有拒绝。
    收拾一番后,四个年轻人结伴同行,来京都外郊游玩。
    百花已经在料峭春寒中凋谢了,如今花树吐绿叶,香草茵茵,满山上一片绿色,俨然一副生机勃勃的画面。
    崔英与叶景清独自在一旁或吟诗或议天下之事,叶长清漫不经心的拽着风筝线故意离的近了些,便听到他们正谈宫中秘闻。
    传言皇上身体大不如前,官员们纷纷站队,在各皇子身上押宝,东宫之位空悬,皇上有意立嫡。
    旁的叶长清并不关切,只是偶从崔英口中听到一位“沛国公”的名字,每每见崔英提到这位沛国公,叶景清的神态总是格外关注,于是叶长清便也默默记了下来。
    这位沛国公膝下有一女,嚣张跋扈,嫁入了安定侯府,所以沛国公府与安定侯也算是亲家。
    又是安定侯府。
    直觉告诉叶长清,叶景清的前世的身世一定与安定侯府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喂,哥你又在浑说了!”
    被冷落在一旁的崔莹不满的撅起嘴来,打断了崔英的话,“爹爹说过好多次了,不准你妄议朝堂之事。”
    崔英不以为然:“这儿又没别人。”
    “那也不成,”崔莹往他怀里塞了个花蝴蝶样式的风筝,“你们俩赶紧起来陪我跟叶姐姐放风筝。”
    叶长清心不在焉,心思全然没在手里的风筝上,风筝飞了好远,手里的线也渐渐只撑不住,“嘣”一声就摧枯拉朽的断了。
    漂亮的金鱼风筝在空中打了个旋儿,远远的落了下去。
    见状,叶景清若有所思,不由得有感而吟:“消得春风多少力,带将尔辈上青云。”
    叶景清话音初落,扶疏花木中,忽然有人抚掌大笑,继而一道苍老却沉稳如洪钟般的声音遥遥传来:“好一个消得春风多少力,带将尔辈上青云。”
    一老者从树木荫蔽的山道上慢慢的走了过来,他身后的侍者手中还拿着刚刚叶长清掉落的风筝。
    老者一身上好的灰色云锦,银发鹤白,眼底却不见浑浊,仍精神矍铄。
    他气度非凡,一眼便知不是寻常人。
    叶景清拱手作揖:“让前辈见笑,晚辈惊扰前辈,望前辈海涵。”
    老者摆了摆手,从侍者手里拿过风筝,递到叶长清面前:“这风筝可是小友的?”
    叶长清接过风筝,“正是,多谢前辈了。”
    老者甫一靠近,叶长清便察觉到了他身上旺盛的龙气,他周身被紫光环绕,气运强大,非比寻常。
    普天之下,叶长清只见过两个人有如此强大的气运,一个是九皇子景卫邑,一个便是面前的老者。
    能被强盛的龙气和气运所覆盖的,除了当今皇帝,叶长清根本不作二想。
    只是,他眉目之间隐隐绰绰有一团暗色的光,恐是不祥之兆。
    同时叶长清对他会出现在这里感到微微讶异,难道……他是来找自己的?
    崔英见老者气度不凡,礼貌的开口道:“前辈拾回我小妹风筝,不如到亭中吃口茶歇脚,以聊表谢意。”
    老者没有拒绝,淡然颔首:“也好。”
    他身边的侍者弓着腰领路步入凉亭,态度谦卑恭敬,更显得他身份尊贵。
    “前辈,请。”
    精致的茶盏上勾勒出玲珑的青花形状,一眼便知是上好的骨瓷。老者浅尝一口,淡淡的点头:“入口绵延,回味清爽悠长,是头年的龙井。”
    崔英闻言微微一惊,这老者来头可不小。
    这茶是今年宫里的贡茶,皇帝赏了父亲一些,他看中叶景清所以今天拿出一些来招待叶景清,没想到这老者一品便尝出来了。
    崔英只当他也是宦官之家的,却没敢往更深处想。
    一盏茶吃过,老者打扇准备告辞,他刚一站起,眼前忽然一黑,侍者赶紧上来搀扶,他复又坐下来。
    也就是一瞬间,老者眉心的黑气越发重了一些。
    叶长清眉头微微一蹙。
    “前辈是身体不适吗?”崔英关切询问。
    侍者便答:“我家……主人近来总是如此,没来由的昏厥头疼昏沉,看了许多大夫也不见有个结果,想来是什么疑难之症。”
    崔莹一听立即便道:“我这位姐姐是神医妙手,不如让她给前辈瞧一眼?”
    崔莹性子直,压根就没有想那么多,倒是崔英,在她肩上用力掐了她一把。
    崔莹疼的直皱眉,扭过头来不悦的瞪了眼崔英,崔英欲要责怪她莽撞,但碍于外人还在,便把话给默默咽了下去。
    侍者抬头看着叶长清:“姑娘若真能看好我家主人这病,必当以重金酬谢。”
    叶长清总算明白了,原来皇帝的真实目的,是让自己给她看病。
    她声名鹊起,医术传遍了整个京都,想必皇帝也有所耳闻。
    不过,她倒对皇帝的病有些好奇,说不准救他还能从他身上得到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