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1章 价值十万两黄金的女人 (1/1)

    夏商的眼皮跟灌了铅一样,怎么也没法睁开。耳中是死一样的寂静,阴冷中透着股火光的味道。

    作为一家大型网络书店的内容策划总监,夏商的人生是非常圆满的。不仅人长得帅,又身居高位,长年浸淫在书海之中,知识储备也是相当丰富。同时又是社交达人,不管是政界精英、社会名流,还是普通百姓,职场新人都能很轻松随和地交流。

    在他身上,似乎找不到一点点瑕疵和不足,追求他的女人多到无法计算。可就是这么个表面光鲜的成功男人,背地里却承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压力,由于对工作过于追求完美,大脑几乎没有一刻休息过,连正眼看看周围女人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在持续高压的工作下,夏商在家里倒了。

    本以为会一睡不醒,可不知为何逐渐有了意识,身体也渐渐恢复了知觉。

    长时间的沉默后,夏商终于睁开了眼,可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有点儿茫然。

    “我……我在哪儿?”

    一张古色古香梨花香木床,一层红底金线的丝绸帘子,帘子外还有一盏摇曳的红烛火。

    这不像是在自己家里呀!

    轻微的声音似乎惊动了床边的人,一个略显佝偻的身影隔着帘子定在了床边。

    “谁?”

    夏商又费力地挤出一个字,不料帘子外忽然传来一个惊诧的声音:“混账小子!你竟然没死?!”

    “听这口气还巴不得我死?”

    夏商蒙了!

    ……

    时至三更,夏商的身体已经恢复,坐在床边时而打量打量空荡荡的瓦房,时而看看旁边一身麻衣,打扮得跟古人一样的中年汉子。过了很久才真正接受自己穿越了的事实。

    “天不长眼呐!该死的不死,不该死的全死了!夏家是造了什么孽呀!”中年汉摇头叹息着,看着夏商的眼神很是复杂。

    “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

    夏商也很无奈,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心说别人穿越至少带一点儿身体的记忆吧?他倒好,什么都不知道,一点儿信息都没有,只能装出失忆的样子揉了揉额头:“额……我刚刚恢复,以前的事好像不太记得了。”

    中年汉苦笑起来,说着夏商搞不懂的话:“此子定是上天派来讨债的,罪孽深重,却用一场梦忘了个干干净净。”

    “我说大叔,你能不能先别急着感慨?你先说说你是谁,再说说我又是谁,最后再讲讲最近都发生了什么行不?”

    中年汉停了很久,眯着眼睛打量夏商,似乎在观察夏商是不是在说谎。

    显然夏商的懵逼状态是别人学不来的,确确实实像个完全失忆的人。

    “罢了罢了!忘记了也好,至少为夏家留了点儿香火,不知老爷在天上看到此情此景是喜是忧呐!”

    接下来的时间中年汉给夏商讲了很多,夏商也问了很多问题,大概情况算是了解了。

    这里的确是中国古代,却是一个没有历史记载的全新朝代,不知是历史遗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个朝代被称之为“华朝”,风俗人文跟唐宋时期比较相似,诗词之风盛行,却没有唐宋八大家之类的名人。

    夏商穿越到了华朝扬州城中一富商家中,是家中独子。在扬州城乃至江南一带都是出了名的酒商,不说富甲一方但也是小有名气。

    夏商面前的中年汉叫李忠,是夏家的车夫,在夏家呆了三十五年。李忠对夏商的描述比较隐晦,但夏商能感觉到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曾是个纨绔,多半名声不太好。

    就在一周前,夏商为了争夺一个青楼女子不惜花费十万两黄金。就算是夏家,那也是天文数字,相当于整个夏家省吃俭用十年的积累!

    然而夏商这位小少爷就为了逞一时威风,背着父亲把那青楼女子买了回来。

    夏商的父亲因此事气得当场吐血,重病不起。

    这还不算完。

    自打的那青楼女子进了夏家之后,夏家的祸事就接连不断,先是夏商要休了发妻。而夏商的妻子是开国功勋秦太将军的宝贝孙女,因此事家里又是掀起了轩然大波。

    后又是三天前,知府衙门来人彻查夏家账目。

    明眼人都知道,凡是商人有几个的账本没有问题?想要挑毛病还不简单?结果这一查就查出了大麻烦!夏家三十几年假报账目,逃避税款达三百多万两白银!

    这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传到朝廷绝对是震惊朝野!

    夏商父亲不得不从病床上爬起来,各处托关系,用尽心机才算保住了身家性命,决定用全部家产换一家人平安。在走访的过程中,夏老爷才明白知府大人之所以突然彻查夏家,竟是因为夏商买回来的青楼女子,当日三皇子来扬州游玩,正好也相中那位青楼女子,只因身上银两有限,斗不过夏商。对方表明了皇子身份,希望夏商能看在他是皇子的身份上把那个女人让给他,怎料夏商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还言“在扬州城就算皇帝老子亲至也要用银子买卖!”

    知晓原委的夏老爷回家之后怒不可遏,回到家中,一棍子砸在儿子的头上,当场就把儿子给打死了。

    夏商的母亲见儿子被丈夫打死,家财也将散尽,悲愤之下撞墙而死。

    夏老爷也在这多重打击之下气毙当场。

    当年风风光光的夏家一朝破灭,家中下人走的走,散的散,两天时间就只剩了李忠一人。

    李忠感念夏老爷恩德,先将夏老爷和夏夫人于夏家祖地安葬。然夏商此子罪孽太深,李忠认为他不配入夏家祖地,决定随便找个荒郊野地给葬了。

    不曾想已经死了两天的夏家少爷忽然活了过来!

    听完了故事,夏商也有些感慨,自己以前确实是够混账的。但更实际的问题是如何用落魄少爷的身份继续生活下去。

    漫长的交谈结束后,窗口已投下一缕淡雅的晨光。

    见夏商久久不语,李忠拧着眉头问:“以后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夏商没有答案。

    “哎!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李忠的少爷,老奴虽然不喜欢你,但你终究是老爷留下的种,总不能任你自身自灭。夏家的所有家当都被人拿走了,这座宅子也将被官府收监,老奴在榆林县暂租了一间小院,少爷先跟老奴去那里的暂住吧。”

    夏商没得选,点了点头。

    行礼都已经收拾好了,李忠跨上包裹到了门口,忽然回过头:“这个女人怎么办?”

    夏商愣了愣:“女人?什么女人?”

    “少爷您花十万黄金买回来的祸水!”

    说话间,一个娇小的身子出现在了门口,穿着一身朴素的布衣,身上没有半点儿装饰,畏畏缩缩地低着头,大气儿也不敢喘一声。但是那婀娜的身段跟清泉一样顺滑,凹凸有致,线条柔美,纵使用现代人的眼光欣赏那也是美中极致,透着一点点妖媚,像极了化身人形的妖精!

    夏商不承认自己是个好色之徒,围绕他身边的各色美女的多不胜数,却也从未被谁真正吸引过。可门口的娇小女人仅用身材就让夏商心头一颤,瞬间就把他的目光吸引了。

    夏商想让她整理下散乱的头发,好看清她的脸,可又有点儿不好意思。

    犹豫之际,女子忽然跪在门前失声痛哭:“时至今日,雅芝也无颜说那些怜悯的话,只求公子……求公子赐雅芝一死,也不要让雅芝一人去面对世俗的千般骂名。”

    夏商定了定神,心中突生好奇之心,自己花十万两黄金买来的女人到底有何能耐?竟能让一个大富之家顷刻崩塌。

    “你抬头让我看看先。”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