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五章 午(下)(1/1)

    这一段rì子的南庆很和谐,宫里新生了位小皇子,此乃喜事,至于梅妃究竟是怎样死的,完全没有人敢开口议论。那座宫殿里接产的稳婆,很自然地因为梅妃难产而死陪葬,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眼下大庆朝廷正在北方用兵,国势紧张之时,一统天下定基之rì,哪有人会狗胆包天,说那三两犯禁句子,莫不怕那些在黑暗里的内廷太监和苦修士来个报告?
    不过数rì,梅妃的事情便淡了,京都重新化作了好一片朗月清风秋深地,一片清明。
    北方战事依然在缠绵之中,冬雪渐至,南庆的攻势却没有减弱,一路直袭向北,快要接近北齐人布置了二十年的南京防线,只是很可惜,一直停留在宋国州城的上杉虎,在得到了北齐皇帝的全权信任之后,异常冷漠地压兵不动,死死地锲在庆军行进道路的腰腹上,令庆**方无比忌惮。
    史飞终究还是去了北方,因为战事吃紧的缘故,京都微感肃然,这位曾经单人收伏北大营的燕京旧将,被陛下派到了北方,辅佐王志昆大帅,负责北伐事宜,名将如红颜,想必史飞踏上旅途的时候,心中也是充满了豪情壮志。
    史飞一去,京都守备师统领的职位又空缺了出来,不知吸引了多少军方青壮派实力人物的灼热眼光,然而陛下紧接着下来的旨意,顿时打熄了所有的奢望。
    叶完正式从枢密院的参谋工作中脱身,除了武道太傅的职务外,兼领了京都守备师统领一职。关于这个任命,没有任何人敢于表示反对,哪怕连丝毫的意见也没有,因为叶完这一年里在帝国西方立下的丰功伟绩,实实在在地落在大臣百姓们的眼里,谁也无法压制他的出头。
    数十年前,叶完的父亲叶重便是在极为年轻的时候,出任了京都守备师统领一职,如今风水轮流转,又转到了他并不喜爱的儿子身上,但在外人眼中,所谓将门虎子,一府柱石,不过如此。
    深秋的正午,清冷的阳光洒在叶完一身素sè的轻甲上,这位年轻的将领眉头微皱,轻夹马腹,在京都正阳门外缓缓行走。他的眼睛微眯着,不停地从身旁经过的百姓身上拂过,就像是一只猎鹰,在茫茫的草原中,寻找自己的猎物。
    其实这只是他下意识的内心真实情绪反应,他并不奢望能够在这里遇到那位小范大人,只是有些渴望能够见到那个传说中的人物。虽然陛下严旨吩咐,若他看见范闲,一定要先退三步,然而叶完怎么甘心?
    清旷的深秋天空里,清冷的阳光转换成成无数道或直或曲的光线,叶完的眼睛眯的更厉害了,微黑的脸颊,眼角挤出了几丝与他年龄不相衬的皱纹,他在心里默默想着那rì在太极殿前与陛下的对话,心情异常复杂。
    为什么选择在秋rì进行北伐,难道不担心马上便要来到的绵延寒冬?这是北齐君臣们大为不解的问题,也是南庆臣子们的担忧,只是陛下严旨一下,整个天下为之起舞,战马奔腾踏上了侵伐北朝的道路,谁也不敢多问,最奇怪的是,明明知道此次大战选择的时机不对,可是叶重统属的枢密院,最知战事的庆**方重臣们,没有一个人选择劝谏陛下。
    “数千数万儿郎前赴后继,踏上不归之路,只是为了逼他现身。”叶完骑在马上,微微低头,似乎是想躲避那些并不炽烈的阳光,唇角泛起一丝微涩的笑容,他不明白陛下为什么如此看重范闲,更不明白为了诱杀范闲,陛下让庆国儿郎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究竟应该不应该。
    当叶完将军心生唏嘘之意时,他不知道他一心想要扑杀的对象,庆帝在这片大陆上最担心的那个,已经通过了城门,回到了京都。只不过那两个人所走的城门,并不是正阳门。
    正午的阳光,在西城门处也是那般的清漫,来往于京都的繁忙人流里,有两个极不易引人注意的身影,一人穿着普通的布衣,另一人却是戴着一顶笠帽。
    进行了一些小易容的范闲,在踏入京都的这一刹那,下意识里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五竹,那顶宽大的笠帽将五竹脸上的黑布全部挡在了yīn影之中,应该没有人会发现蹊跷。
    很多年前,叶轻眉带着一脸清稚的五竹,施施然像旅游一般来到庆国的京都,她走过叶重把守的京都城门,将叶重揍成了一个猪头,然后开始辅佐一个男人开始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今天,范闲带着一脸漠然的五竹,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庆国京都,躲过叶完亲自把守的正阳门,像两个幽魂一样汇入了人流,准备开始结束那个男人波澜壮阔的一生。
    由此起,由此结束,这似乎是一个很完美的循环。
    …………范闲和五竹回到京都的时候,北方的战争还在继续,离梅妃之死却已经过去了好些天。他如今虽然是庆国的叛逆,被剥除了一切官职和权力,但他依然拥有自己极为强悍的情报渠道。在京都的一间客栈里,范闲闭着眼睛,思考着梅妃死亡的原因,分析着自己的成算,心情渐渐沉重起来。
