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二十九章 1.0版曲辕犁 (1/1)

    李元嘉所说的木棉,其实就是棉花。
    未来随便找个小孩子问一问都知道,棉花这东西对一个国家到底有多重要,但是在这个时代,这玩意儿在大唐实在是太珍贵了。被叫做白叠花布的纺织品在大唐被视为珍品,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用得起的,而纯粹的棉花更是稀罕物,李元嘉用了三年时间,费尽心思才搞到了那么几斤,最后也只是给自己做了床被子而已。
    所以无论如何,棉花的种子他是势在必得!
    只不过就像棉花本身一样,想要在长安或者潞州搞到棉花种子的难度可不小,至少对俆王来说不容易。所以有段时间他总想着要不要找一下自己的便宜二哥,告诉他棉花这东西对国计民生有多重要,然后用大唐皇帝的力量去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在深思熟虑之后,李元嘉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因为他想起来哪怕到了明朝的时候,也要靠朱元璋的强行命令,才让棉花在中国彻底的发展起来。这年头大唐地广人稀,丝麻还有皮裘等制品足以供应达官贵人们穿好穿暖,你种出来的棉花有个毛用?难道说给那些平民们用?
    别逗了。
    先不说真要种出量大到能让普通百姓都能用得起的棉花要多少年,就说以这年头的农业技术来说,大家开荒、种粮食都嫌人手不够,还敢鼓励大家种棉花?还有,棉花那玩意儿可不是拿来就能用,要脱籽,要纺线,大唐有没有这个技术?即使有了技术要耗费多少人工?然后把棉布的成本推高到何等程度?
    只要想想这些,李元嘉就脑壳痛。
    至少在大唐的人口多到丝麻供应不了那么多纺织品的时候,棉花这种新玩意想要得到重视并不是很容易。所以李元嘉现在要做的就是自己找种子自己种,然后让人找出利用棉花的方法,然后慢慢的影响到周围的那些人……
    然后对于他的期待,韩山只是摇了摇头:“回大王,暂时还没有找到。不过我已经写信给长安的兄长,让他帮忙继续找了。”
    相较于长安来说,想要在潞州找到棉花种子要多好的运气?
    所以听完了回答之后李元嘉也不意外,点头道:“好,回头你告诉他们,谁要是能帮我找到木棉的种子,我给一百贯!”
    “什么?一百贯?!”
    听了李元嘉的话之后,韩山瞬间瞪大了眼睛。
    一瞧他这表情,李元嘉就知道韩山接下来要说些什么,所以根本就不等对方开口直接一挥手道:“行了,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你无需多言!”
    要是让韩山张开了口,这顿饭就别吃了。
    关键是经过了半年的“修炼”之后,玉娘现在做的红焖羊肉还挺香,让李元嘉闻了之后食指大动。而且在从李元嘉这里学会了“炒糖色”这一跨越时代的技能之后,色之一道玉娘也勉强算是有了一定的火候,就差味道等着他来品鉴了……
    “唔!”
    一口羊肉下肚,李元嘉舒坦的眯起了眼睛。
    香味扑鼻,咸淡正好!
    如果不那么严格的去吹毛求疵,这道红焖羊肉几乎已经可以重现李元嘉记忆中的味道了。
    只是用筷子又夹起一块羊肉之后,李元嘉忍不住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不是什么大厨,最多也就是上辈子喜欢自己做点菜什么的,所以严格来说对调料这种东西并不是太挑剔,常用的无非就是油盐酱醋糖,葱姜蒜辣椒和十三香等等,大多数在这个时代都有,唯有辣椒必须用茱萸等物替代,所谓的酱也完全不是酱油的味道。
    要求不高的话,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过……
    用筷子把羊肉塞进嘴里之后,李元嘉伸手抓起一个大馒头,狠狠的咬了上去:“如果能搞到白色的糖,没有一点苦味的盐,那就更好了……”
    ……
    三天后,距离立春还有四天。
    为了这个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之一,潞州衙署上下都忙碌了起来。祭春和鞭春这种事儿和王府无关,除了韩山之外普通的下人们也不会关心,但是饰春和咬春可是每个人都有份的,尤其是饰春这一项,几乎吸引了春烟和柳眉两个丫头所有的注意力。
    人戴春胜,屋挂春幡。
    于是在李元嘉无奈的注视下,两个丫头开始准备立春那天要在房子上挂的春幡——其实就是一些彩旗和彩条而已。而且用春烟的话说,就应该是颜色越多越好,数量越大越好!
    至于说春胜的话,那自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细心的柳眉甚至给李元嘉都准备了一整套,包括用彩纸做成的“春鸡”、“春燕”、“春蝶”等等,摆了一整张桌子让他挑选。只不过一想到自己要和那些油头粉面,喜欢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唐朝男人们一样,头上也挂上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李元嘉心头就是一阵恶寒,强行打消了她们的念头。
    不化妆,除了玉之外不戴饰品,这是李元嘉的底线了。
    所以下午见到脸上略带疲惫的小木匠时,他忍不住笑问道:“陈木,今天就把这东西给戴上了?我看看……哟,一只鸡?还挺像的。”
    “嘿嘿,谢谢大王夸张。”
    咧了咧嘴,陈木一脸憨厚的笑了。
    然后李元嘉才把注意力投向了陈木身前的那个10版本的曲辕犁上面,然后心中先是一喜:“这才对嘛!这才是我记忆中的人工犁的大小……唔,就是模样看起来怎么有些古怪?”
    右手摸了摸下巴,李源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看起来陈木的活儿干的确实不错,按照他的吩咐把犁的大小缩到原来的一半,而且辕也从直的变成了弯的。这台犁中间拱起,最前面往下垂的样子,确实挺像李元嘉记忆中的东西。
    只不过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有些别扭。
    “嗯……好像还是少东西?”
    下意识的捏着下巴上的小肉肉,李元嘉仔细的琢磨了起来:“这个是牛拉的地方,这个是人手扶的地方,这个是犁地的,这个是……这个应该是纯粹的连接用的!”
    看了好一会儿,李元嘉也看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所以最后一烦躁,他干脆直接冲着小木匠说道:“陈木,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了,不过具体好不好用回头等立春后试试看!另外你回去后也琢磨琢磨,怎么样才能让这台犁能调耕地的深度,而且能够更灵活的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