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11章 美靠衣装 (1/1)

    日上竿头,榆林县的街头巷尾都活络起来,酒肉飘香,吸引着走过路过的食客。

    夏商所在的小店里,举刀的师傅熟练地切着厚重案板上的牛肉,手起刀落间,尽显沉稳和妥帖,一看便知有着几十年的刀工底蕴。店里是挥散不去浓香骨汤的烟气和谈天说地的各行食客,桌上摆着的是发红犹有少许微白的卤牛肉和榆林县百姓独有的家长里短。

    小小的角落藏着小小的风景,却给人带来了一股小小的诗意,或许这才是最地道,最真实的古代生活。

    一碗薄如纸、宽如掌的牛肉上桌,那藏都藏不住的美味和诱惑不仅征服了夏商,让雅芝也跟着咽起了口水。虽说味道有些淡,但纯正的牛肉味和实实在在的分量透着的是古代人满满的实诚。

    吃着牛肉,听周围的人闲聊,夏商发现这是个很好的了解这个社会的方法。无论是小食摊还是小茶摊,聚在一起的客人总少不了聊聊周围发生的新鲜事儿。

    而夏商正巧需要收集讯息,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吃了午饭后,夏商让李忠和雅芝先回去,自己一个人到别的地方去听听,希望能听到些有用的讯息。

    利用下午的时间,夏商去了好几家小茶摊,又在榆林县的小巷大院里转悠了几圈,倒是听了不少的小道消息。比如李家小姐跟姓张家书生私奔,罗家的媳妇跟隔壁老王通~奸之类的。

    但说得最多的自然是夏家被抄的事情。

    这些都是看似不起眼的消息,其中却透露出了很多问题。

    夏商最擅长的就是资料整合,以前他的日常工作就是将几本甚至几十本书的核心内容提炼出来,找到它们的共性,并转化成新的内容。

    整合小道消息也是一样的道理。

    一天后,夏商已然感觉到夏家的事情有些蹊跷。

    首先是当朝面临的情况——

    华朝建国六十年,华殇帝在位十七年,华胜帝继位已有四十三年,如今已是七十高龄。

    三年前,蜀地夷人叛乱,半年时间占领成都、陵阳、成中三洲四十六县,举国震动。华胜帝亲甩三十万大军西伐夷人,不料在两军交战时被人射中了左腹,虽是保住了性命,之后身体却每况愈下,现在已是卧床不起。听闻已有两月未临朝听政了。

    华胜帝病危,储君之争浮出水面。众皇子之中呼声最高的当属大皇子李辛和二皇子李向阳。两人为争太子之位明争暗斗,连千里之外的扬州城都有了传言,可想如今京城的局势有多复杂。

    这是夏商收集到的大背景资料,如果在这样的大前提下,三皇子,也就是庸王李寿来扬州就变得有迹可循了。

    当今皇帝有十三子,其中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在年龄上比较适合储君之位。可如今太子之位未定,而三皇子早早被封为庸王,也是众皇子中唯一一个王爷,可见三皇子在京城的地位并不高,被皇帝册封庸王其主要目的应该是让他知难而退,也是皇帝保护儿子的一种方式。

    三皇子在这种时候出现在扬州,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花楼,更是不顾身份跟一个富家公子抢女人……

    这定是三皇子在作样子给京城的两位哥哥看,不知是真向两位哥哥表态还是故意示弱。

    以上两种情况无论哪一种,三皇子都不应该在这个节骨眼儿对夏家出手。

    而且三皇子现在只是个闲散的王爷,无权无势,明眼人也都知道跟着他不会有太多发展,试问他又有什么能力让庞大的夏家转眼消失呢?

    在夏家的事情上肯定有蹊跷,现在的消息还不够充分,夏商决定明日去扬州城打探打探。

    夏商关注夏家被抄的事,李忠和雅芝则更关心那一万两黄金。

    眼看一天时间就这么过了,少爷却一点儿行动都没有。

    雅芝还好,李忠心头却显得有些急了。

    第二天清晨,李忠正准备问一问夏商的打算,忽听夏商说要去一趟扬州城。李忠心头大喜,还道是少爷要去城里寻找商机。

    于是一家三人很快上了马车,一路不停地到了扬州城。

    李忠没有进城,在城外守着马车。

    两日相处下来,雅芝发现少爷失忆过后性子变得随和了,言语、举止稳重干练,不像个年轻气盛的少爷,倒像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富家大老爷。相比之下,雅芝反倒更害怕忠伯一些。

    现在忠伯不在身边,雅芝也没那么拘谨了,进城不久就问夏商:“少爷,一万两黄金你是不是已有了打算?”