    接下来的rì子里,范闲化装成京都里最常见的青衣小厮,游走于各府之间,街巷茶铺之中,没有去找任何自己认识的人,因为他并不想被万人喊打喊杀。他只是小心翼翼地在寻找着一些什么。
    他在寻找箱子,那个沉甸甸的箱子。那个风雪天行刺失败,被庆军围困于宫前广场之上,他听到了箱子响起的声音,也知道陛下险些死在那把重狙之下。
    如果能够找回箱子,或许后面的事情会简单许多,只是箱子会在谁的手里呢?这个问题本来应该问五竹最为简单清楚,然而如今的五竹只是一张苍白漠然的纸,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关心,他只是下意识里跟随范闲离开了神庙,开始在这庙外的世界里倘徉游历感受体会……在那几rì里,为了家人的安全,为了和陛下之间的那种默契,范闲没有回范府,他在摘星楼附近找寻着痕迹,冥思苦想,谁会得到五竹叔最大的信任……除了自己以外。然而他的思路陷入了误区,怎么也没有往那位女子的身上想,所以这种寻找显得是那样的徬徨,全无方向,直yù在深秋的京都街上呐喊一声。
    毕竟他如今是整个南庆朝廷的共敌,在看似平和,没有战争味道,实则已经开始渗出肃然之气的京都,首要的任务是活下去,遮掩自己的踪迹。他连监察院的旧属都不敢联络,所以这种寻找显得有些徒劳。
    如今的京都已经与一年前的京都不一样了,监察院已经成了二妈养的私生子,在凄风苦雨中摇摆,若不是陛下还没有完全老糊涂,只怕朝臣们早已建议陛下直接将监察院裁撤了事。
    范闲以往一直以为,自己身怀三宝,便是天下都去得,所以无论重生以来遇到何等样的险厄,他从来没有真正地丧失过信心,便是面对叶流云的剑,皇帝老子的手指时,他依然觉得自己才是世上最狠的那个人。
    他的三宝是毒弩,毒匕,五竹叔,然而如今的五竹叔变成一个白痴模样,箱子又不见了,他能怎么办?
    …………范府,柳国公府,靖王府,言府,和亲王府,天河道上的监察院,大理寺旁的一处衙门,城南的小宅,所有范闲有可能接触的地方都有朝廷的眼线,有好几次,范闲都险些与那些戴着笠帽的苦修士撞上,险之又险。
    既然想不明白箱子在什么地方,那便不去想,如今的范闲便是这样狠厉的人,与之相较,确定皇帝陛下目前真实的身体情况与心理状态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有情报汇拢到他的手上,然而他并不是十分相信这些,因为宫里那位皇帝陛下,这一生最擅长的便是隐忍欺诈诱杀,大东山如此,许多次都是如此,范闲不想犯错,因为他知道,皇帝陛下再也不会给他任何犯错的机会。
    说来很是奇妙,皇帝与范闲二人其实对于彼此的情感情绪,都无法完全梳理清楚,然而一旦思及对方,心情便平静冷静下来,剩下的便只有一个杀字!
    不须对人言,不须昭告rì月,杀死对方,似乎已经成了他们二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某种jīng神支撑,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件比较悲哀的事情。
    要想获得宫里最真切的情况,范闲在客栈里思琢许久之后,选择了叶府。叶府一门忠良,叶重乃枢密院正使,叶完乃京都守备师统领,陛下信任无以复加,自然不会再派眼线监视,如今的天下,已经没有几个地方能够拦住范闲的潜入。所以当一脸愁思的叶灵儿,忽然看见一个青衣小厮像鬼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时,面sè剧变。然而这位将门虎女,毕竟不是弱质女流,竟是没有出声唤人,而是面sè一沉,直接从腰间拔出佩刀,毫不犹豫地砍了下去!
    “是我。”范闲开口唤道,唇角泛起一丝疲惫的笑容。
    “是你?”叶灵儿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那张陌生的脸,许久说不出话来,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个年轻的师傅居然还活着,居然真的能够从神庙活着回来。
    一番谈话之后,范闲疲惫地低下了头,看来陛下的身体真的不行了,而且从梅妃之死中,从皇室对那位小皇子的安排中,他心头微动,异常准确地把握住了陛下的心意与心情。
    那是一种淡淡的苍老意味,看来接连遭受了最亲近的儿子臣子沉重的打击,强大的皇帝陛下,不止肉身,连带jīng神,都已经陷入了他这一生最低沉的时期。
    只是为什么陛下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开始北伐?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要抓紧时间?
    为将皇帝陛下打下神坛,范闲不惜用枪用剑用人心,极尽两生所修无耻心思,以天下为要胁,挟万民以自重,才终于成功地造就了眼下的局面。陛下老了,有感情了,自然也就虚弱了,这本是他一直最期待看到的局面,可为什么此时的范闲心里却没有丝毫喜悦的情绪?
