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10、河泽承曦(1/1)

  觉得不成亲最好的范建差点儿没憋住气把人乱棍打出去,扯出个面目狰狞的笑敷衍着过去了。
  此次与北齐一战,羲和得了份先锋的差事,她走时披星戴月,天边第一缕熹光乍破重云间。
  李承泽早早地派人在城门口搭好亭子守在那里,等城门刚开、羲和策马欲行的时候就看见他在亭中笑。
  “知你要走,特来送送。”
  时间紧,李承泽制止了羲和准备下马的动作,从袖子里取了玉坠穗子替她缠在刀柄上。
  “平安回来。”
  玉坠是仿的她之前给他的三足金乌样式,但雕得粗陋了点,也就大概能看出个囫囵样子,穗子更是缠得松垮差点儿就乱做一团。
  羲和看得快笑出了声,俯身在他唇角轻吻一下,装作自己没看见他腰间佩着的就是他拿走的那个旧刀穗,昧着良心说瞎话。
  “我没见过比这更漂亮的穗子了。”
  九品刀客在战场上能发挥什么作用?走大开大合、横扫六合武功路数的羲和负责先锋开路,鉴查院最利的刀并非虚言,千军之中直取敌首。
  羲和上了战场就像解下绳子的哈士奇,撒了欢的去撕北齐他家。
  而在京都,李承泽寂寞地吃着葡萄,想着该怎么怼太子,顺便勾搭大舅子范闲。
  羲和不在的第一天,想她。
  羲和不在的第二天,想她想她。
  羲和不在的第三天,想她想她想她。
  …………
  羲和不在的第十五天,想她想她想……
  “殿下,顺风来了。”
  李承泽把手里的葡萄梗一扔,目光灼灼地紧盯着顺风,顺风小哥颇有忧患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的衣襟,面无表情地对他道。
  “卖艺不卖身。”
  信送到了,害怕被劫色的顺风小哥不愧他名字地跑了。
  李承泽拆开信封从中取出了一枝干枯萎颓的相思子,红果干瘪、细叶枯颓在他掌心里尚带着北境风沙,盈他一掌相思长。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此物最相思。”李承泽低念了这句好几遍,得色不掩地瞧着谢必安笑,“我就知道她想我。”
  不想说话的谢必安默默地看着比以前傻多了的李承泽,嚼着狗粮想:可能这就是爱吧。
  此战结束得很快,因着羲和数次先锋之功,庆帝竟让范闲以大理寺协律郎之职参与鸿胪寺谈判事宜。
  大国雅量辛其物刷新了范闲对谈判的认知,后面两国官员在经过充分表达自己观点,聆听对方诉求,艰难友好的谈判后,彼此持有保留意见。
  “什么!”
  顺风带来言冰云北齐被捕的消息,羲和惊怒得一掌拍上木桌,坚强的木桌发出吱呀声,四分五裂地裂开成了一堆碎木。
  羲和磨刀霍霍向使团的步子就被李承泽拦住了。
  “羲和,你冷静冷静。”
  “那是阿云,为庆国深入险境的阿云。”羲和咬牙,看着他突然就明白了什么,“是李云睿?”
  李承泽沉默地点点头,见她神色愤愤,说了理由。
  “因为范闲要退婚。”
  “不让娶的是她,不让退的也是她,真是个疯子!”
  谈判条件自有庆帝决断,这谁也插不上手,鸿胪寺中双方使团撸袍挽袖、唇枪舌剑差点儿没打起来。
  范闲带着他碎裂的世界观回来了,准备冷静冷静晚上参加祈年殿夜宴。
  “哥哥,你想当皇帝吗?”
  羲和和他对坐,自从言冰云北齐被擒后她就有些恹恹。
  范闲听了她问话,一脸浮夸惊讶。
  “你说什么胡话呢?我只想好好活着。”
  她闭了闭眼,轮廓优美的一双眼亮得惊人,琥珀色的眸瞳像是透着光一样。
  “李承泽想。”
  “那个,李承泽是谁?”