    不知是不是没听到雅芝的话,夏商忽然回头问:“你可知扬州城中何处有布庄或是成衣坊?”

    雅芝没太明白:“找布庄和成衣坊作甚?”

    “当然是置办一身妥帖的衣裳。”

    一看两人的装束,确实是不够体面。

    夏商身上的锦衫已穿了好几天,皱巴巴地透着股酸腐气。而雅芝则一身民妇素衣,不甚好看,把好好的美人胚子显得失色不少。

    照说置办一身衣裳没啥不妥,可夏商现在的经济情况却不怎么好。

    一万两黄金还没着落,如今又花费一些不必要的东西,雅芝有些担忧。

    担忧归担忧,雅芝还是带夏商找到了一家布庄。

    “江南布衣”是名镇江南的大布庄,不仅售有各种品质的布匹,成品衣物也是应有尽有,低至三五十文的粗布麻衣,高至三五千两的稀世锦缎,都一一陈列在店中。

    选衣服是女性的最爱,看到琳琅满目的华贵服饰雅芝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尤其是门店正中高挂着的由“李锦”制作的长批广袖儒衫,不仅制作精良,设计中正,还用金蚕丝在里层绣了上百条金鲤。

    雅芝看得两眼放光,连连解释:“少爷,这‘李锦’是李家独门秘制,以染丝成色,色泽浑然天成,但制作繁复,传言工艺最好的秀女一生都只能制作一匹‘李锦’,所以极其珍贵,就是皇上要定制‘李锦’织造的衣裳都得提前三年通告。这件衣裳要是穿在少爷身上,不晓得多气派呢!”

    衣裳虽好,可价格却贵的离谱。

    足足五万两白银!

    “谁人会买这般奢侈的衣物?”

    这个价连夏商都觉着不值,还以为只能被当做展示品一直挂在哪儿,谁想话音刚落就有人喊道:“店家,那件‘李锦’儒衫我要了。”

    “张老爷,您别急呀,这件儒衫是我童某人先看上的。店家,给我包上。”

    “童老爷,今儿个这件衣裳我是要定了。店家,我出五万五千两。”

    “嚯!”

    这下场面热闹了,不知道是哪两家的大老爷,竟为一件衣裳争执起来。

    短短一刻钟,原价五万两的衣裳就被推到了八万两。

    店里的争执把两人拉回了现实,现在的家当连那衣裳的一根丝线都买不起。

    在布庄里耽误了小半个时辰,夏商给自己给雅芝各换了一身行头,花了足足五两银子。

    如今的夏商一身崭新的直裰,简单的淡蓝色,配上一根墨绿色腰带,整个人显得干净利落了许多,再来一根束发丝带,轻飘在风中,文人的骚气展现得淋漓尽致。离开布庄往街上一站,只一个眼神就把路过的姑娘看得脸都红了。

    “少爷……为何给雅芝……给雅芝这般衣裳。”

    身后,雅芝的声音微若蚊虫,迈着小碎步跟在夏商身后不敢抬头,脸臊得通红。

    “怎么?不合身吗?”夏商好奇回头一看,眼前一亮,“很合身嘛!何必扭扭捏捏的?记住,你现在是男儿身,谁家男儿是你这般走路的?”

    雅芝一身雪白的书童装,穿得规规矩矩,发饰也如男子一般被丝带束着。这哪里是曾名动一时的清倌人?分明是个文文弱弱还有些呆萌的小书童。

    雅芝头一遭办男人,打扮虽没什么破绽,可仪态、谈吐想要改变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少爷,我们这是去干嘛?”

    “听说西湖畔边怡春院跟你所在的柳月楼齐名,今日我们就去开开眼。”

    夏商回答地心不在焉,可雅芝却惊呆了。

    “少爷!您打算去青~楼?!”

    夏商没有再说,还想着布庄里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