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6、第 6 章(1/1)

  “你是世子,它是柿子,你们很配哦。”
  范闲手臂一伸就一把搂住李弘成的肩膀,凑过去和他说悄悄话。
  “今天二皇子也要来?”
  还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的李弘成看着范闲一脸被抢了老婆的愤怒迟疑地点了点头。
  “很好。”
  还没等李弘成从范闲的咬牙切齿里悟出来什么,就瞟到了范闲身边的小哥,顿时结巴了起来。
  “顺顺顺顺风大人。”
  顺风小哥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被折了又折的纸块递给他。
  “东西到了,签收。”
  范闲在一边表情是这样的O.o。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顺丰快递?”
  李弘成颤着手接了,目光一个劲儿往顺风小哥身上瞟,稍微挪了挪步子往范闲身后躲了躲。
  “还有什么交代的吗?顺风大人。”
  “二皇子。”
  顺风小哥撂下一句话后就踩着靖王府门前的石狮子飞上院墙一溜烟跑了。
  “你怎么这么怕他?”
  “小时皇家子弟曾受教于顺风大人一段时间,顺风大人授课颇严。”
  于是范闲了然,童年阴影面积太大。
  但他转念一想觉得不对。
  “他看起来年纪不大啊。”
  “只长小范大人几岁。”李弘成苦笑,“当时顺风大人教的是临危不乱,保持仪态。”
  “简单来说就是,他打,我们逃。”
  “当初小范大人也是一块的。”
  “她也学了?那这顺风小哥教得挺水的。”
  范闲回忆了下每次见羲和那横刀立马的坐姿,那四仰八叉的睡样,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敢问水乃何意?”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教学水平不行啊。”
  “小范大人,”李弘成一脸沉痛,“也是先生。”
  他回忆起夕阳下奔跑的自己是如何被羲和追上打得鼻青脸肿还要维持优雅的场景,从而生出对李承泽敢去摘下这朵霸王花满心的敬佩。
  “顺风大人姓李,一手飞刀用得极好,我们都称他‘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诶,不是,这串台了吧?”
  李弘成又是疑惑望他,一看就是没听懂串台是什么意思,他也没追问叹了口气
  “后来他改练剑了。”
  “为什么啊?”
  “飞刀捡回来太麻烦,鉴查院经费不够他次次用新的。”
  真是一个无法反对的理由呢。
  范闲呵呵两声,表达了对对方贯彻落实了勤俭节约政策的欣赏。
  谢必安接过李弘成派人送来的纸块,将它放在李承泽身前的桌上,身体力行地贯彻了剑客惜字如金的特点。
  “小范大人送的。”
  李承泽擦了擦手指头上的葡萄汁,展开一看写的是首诗。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浓浓得意晕开在眼底,他耷拉在眼睛前的刘海都遮不住本就分明的眉峰越发张扬的弧度。
  待范闲的万里悲秋、百年多病从一趟又一趟跑来的小厮嘴里传到他耳边他才揉了揉脸做好表情管理,恢复自己高深莫测的精神分裂状态。
  做事要有仪式感的二皇子殿下万万没想到和范闲的初见完全就是良家夫男被恶霸强抢中途遇上了恶霸她哥。蓄满技能条的装逼如风在范闲看妹夫的眼神里完全发挥不出来,他也没想到范闲会和他妹妹一样不要脸,不仅抢他葡萄喝他小酒还说――
  “我不太想让羲和跟你扯上关系。”
  羲和不要脸李承泽可以当做小两口的情趣,大舅哥范闲不要脸他就……只能忍了。他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这是羲和她哥哥,亲的、一母同胞的那种。
  范闲自然知道因着内库的缘故,太子视他如仇雠,在澹州就已经使上暗杀的法子,现在更是广传流言坏他名声,若说二皇子在其中的戏份就是完全无辜的小白花,傻子才相信呢,他又不是范思辙。
  范思辙有感觉被冒犯到。
  “可羲和想啊。”
  李承泽眉峰一扬,笑意如刀竟和羲和像了七分。
  羲和赶来时看见她哥哥和李承泽一坐一蹲并肩一起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两个人面对面凑在一块儿跟说悄悄话似的――重点是,那葡萄还是李承泽端过去分享的。
  他们俩中间就差个按头小分队就能亲上去了。
  冷静冷静,那是你哥哥,亲的,不能揍。
  羲和深吸一口气,手里刚摘的花就在她辣手下碾作尘泥去糊花了。
  娇花李承泽被零落花瓣洒了一身,抬头就撞上羲和义愤填膺的眼神。
  “你居然连我哥都不放过,渣男。”
  可能是世界宇直也可能是人间不直的范闲秒懂,立马从李承泽身边跳开,指着羲和万分严肃地维护自己名誉。
  “我的愿望是娇妻美妾,富甲一方,人间很直的。你别乱想啊。”
  羲和冷冷一呵,表达了自己对在不直话题上秒懂的直男的满腔嘲讽,目光又转到李承泽身上。
  “我对你一片真心。”
  李承泽满眼含光仿佛少女思春地看着她,拿起怀里被揉得七零八落的花递给她。
  “我与范兄只是一见如故,再无其他。”
  羲和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冷哼,气势汹汹地问他。
  “又不穿鞋,不怕冷吗?”