  “你妹夫。”
  对范闲的语出惊人羲和翻了个白眼,颇有李承泽风韵。
  “没这人啊。”
  范闲掏了掏耳朵,大声喔啊地点了头。
  羲和被他这自欺欺人的话逗笑,也接着之前的话道。
  “他想当,我就助他。你看过鉴查院门口的那块碑了吗?我想去试试,如果他是下一个庆帝,我也不介意做一次武住!
  范闲听她口出狂言,不由瞳孔地震。
  “武祝眶撕湍闶窍搿…?”
  “羲和本昭日,若无皎月明长夜,便让日月凌空为祝又如何?”
  范闲沉默见她张扬到跋扈的明亮,终是轻笑。
  “好!自家妹妹总要支持的不是?”
  祈年殿夜宴李承泽不知怎的磨得庆帝应了他带羲和一同上座,竟还允了她可佩刀入殿。
  范闲倒是在殿前卸刃卸出了新高度,佩着刀挽着臂和李承泽黏黏糊糊走过来的羲和一瞧就笑了,学着太子口头禅问:“哟,这是什么章程?”
  “做人要有安全意识。”范闲按住李承泽抓着毒药玩的手,“我自个调的毒,没有解药,毒性大着呢。”
  “这个给我玩玩?”
  范闲面对李承泽的飞眼撒娇,十分有原则地拒绝了。
  “这要是太子和陛下哪个出了事,我就脱不了干系了。”
  羲和看着李承泽故意做出来的委屈表情,就知道他家二哥哥等着要哄要撒娇了。
  “别闹了,你要真想玩,我去给你找点儿?”
  “你还真【哔――】宠他啊。”
  “哥哥,注意些!好歹也是使团里待过的人,怎么能口出粗鄙之言呢?要有雅量。”
  大国雅量辛其物在一旁听了连连赞同,范闲听了抽了抽嘴角,仿佛又回到两国谈判的看着他们唾沫横飞的场景。
  丹陛上李承泽的位置换了双人案,庆帝还没来,他二人并肩正襟危坐着,双手藏在案下悄悄交握。
  太子在一旁落座,一看他两人就开始发难。
  “小范大人既非礼部官员又不任职于鸿胪寺,怎来参加夜宴,怕是于理不合。”
  “太子能来,羲和自然能来。全天下都知道她将是我的正妃,那也是皇室中人,怎么不能来?”
  祈年殿夜宴从一开始就变成了庆国嘴炮之宴,从二皇子和太子互怼到庆帝到来,再倒郭保坤、郭攸之、范闲三人互怼乱做一团,郭家父子指责范闲抄诗,范闲则说自己的诗都是从仙界抄来。
  别人不知,羲和却懂。
  不少人听得梦中神游这个托辞,就觉得耳熟,不由看向丹陛上的羲和。
  北齐使团早对丹陛上的年轻女子好奇,眼神望去就对上一双冷的亮的仿佛刀光清寒的眼看向他们,不由吓得一惊。
  也亏她腰间长刀缀着的刀穗丑得别具一格叫人好辨认,不知是谁认了出来,不禁失声震颤,压低了突如其来的惊惶。
  庆国二皇子妃范羲和,此战斩杀我大齐十三位将领的九品刀客。
  一句话就这样在使团里传开,再看向上方羲和时不免多几分忌惮。
  “那的确是仙境啊。”
  羲和低声喟叹,引得李承泽侧首微讶看她,下殿的范闲又道。
  “知仙界锦绣文章者非我一人,舍妹也曾见闻。”
  羲和松开了李承泽的手,执起桌上的酒杯遥遥一敬范闲。
  “千载风流,盛世春秋,汗牛充栋如瀚海,羲和不才,不比兄长博闻强记,但也能诵得一些。”
  范闲唇角勾笑,唤来纸笔,灌下一坛酒,摔碎酒坛、直上丹陛而来是何等张狂,一开口就是黄河之水天上来这般唱响千古的名句。
  范闲一身白衣,酒意蒸腾成双颊绯红,他作举杯邀人之态走下阶去,豪爽朗声说千金散尽还复来。他在殿上缓行,转身挥袖,口中诗歌不断,他在群臣座中踉跄穿行,王公贵族在他醉意朦胧的眼神里也不免震悚,他执壶饮酒喝个酣畅淋漓,展臂跑起时广袖若翅,这只九天坠落的白鹤说着身无彩凤双飞翼,他甚至跑上了丹陛揽着太子和二皇子如同耳语姿态。
  太子眼神已经迷离,二皇子却越发眸眼晶亮。
  他大笑,他自然知道入京后所遇之事桩桩件件少不了他二人谋划,这两人曾都想过拉拢他,可他不管,只看了一旁凝视着他的羲和。
