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四十五章 最珍贵的礼物(1/1)

    楚歌的脸红到滚烫,他忘记了脚踝的痛楚,屏住呼吸,收缩毛孔,战战兢兢破拆和移动着压在两母女头顶的各种建筑垃圾。
    动手之前,他也想过要不要先逃出去呼叫救援,转念一想,二次崩塌时,雷三炮、严铁手和精英学员大多都埋在里面,这会儿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自己或许能跑出去,但只要再来一次轻微的崩塌,燕子和妈妈都会被活埋。
    还是先看看情况,好歹把燕子弄出来,带着小女孩一起走。
    职校的机械专业是个万金油,什么都学过一点儿,包括建筑废墟的内部破拆和清理,当然不算精通,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燕子搂着妈妈,亮晶晶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同样屏住呼吸,看着楚歌操作。
    楚歌每次操作,都能激起她眼底的一抹涟漪,每当楚歌挪开一块钢筋混凝土,她更是会忍不住低呼一声,仿佛楚歌刚刚劈开一座高山,填平一片海洋那么伟大。
    小女孩的目光,是100%的信任, 200%的惊喜和300%的崇拜组成的。
    尽管她的生命力太微弱,任凭眼底的涟漪如何流转,也只能提供给楚歌一点小小的、轻轻的、淡淡的金色能量,楚歌依旧觉得,这是他收到过最美妙,也最沉重的礼物。
    以“巨蟹”的强悍,单纯粉碎混凝土、剪短钢筋并不困难,但楚歌必须加倍小心,搞清楚四周错综复杂的结构,不断进行支撑和加固,免得抽掉下面的楼板,上面的砖石会再次崩落。
    短短五分钟,他就汗流浃背,眼冒金星,体能和精神透支到了极限。
    燕子不知道楚歌在动力装甲里冷汗哗哗的,见缝隙被他越掏越大,渐渐显露出生存的希望,小女孩也精神起来。
    燕子问:“红头盔哥哥,你真厉害,一定是红盔部队的资深精英吧?”
    楚歌说:“呃,一般般,我加入红盔部队也不太久。”
    燕子问:“那你肯定参与过不少救援行动,救出很多人喽?”
    楚歌说:“还行,没数过,都是团队的功劳,我不贪图这点儿虚名。”
    燕子问:“那是你厉害,还是云从虎厉害?”
    楚歌说:“这个么,我和他神交已久,还真没比过,大家都挺忙的,救人要紧,无谓争一时之长短。”
    燕子问:“红头盔哥哥……”
    楚歌说:“燕子,咱能稍微安静一会儿,节省点儿体力吗?”
    燕子有些委屈地说:“我就是想问你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嘛!”
    “……对不起,哥哥不知道,你是好孩子,哥哥一定把你和妈妈救出去,现在,低下头,闭上眼!”
    楚歌试了试四周支撑的稳固程度,一咬牙,用力将一大块钢筋混凝土抽掉。
    “吱吱”,上方传来不安的挤压和碰撞声,吓得他心跳都慢了半拍,幸亏他没有算错,上方的建筑垃圾互相碰撞,堆积到一起,重新稳定下来。
    从他到燕子和妈妈之间的“生命通道”,终于打通。
    “万岁!”
