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三十九章 天塌地陷(1/1)

    七八辆救援车一路风驰电掣,引发交通混乱,声势很大,并不难跟踪。
    在后面开了不久,就来到城北商业区,看到遮天蔽日的烟尘,好像打仗一样。
    整条道路都被横七竖八的汽车堵塞,前面不断有惊慌失措的人群跑出来,车上司机不明就里,很多人也纷纷下车跟着跑,楚歌和严铁手被彻底堵死了。
    两人爬到吉普车的引擎盖上,踮起脚尖看了半天,烟尘遮蔽,看不清楚,只听到有人一边跑,一边叫嚷着:“楼塌了,楼塌了!”
    却也有一些身强力壮的市民,逆着人潮,往灾难现场冲去,还有人自发维持秩序,疏导民众。
    ——经过“百年灾厄,一朝涅槃”,这年头的社会风气还算不错,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还记得当年如何守望相助,共抗天灾;学校里会教很多防震抗灾救火的知识,会宣传英雄的光荣;很多用人单位对待见义勇为者,往往也是优先录用、提拔;就算不幸受伤,联盟和保险公司的相关补助,也足以保障衣食无忧。
    所以,遇到灾难,愿意挺身而出者还是不少的。
    严铁手是退伍军人,里面的雷三炮又是他过命的弟兄,想也不想,对楚歌吼了一声:“你待在车里别动!”
    自己却跳到了前面小轿车的顶上,踩着一辆辆车顶,冲向烟尘。
    楚歌看着眼热,心说扬名立万就在今朝,来都来了,怎么可能“别动”?
    他也学着严铁手的样子,从一辆辆小轿车的车顶上跳过去,一边跳,一边大声嚷嚷:“别拦我!都他妈别拦着我!我要去见义勇为!人命关天,十万火急!我,我刚宰过修仙者,你们都别拦着我!”
    其实别人还没想到,在小轿车上跳来跳去的就他和严铁手两个人,谁拦他?
    不过这么嚷嚷,的确挺吸引眼球,不少逃出来的市民纷纷侧目,好像还有几个小姑娘,看他的眼神都不对了。
    “叮叮叮叮!”
    楚歌收割了几点小小的震惊能量,虽然不多,但好像、大概、似乎是从那几个小姑娘的方向冒出来的,他心花怒放。
    只可惜,他们两个在车顶上一跑,不少人也想到了这条捷径,很多愿意帮忙的人都爬到车顶上跑起来,人一多,就显不出他的个儿了。
    又跑几步,一头扎进烟尘,狠狠咳嗽几声,更是没人能看清楚他的飒爽英姿。
    再前方,几辆多功能救援车、消防车、警车和救护车都横七竖八停着,刚刚拉起警戒线,还没梳理好现场指挥的关系,各种制服乱哄哄如没头苍蝇一般。
    最前方,矗立着一座如金字塔般的建筑,楚歌不记得灵山市还有这样的大厦,揉眼细看,吃了一惊,那原本是一座十几层高、方方正正的大厦,此刻却崩塌了一半,形成一片倾斜的废墟。
    不,不是崩塌,更准确说,是地面裂开一道缝隙,地底出现一个巨大的空洞,半栋大厦陷进去了!
    “怎么会这样?”
    楚歌暗自诧异,虽说灵山市位于沿海,土质酥松,地底空洞极多,但足以吞噬半栋大楼的空洞,在涅槃纪元出生的他,还从未见过。
    这是只有灾厄纪元最黑暗的时候,才会出现的天灾。
    不知怎么,楚歌仿佛嗅到一缕诡异的气息,看到一道道鲜艳欲滴的烟雾,从裂缝深处狂涌而出,像是地底有什么东西碎裂,泄漏一样。
    “难道,和灵气复苏有关?”
    看着四周如战场般的环境,不断有幸存者被警察和红头盔搀扶着出来,甚至有人用担架抬出来,场面非常血腥,楚歌的表情也严肃起来。
    严铁手比他快了几步,现场还没封锁,他就冲了进去。
    楚歌也想跟着冲进去,却被一名警察和一名红头盔拦住,对方拉起警戒线,对他吼叫:“后退,这里太危险了,地缝随时会扩大,全都后退,不要再过来了!”
