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12章 名满天下烟花地 (1/1)

    长街尽头便是西湖河畔。岸上的垂柳在清风中如对岸花楼里的姑娘一样舞动手绢,枝丫摆动,柔美如姑娘们的柳腰,透着无限风情。

    有诗曰:江南好风月,多情在扬州。夜夜媚骨戏,声声藏西湖。

    说的就是江南的风花雪月聚于扬州城内,只听城内夜夜都有魅惑的戏曲,全都藏在西湖之中。

    扬州城的花街柳巷虽多,但最出名的还得是西湖畔。

    正如雅芝所在的京杭渡口边,柳月楼当属扬州城内京杭运河一带的翘楚,周围三十三家花楼无一家可出其左右,雅芝作为柳月楼的新晋花旦,名胜一时。

    尽管如此,也不及西湖畔边的名楼中的名倌。

    西湖是整个扬州城最繁华的地段之一,处处透着诗情画意,有别致的雅居,有风雅的茶筑,有飘香的酒家,也有怡人的秀亭。但更多的则是装点得花枝招展的花楼,大小不一,布局各异,唯有那一个个热情奔放的花场女子都带着无与伦比的热情,穿着露骨鲜艳的纱裙,不顾风雨,不顾寒暑,永远都在各家门口招呼着往来的客人。

    这里闻名天下,三百年不变,就连当今圣上都曾在此沉醉温柔乡中不肯离去。有人说西湖花街成就了扬州,而扬州成就了江南,让这里成为了两河流域的经济中心。但也有人说这里是误国误天下的病根,因为没有哪一位皇帝能抵挡西湖的莺燕细语,也不晓让多少英雄豪杰醉死在了温柔乡中。

    夏商还没到西湖边,就已经闻到风中柳絮带着各式各样的女人香,心头不禁满怀期待。

    “好个名满天下地,断了英雄回梦中!”

    “少爷……你……你真要去……”

    夏商只想着看看这世间最有名的风月之所,却没注意到雅芝一路来脸色有些不自然。听她说话才看到这妮子脸色惨白,满脸的细汗,这可不是扮男子而不适应,却是担忧害怕到了极点的表现。

    “你怎的?生病了?”夏商伸手摸了摸雅芝的额头,发现并无大碍。

    雅芝往后退了两步:“少爷,您为何要去花楼呀?是不是……”

    “这个……不就是看看新鲜嘛!”

    夏商这话明显是言不由衷,雅芝一听更担心了,若非在街上,此刻怕已跪在了夏商跟前。

    雅芝沉默了几息,终是忍不住心中疑惑,咬着香唇颤抖着说道:“少爷是不是准备用雅芝换那一万两黄金?!”

    夏商先是一愣,后便笑了:“原来你一直都担心这个?!”

    “……”

    “放心吧!我只是想去打探打探消息。”

    雅芝眼睛一亮:“真的?!”

    “真的。”

    “那为何要去花楼探听消息?”

    “花楼不是人多口杂嘛,各种消息也最是灵通。”

    “真的只是这样?”

    夏商脸一沉,嗫嚅着:“好吧,探听消息的同时也能顺便看看美女。”

    这样一解释就好了。

    雅芝的俏脸儿上瞬间多了一抹红晕,胡乱地擦了擦脸上的汗,两步走到了夏商前面,淡定自若地给夏商介绍起来:

    “少爷,扬州城花场众多,传言有一百零八家,单单这西湖两畔三里水道就占了五十几家。为区别花楼品级,分天地人三等,天字号花楼最好,名气最大,只有四家,地字号次之,共三十六家,其余皆为人字号。雅芝所在柳月楼乃三十六地字号中名列前茅的花楼,却也不及这西湖畔的四家春。

    分别是怡春院、丽春院、悦春院,春香院,家家都是百年历史的老店,里面培养名倌红遍大江南北,养育了一代又一代地天之骄女。那才是真正的当代大家,雅芝都听过好些个花魁的传说。里面还有雅芝的偶像呢!”

    雅芝说得欢喜,夏商也听得好奇。

    “哦?这年代还有明星?都成你的偶像了?”

    “那当然!雅芝最崇拜的就是一位叫夏茹的姐姐,据说当年迷倒了无数才子,就连皇上都为之倾倒,不仅貌若天仙,曲艺更是天下无双,连翰林院的大学士都要向她请教。据说一位大老爷用数十箱黄金为其赎身,估计是上千万两黄金。”

    “千万黄金?”

    夏商也不免咋舌,看来古代的奢靡之风必现代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风月场所不管在哪个年代都是挥金如土的地方,如今夏商身上只剩区区三两银子……

    “少爷,咱们身上没几个钱,还是去人字号的小花场去吧,不然连入场费都不够。”

    “还要入场费?”这个是夏商没想到的,“那有没有一些不要入场费的?比如写一首诗,对一个对子就能进去的那种?”

    “有是有,不过得碰碰运气,这种情况得是有楼子举办大活动才行。”

    雅芝的话音刚落,身边人群便躁动起来,隐约可以听到有人在喊:“怡春院的仙儿姑娘选幕宾啦!凡文士可入院观礼。走,快去看看热闹。”

    不知谁喊的,但四周所有的行人都骚动起来,不管是衣冠楚楚的少年,还是锦衣玉带的老爷,又或是文质彬彬的书生,都在这一声之后改变了方向。前方街口像是有一个黑洞,将整条街的人都往那个方向吸引。

    “走走走!快去看看!”

    夏商也来了劲头,正准备随人流而去,却被雅芝拉了一把。

    “少爷,别去了。”

    “为何?”

    “没听那人说吗?要文士方可入院观礼,若非文士,少说也要百两银子。”

    “小妮子,你这意思是说本公子不算文士?”

    夏商不服,负手抖了抖衣摆,仰头四十五度,半眯眼睛尽显文士雅客之风骨。

    派头是有的,可是否有真才实学呢?

    从雅芝对夏商的了解看,过去也只有丢人的份儿。

    可夏商很自信,心说自己身怀中华五千年的文化传承,若连个青~楼的大门都进不去成何体统?不等雅芝多说就拉着她的小手混入了人流中。

    本是信心满满地来,可一到怡春院的门前就傻眼儿了!

    一条由文人墨客组成的一字长龙绵延不知尽头,一眼望去正看到一个苦情的书生被拥挤的人群挤得掉进了湖里。

    “乖乖,这得排到猴年马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