    楚歌在心里吼了一声,比干掉修仙者还要兴奋。
    燕子也再次贡献给楚歌一朵水晶花蕾般晶莹剔透的金色小花,1点震惊能量,在楚歌的脑海中绚烂绽放,带给他无法用笔墨形容的满足。
    “燕子,来!”楚歌伸手。
    “可是,妈妈?”燕子迟疑。
    “你先出来,让出空间,我才好爬进去救你妈妈,放心,我都救了多少人了!”楚歌面不改色地欺骗小女孩。
    “去吧,燕子,去找红头盔……哥哥……”那位母亲的意识非常微弱,却本能推着女儿,推向光明。
    燕子吸吸鼻子,把眼泪全都埋在玩具小熊里,搂着小熊,奋力爬出来,被楚歌一把抱住。
    楚歌总算能体会刚才救援者抱着幸存者的感觉。
    那就好像笨拙的父亲抱着刚刚出生的婴儿,怎么都不敢用力,生怕粗手笨脚,把小家伙碰坏。
    又像是捧着一触即碎的宝石,宝石绽放出的每一道光芒,都在拨弄他的心弦。
    他明明穿戴着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铠甲之一,依旧觉得手足无措,怎么放都不合适。
    而燕子的坚强,也在扑到他怀里的刹那土崩瓦解,小女孩憋了两秒钟,腮帮子憋得通红,还是没憋住,“哇”一声,哭得稀里哗啦,眼泪和鼻涕糊了楚歌一身。
    “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楚歌的舌头打了结,死生之间,语言的力量是多么孱弱。
    他把燕子放到四五根钢梁支撑,最稳固的地方,回头对付那些最难啃的硬骨头,冲击,粉碎,破拆,转移建筑垃圾,忙得满头大汗。
    “巨蟹”动力甲的工作参数不断下滑,很多参数都降至猩红的危险区,引擎和轴承不断爆出刺耳的异响,楚歌渐渐控制不住两条多功能机械臂。
    …但他不管不顾,像一只发了疯的穿山甲,将缝隙不断扩大,堆积在燕子妈妈上方的各种建筑垃圾都被清理得七七八八,
    砰!
    巨蟹动力甲的背后传来一声爆响,冷却液“嗤嗤”喷洒了一地,各项工作参数纷纷归零,多功能机械臂停止了运转。
    动力甲彻底瘫痪了。
    幸好这时候,压在燕子妈妈腿上的钢筋混凝土,也只剩下最后一块。
    楚歌脱下动力甲,趴下来仔细观察这块钢筋混凝土,却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块钢筋混凝土楼板很大,至少有上千斤重量,而且位置非常不适合发力,必须要硬生生把它抬起来,挪开很长一段距离,才能救出燕子妈妈。
    燕子妈妈的双腿严重受伤,使用破拆工具粉碎钢筋混凝土很容易造成二次伤害,即便巨蟹动力甲还能使用,都不太好对付。
    更别说,他还没有。
    更别说,他还不是专业救援者,只是个半吊子的万金油。
    “那个……大姐,你没事吧,你别睡着啊,你再坚持一下,别,别睡。”
    燕子妈妈腿部的血肉模糊,令楚歌又尴尬又紧张,他知道自己处理不了这样复杂的局面,只能干巴巴道,“你再坚持一下好不好,其他救援人员马上来了,坚持住!”
    燕子妈妈半闭着眼睛,嘴唇微微颤动,楚歌凑得很近,才听到她说:“谢谢你……把燕子救出去,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妈!”
    燕子又想爬回来,“妈妈!”
    楚歌急忙挡住燕子的视线,不让她看到母亲的双腿:“这儿危险,燕子,乖乖待那儿别动,别担心,很快就有大部队来救我们了,比哥哥更专业的红头盔。”
    话音未落,烈焰战斗服的通讯频道中,“沙沙”的噪音渐渐变成有规律的波纹,渐渐能听到呼啸的风声和嘈杂的人声。
    楚歌欣喜若狂,急忙缩到角落里呼救:“喂,能听到吗,这里有人,四个幸存者,两个伤员,一个小孩,我们在一台冲击粉碎机的附近,距离地面不远,我们还活着,快救救我们,红头盔叔叔!”
    呼啸的风声化作一道很有气势的男低音,对面有人问:“你是谁?精英班的学员?我检测到你的战斗服捆绑了一台巨蟹动力甲,能用动力甲逃生吗?”
    “动力甲坏掉了,冷却系统报销,彻底瘫痪了,不过生命通道基本打通,我们有三个人大概能挤出去,但还有一名中年女性被废墟压住,我救不了她。”
    楚歌老老实实道,想了想,又觉得不能给严铁手和雷三炮惹麻烦,“我不是精英学员,我是……围观群众,自己跑进来的。”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