    范闲不止不喜,反而更有些惘然,他坐在叶灵儿面前的椅中,双只脚踩在椅面上,双手抱着膝盖,脸贴着腿,沉默地进行着思考,给人的感觉异常疲惫。
    叶灵儿看见他的这个姿式,眼睛微微一亮之后迅即化作了浓郁化不开的悲伤,因为她想起了某人,或许正是因为她想起了某人的缘故,所以她没有问范闲那另一个人现在在哪里。
    …………太阳渐渐偏移向西,一片暮sè映照在叶府之中。叶完沉着脸踏入了后园,不知道是因为北方战事紧张的缘故,还是整座京都都在防备着那人归来的缘故,宫里并没有严令他出京归营,反而陛下留了口谕,让他随衙视事。
    父亲叶重应该还在枢密院里分析军报,拟定战略,只怕又要熬上整整一夜。叶完却没有丝毫羡慕与不忿,因为如今的他比谁都清楚,这一次北伐虽然已经爆发,但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结束,因为此次北伐还有一个极重要的目的没有达到。
    也正是因为叶重不在府中,所以叶完的脚步反而显得轻快了一些,他与父亲的关系向来极差,不然也不会在南诏一呆便是那么多年,甚至连京都人都险些忘记了他的存在。
    不过叶完与叶灵儿的关系倒是极好,兄妹二人或许是很多年没有见面的缘故,反而显得格外亲近。
    叶完准备去后园看一看妹妹,所以没有带任何部属护卫,然而一入后园,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妹妹的身影,却是一个青衣小厮。
    那名青衣小厮佝偻着身子,谦卑地行了一礼,便准备离开。
    叶完的眼睛却眯了起来,因为他入园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注意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出奇的青衣小厮,两只脚的方位有问题。
    这是极其细微的地方,青衣小厮的两只脚看似随意,实际上叶完清楚,只需要此人后脚一运,整个人便能轻身而起。当然,这也是到了他们这个级数的高手,才能拥有的本事。
    是自己太过jǐng惕了?叶完眯着的双眼里寒光渐渐凝结,他看着擦身而过那名青衣小厮的后背,忽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回来?”
    青衣小厮的身影微微一怔,缓缓地停住了脚步,然后异常平静地转过身来,看着这位叶府的少主人,极有兴趣地问道:“叶完?这样也能被你看穿,虽然是我大意的缘故,但你果然……不错。”
    …………当范闲在叶府里与叶完不期而遇时,与他一同入京的五竹,正戴着那顶大大的笠帽在京都闲逛。关于如今的五竹,范闲早已经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形容自己挫败的感受。这位蒙着黑布,永远十五岁的少年绝世强者,不止失去了记忆,甚至连很多在世间生存的知识也忘记了。
    范闲在京都呆了很多天,五竹便在客栈的窗边呆了多少天,虽然黑布遮住了他的眼,但范闲总觉得似乎能够看到他眼睛里的那抹渴望而好奇的目光。
    五竹依然不说话,依然沉默,就像一个行走的苍白机器,只是下意识里跟随着范闲的脚步。好在范闲这一生最擅长的便是与白痴儿童打交道,大宝被他哄的极好,五竹也不例外,这一路行来,没有出什么大的问题。
    只是那个似乎失去灵魂的躯壳,总是让范闲止不住的心痛。所以后来他不再阻止五竹出客栈闲逛,实话说,他也无法阻止,只要五竹最后能记得回客栈的道路便好。范闲也没有担心过五竹的安全,因为在他看来,如今这天下,根本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他。
    然而范闲似乎忘记了,现在的五竹,只是像个无知而好奇的孩子,而且更麻烦的是,五竹的大脑里根本没有伤害人类的丝毫可能。
    所以蒙着黑布的五竹在京都里看似自在,实则危险的逛着。他不出手,不管事,只是隔着黑布看着,看着这座陌生却又熟悉的城池。
    五竹行走于街巷行人之间,好奇地看着那些糖葫芦,听着茶铺里的人们,热烈地讨论着北方的战局。然而他走过了长巷,走过了天河道,来到了皇宫广场的边缘地带。
    他好奇地偏了偏头,隔着黑布看着那座辉煌皇宫的正门,不知为何,冰冷的心里生起了一丝难以抑止的厌烦情绪。
    啪!一块小石头砸在了他的身上,接着便是很多石头砸了过来,京都的顽童根本不知道这个戴着笠帽的人,是世间最危险的存在,拼命地用石头砸着。
    “丢傻子!丢傻子!”
    …………五竹稳丝不动,任由那些孩子丢着石头,他看着皇宫的正门,忽然间开口自言自语道:“这里好像叫午门,是用来杀人的。”
    这是五竹离开神庙后说的第二句话,没有一个听众,他只记得这里曾经叫过午门,曾经很多人死在这里,那是一个很遥远的故事了。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麦涵免费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