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31章 预料之外的访客 (1/1)

    银子是个好东西。

    身上揣着银子,心里头就踏实。

    先切两斤卤牛肉,再扛十斤米,顺便扯上一匹布,买两盒胭脂水粉,直到实在是拿不下东西之后,夏商才不慌不忙地回家。

    途中,烟雨小县,似梦似幻。

    不知家中的美人儿见到自家男人带这么多银子回家是何表情?

    到得家门,迎接夏商的是小月。

    小丫鬟看着夏商大包小包的东西着实吃了一惊,忙叫李忠过来帮忙。

    夏商正想炫耀一番,小月却告诉夏商家里来了客人。

    夏商有些奇怪,心说自己不认识谁才对,谁人会来探访呢?

    问了小月,小月也不知是谁,只说看上去身份不凡,正在客厅跟夫人闲聊呢。

    ……

    简陋的草屋内,只有一张简单破旧的木桌,连杯茶水都没有。坐在桌前的却是个锦衣玉带的三十男人。

    “哎呀,不曾想夏夫人竟是如此貌美之人,说话得体,谈吐有致,不愧是大户之家的女儿呐,相识恨晚呀。”

    秦怀柔坐在对面,柳眉轻蹙。

    对面的男人太过热情,眼神又很是轻佻,一看便不是什么正经人,若非碍于其身份,早将之撵出家门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庸王李寿。

    秦怀柔虽不喜此人,却在刚才把一万两黄金的事情问清楚了。

    原来是相公用什么宝物在庸王手里换了一万两黄金。

    至于相公用的什么宝贝?那庸王却没有说。

    “咳咳……”

    门口传来轻咳声,夏商取了斗笠大步进门,先朝秦怀柔点头示意,后对李寿拱手:“庸王殿下。”

    见到夏商,庸王正了正神色,多看了眼秦怀柔,眼神似有不舍:“夏商,你可算回来了。本王在此候了你好些时候。”

    夏商没急着说,对秦怀柔使了个眼色。

    秦怀柔会意起身,欠身行礼:“妾身先告退了。”

    说罢,拖着倩丽的身影款款离去。

    那李寿目光落在秦怀柔的臀上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一脸贼像,哪儿有半点儿王爷风范?

    夏商已经落座,敲了敲桌面:“殿下驾临寒舍有何贵干呀?”

    李寿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失态,尴尬得愣了半晌,然后起身,很神秘地将房门给关上了。

    “夏商……额,先生……”

    李寿先还很随意,突然就文绉绉地来了句“先生”,让夏商有些摸不着头脑。

    “等等……殿下,您有何事便直说吧。”

    李寿的表情很严肃,起身恭恭敬敬地朝夏商抱拳:“先生,本王今日前来便是要诚心拜师,请先生收李寿为徒。”

    “啥?!!!”

    饶是夏商这般从容淡定的人,听了李寿的话也惊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先生,请受李寿一拜。”

    李寿不给夏商反应机会,作势便要跪下去。

    夏商哪儿能受礼?一把将李寿扶住:“要不得,要不得!殿下您可别胡来呀,草民哪有资格当您的老师?而且我年纪尚轻,根本不会教学生,更不会教殿下。”

    “非是胡来,单凭先生当日的两件宝贝和六字箴言,先生便有资格当李寿的老师。”

    李寿这么一说,夏商算是明白了,感情自己为了赚那一万两黄金给自己招来了祸事。

    不是说他没资格当李寿的老师,而是这个老师当不得!

    李寿是皇子,一但跟他站在一起,势必会卷入皇室内部的斗争中。先不说能不能在皇室争斗中保全自己,光是那些明争暗斗就能消耗自己所有的经历。

    夏商的目标是什么?

    当然是享受古代的山水美色,快意人生,怎么能被争权夺势而束缚?

    这个老师是万万当不得的!

    “殿下,草民习惯了闲散,根本没法胜任殿下的老师。此事是万万不能答应。”

    夏商此话说得斩钉截铁,不带丝毫余地。

    李寿也不是个死缠烂打之人,遗憾中不免有些疑惑:“先生当日献宝不就是为了展示胸中韬略?为何本王诚意求教却又不肯呢?”

    “实不相瞒,那日不过是想换一万两黄金。”

    “原来如此……”李寿一声叹息,“今日一想,先生当日步步为营,成功换取一万两黄金的过程也足够彰显先生的智谋。若本王能得先生相助,说不定真能如先生所言……可惜了,可惜了。”

    夏商习惯了李寿的轻佻,今日见他如此严谨还真有几分不适应,只能强装歉意。

    “既然先生心意已决,本王也不再强求。若他日先生改变了注意,本王这里永远欢迎先生到来。”

    “殿下厚爱。”

    “好了,那本王就先告辞了。”

    夏商松了口气,还以为会被李寿纠缠,没想到一推辞便推掉了。

    如此也好,免了不少麻烦事。

    夏商恭恭敬敬将李寿送离家院,之后便跟家里的女人分享今日的收获。

    而那李寿离了夏商之后便小声啐了一口:“黄毛小子,算你识相,还真以为本王要拜你为师?要不是夫人有命,本王理都不会理你。只是这般回去,当如何向夫人交代?”

    ……

    小草屋内,一家人围坐在桌前。

    除夏商外,其余所有人都望着桌上的散碎银子和铜钱吃惊地张大嘴巴。

    “少爷,你可真厉害!出门一天就赚了这么多银子回来,这是变戏法变出来的吗?”小月眼睛在闪光,一看就是个小财迷。

    雅芝也欣喜笑道:“少爷一万两黄金都能赚,区区散碎银子算什么?”

    只有秦怀柔有些疑惑:“这些钱是如何来的?”

    “我今日去某了个教书先生的差事,在榆林县的赛家,每月五十两银,赛夫人先付了我一月工钱。”

    “教书先生?你何时能当教书先生了?”秦怀柔表示有些怀疑。

    “这个就不用夫人操心了。反正工钱已经拿了,总不能让我退回去吧?倒是这么些银钱怎么计划?我想重觅个住处,这里着实简陋了些。而且,方才你们都看到了,庸王李寿要招揽我,我还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乘机换个去处莫让他找到我。”

    “难得有了些银钱,换了住处怕是要开销不少,咱们还指不定要靠这些银钱过多久呢!”

    “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好了。赛家教书只是其一,那赛家小姐多半是个不好学的主,我教学也不累,正好乘机写一两本书出来,看看能不能赚点儿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