    楚歌没办法,眼睁睁看着里面紧张的救援场面。
    经过震惊能量和基因药剂的强化,他的视觉和听觉比过去提高了一些,能隐约听到救援人员的谈话,发现他们也是一团乱麻。
    在左边,一名红头盔对一名警官吼叫:“你们的人不能再进去了,大楼很可能还会塌陷,你们不是专业救援人员,一起陷进去,怎么办!”
    那名警官灰头土脸,像是刚刚从泥浆里捞出来,也瞪着眼,梗着脖子吼叫:“里面还有上百名幸存者,外面还有那么多市民围观,我们不进去,眼睁睁看着他们陷入地底吗?你们的人呢,怎么就来这么几个?”
    说完,他根本不理会这名红头盔,又招呼自己的伙计,冲进崩塌陷落的大厦。
    在右边,好像是红盔部队的通讯员,正对着通讯器,声嘶力竭地吼叫:“城北‘金昌大厦’发生整体陷落事故,主体结构尚未损坏,但谁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该大厦的上半部分正在装修,下半部分是商住两用,还有不少居民,至少有上百名幸存者被困在里面,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正中间,是严铁手和一个满脸络腮胡,肩膀上扛着一颗星的红头盔,两人语速很快,神色也都非常焦急。
    楚歌竖起耳朵,细细听去,严铁手道:“三炮,怎么搞得这么严重,连你们训练基地的教官和菜鸟也要出任务?”
    络腮胡道:“我有什么办法,从昨天开始,整座灵山市都像烧开了锅,地底空洞崩塌、火灾、爆炸、煤气泄漏乃至大规模停电带来的次生灾害……比以往多了十倍。
    “红盔部队上上下下,全都连轴转,一个人劈三段使,都应付不过来,这不,一大早西郊工厂区又出了事故,抽调了大批红头盔过去,没到中午,南区新建的综合体也发生大火,还有零星的小事故,实在没人,只有我们了!”
    严铁手道:“那,我记得训练基地还有不少经验丰富的教官,很多受训学员的水平也相当不错,怎么都没带来?”
    “咳,就刚刚,城东的大学区也出了事,那是整座灵山的重中之重,我手底下的资深教官和快结业的受训学员,都过去了,只剩下一帮行政人员和刚来没几天的菜鸟,他们不上,谁上?我他妈连基地食堂里的厨子都带来了。”
    络腮胡重重一拍大腿,“这日子,邪性了!”
    “三炮,你老实告诉我——”
    严铁手沉声道,“这么多灾害和事故,是不是和‘灵气复苏’有关?”
    络腮胡的目光闪了一下,苦笑道:“现在问这个,有意思吗,不管怎么样,救人要紧!”
    “好。”
    严铁手也不废话,“我能帮什么忙?”
    “你……”络腮胡犹豫了一下。
    “都是兄弟,你知道我。”
    严铁手道,“你这儿要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红头盔,我乖乖钻出警戒线,退开五百米,绝不给你添乱,但既然你带来的都是行政人员、菜鸟和厨子,那咱的技术,多少比他们强点儿吧,想当年——”
    “得,别想当年了,这儿还真有用得着你的地方。”
    络腮胡也知道严铁手的脾气,一指旁边两台大型冲击粉碎机,“我们已经锁定了几十名幸存者的生命迹象,我准备亲自带一队人冲进去,但我们动力装甲上的粉碎爪,用来对付建筑外墙上的钢筋混凝土,太浪费时间,我需要在最短时间内,在倾斜四十五度的建筑外墙上打一个窟窿,构造一条‘生命通道’,方便把幸存者运出来。
    “时间紧迫,我们没带相应设备,这是临时从旁边建筑工地调来的两台冲击粉碎机,但两名操作手没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腿都软了,说什么都不敢爬上去,我正急得没法,老严,你行不行?”
    “呸!”
    严铁手往络腮胡脚下啐了口唾沫,冷冷道,“你说我行不行?”
    “行!”
    络腮胡松了口气,“你肯定行,那就这么着,赶快换装备,换上我们的隔热防化战斗服!”
    “等等,还有一台冲击粉碎机呢?”严铁手问。
    “还有一台,暂时没人玩得转,算了。”
    络腮胡道,“工作效率低一点儿就低一点儿,救援任务不是开玩笑的,随便找个二把刀,赶鸭子上架,到时候僵在半道上,要害死人的。”
    “也是。”
    严铁手想了想,“凑合吧,一台,就一台!”
    话音未落,就听到警戒线外面传来声音:“严教官,我,还有我呢,我也行啊!”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