  一旁的范闲表情一下子变了,被明撕暗秀的狗粮酸了后槽牙。
  “做人不能太双标啊,妹妹。”
  “可我毒唯啊,哥哥。”
  “是我多余了,告辞。”
  范闲说到做到,要走就绝不多留一秒。等他身影消失在曲折长廊后,李承泽才开口。
  “他是你哥哥,我不会害他。”
  “我知道。”羲和对上他深藏戾气桀骜的眼轻轻笑起来,“只要你说,我就信。”
  她纯粹得近乎天真地看着他,把一颗真心毫无保留地给了他。
  “你要争我便陪你争,无论输赢后果一起担;你要走我便陪你走,一起私奔到天涯海角,鉴查院这些年我也攒了点儿积蓄,总能养得起你的。”
  李承泽别过了眼去,面容有些阴郁,不由得带出了点冷寒的戾气。
  他与羲和也能算得自幼相识,羲和知他也有乖戾狠辣的一面,他也知道羲和性直和善,但也骄傲冷情,他从不与人一见如故,她也是如此。
  十三岁时她护着自己,凭借一把刀杀出条血路时,他就知道,这一生他可能会死在一把刀下。
  或还是心甘情愿地引颈受戮。
  许是生死之间太易软弱,他仅那一瞬心动,就将人眉眼刻在梦里千百回重温。
  但羲和不是别人,是陈萍萍门下的天地一刀,也是鉴查院默认的最利之刃。
  她是整个京都活得最张扬的人,纵酒高歌、策马京华时更是刀光惊艳,叫人不由让骄阳与她作陪,她是举世无双的美人,但要赞她却令世人词穷。
  世间美人赞词无外乎风花雪月,玉环琳琅,但她都不是。她生来就是灼灼的,一颦一笑皆似刀锋凛然如烈日光耀。
  他骗不了这眼里容不得沙子的刀客,他也知道对羲和来说她对他确实没什么所求。
  她本是陈萍萍看好的接班人,但与他这二皇子扯上了关系,就注定了她要与鉴查院渐行渐远。
  他既欢喜又害怕,欢喜她的纯粹也害怕她的纯粹。
  你看这刀客多像个傻子,明知那是一分心意九分算计,还巴巴地捧了真心上来,如果他输了,她该如何是好?
  “羲和。”
  他看着她,乌黑的瞳仁亮得惊人,像颗葡萄,他面容肖似生母淑贵妃的秀雅清丽,但幼时宁静的书卷气早在世易时移里淬成了太锋利的寒气,可当他每每带上真情实意看人时总还是那般天真神采的优雅。
  他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叫了她名字后就不再言语。
  羲和低下头,捉住了他骨骼秀气的手,笑意淡淡得不似她了,却击中了李承泽内心最深的柔软。
  “我之前进了宫向陛下请旨,解了阿兄与郡主的婚约,赐婚于你我。”她说,“若定要有人入局,为何只能我哥哥?我也可以。”
  沧海遗珠非只有一颗,同是叶轻眉的孩子,生作女儿便不能身入朝局搅弄风云了吗?
  羲和不信。
  掌了皇室财权的太子是大忌,庆帝要制衡就要推出二皇子,那代表鉴查院的羲和在他身边不是正好?
  这般隐晦,庆帝懂,李承泽也懂。
  庆帝到底还是应了,他太了解羲和,他知道羲和不会把鉴查院牵连进皇室夺权里,她所想的也不过护住自己心上的少年郎。
  庆帝想,她果真还是年轻气盛,明知前路坎坷艰险却偏偏不撞南墙不肯回头,能尝尽了恶果想回头时才发现早已经无路可退。
  可谁又不曾年轻过呢,尤其她的年轻还生在了他至今仅有的最柔软那点,他也想知道少年情谊走到穷途,一切水落石出时会是什么样。
  玩弄真情、摧残故人的命运又会带来什么结局?
  庆帝用他仅有的柔软真情,顺了羲和的意,下了知情人眼中最荒唐的懿旨。
  这颗真心太烫,烫得李承泽生出了退却的意思,却又在抬眼对视里溺死在羲和眼波里。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