  两人眸光相对,仿佛时光静止下来。
  这个世界,只有他们。
  他冒犯的、放肆的、荒诞的指着二皇子和羲和的桌案,如朗笑似悲叹:“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范闲双手按在二皇子的桌案,倾身到羲和身前,吐息间酒气烈浓。
  他道。
  “冶父门庭索索,东湖风波甚恶。”
  他夺了酒壶灌下杜康入肠,任由酒液顺着唇边溢出,浸透衣襟,他看着羲和,似笑似哭,行状癫狂,指着她吟诵。
  “知心能有几人,万里秋天一鹗。”
  羲和怅惘,高举金杯邀他再饮,她懂他,只说“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后又高声朗逸,直接垮了端正坐姿,懒懒斜支着身子另饮一杯酒,劝他“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范闲大笑,哀声如洪钟大吕。
  “他乡非故国,何处可求安?”
  羲和侧首看向李承泽,只见他凝视着她,眼中情深意浓在无处躲藏,她笑了笑,轻轻拍了拍李承泽死死握住他的手。
  朗声答了范闲。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范闲扔了酒壶在地,也不管它滚在地上无人去捡,轻声笑骂一句。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她既是他的千杯少,又是他的半句多,更是他万里秋天唯一想抓住的一鹗。
  范闲就像孤雁般在这大殿行走奔跑,宫中内侍抄录的笔都快跟不上他的句子,他持着鼓锤敲响编钟,礼乐之声震颤大殿。
  少年公子吟诗百篇,注定今夜无眠后,青史名成就。
  以范闲醉倒在大殿上,庄墨韩吐血为结局,庆帝不知何时走了,留下太子一人主持大局。
  没人知道范闲醉眼朦胧里看着羲和与李承泽的背影,到底吟出了那句。
  “明朝有意抱琴来。”
  琴字软糯,拖成了鼻音,成了一个“情”字。
  李承泽心中兴奋难以抑制,拉着羲和从祈年殿中跑下长阶,羲和饮多了酒已有了醉意,他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一对小儿女相互拉扯着,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跑下长阶撞上了守在宫前的洪四庠也没停下脚步,他们跑回了李承泽曾在宫中的住所,呵退了下人,爬上了他宫殿屋顶。
  他问。
  “羲和,仙界究竟是何模样?那梦中仙乡才是你故国,对不对?”
  他孩子似的,天真又惶恐,看着她时将一颗真心都完完全全地捧了出来,曾经的乖戾冷横变成现下这一副赤诚。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范闲这般想,那你是不是也想归去?”
  夜间高处寒凉,羲和解了斗篷替他披上,只好捏着人下巴深吻过去,堵了那些不安的丧气话,手指滑过层层衣物,抚摸上已经熟悉了的敏感处。
  轻拢慢捻抹复挑,芙蓉帐暖度春宵。
  没有什么感情问题是一次深入♂交流解释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次。
  明月清辉下,羲和环抱住李承泽的腰,侧耳贴近他红痕新生起伏不定的胸膛,在他一声又一声缓缓平复的急促呼吸里重复道。
  “此心安处是吾乡。”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