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繁体版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

作者:蒋牧童
分类:短篇女频
最新章节:86.第 86 章
人气:10582
文案一某日,一向低调的霍慎言在出席商业论坛时,被记者拍到无名指戴着戒指。网上一众‘霍太太’拒绝接受这个消息。直到有好事之人,翻出一年前英国某报纸结婚预告栏里的一则消息。是关于霍先生和一位倪小姐的结婚启事。登时,网上一片哗然。就在倪景兮前脚还在听着作为霍先生粉丝的好友抱怨,后脚新闻集团官网发布正式公告。随着公告一起发出来的还有一张照片。照片里,她被霍慎言用大衣裹在怀里,还有霍慎言抵死温柔的笑容。原来高冷如他,也会笑得这么温暖。

《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章节试读

  昏暗室内,男人站在厚实的窗帘旁边,他微微弯腰利落地穿上长裤,□□着的上身暴露在视线之下,线条分明的肌肉,哪怕是暗沉光线下依旧扎眼。

  特别是当他微微侧身时,刚穿上的浅灰色长裤硬生生挡住,腰腹处蔓延而下的人鱼线。

  身后的倪景兮趴在床上,安静地望着他。

  床榻上一片凌乱,她的长发披在肩头、后背,还有洒落在雪白的枕头上。

  任谁都能看出刚才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情。

  待男人伸手拿起衬衫准备穿上,突然转头望向床上的倪景兮,沉声问:“我是谁?”

  倪景兮一愣,张嘴刚想说,你是,你是……

  明明她心底知道他是谁,可是让她惊讶的是当她盯着他的脸看时,竟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他的模样。

  这具成熟又性感身体上的那张脸,在她眼中居然一片模糊。

  困惑和迷茫一瞬充斥着大脑,所有言语都窒闷在喉咙中,发不出一个音节。

  这个念头不知是惊吓还是什么,让她浑身猛地颤了下。

  ……

  倪景兮猛地睁开眼睛,伴随着心头还残留着的余悸。她睁开眼睛的瞬间看见对面雪白的墙壁,有那么几秒,她的意识还停留在刚才的那个梦境里。

  是梦,非梦。

  太过清晰的画面还犹存在她脑海。

  直到旁边苍老的声音再次将她的思绪拉回来的,“这是怎么了?”

  一旁的满头花白的老太太本来正安静地坐在轮椅上看电视,就感觉坐在身边椅子上的人猛烈地颤了下。待老太太转头就看见倪景兮猛地睁开眼睛,那双本来就黑亮的大眼睛,一瞬瞪地极大。

  丝毫不见刚从睡梦中醒来的迷糊,像是魇住了,瞧着都吓人。

  倪景兮眼珠眨了眨,往四周看了一眼自然认出这是哪里,是养老院的活动室。

  不管每个周末怎么忙,她也会找个时间来陪外婆,她外婆住在这间敬老院。

  老太太望着外孙女的模样,伸手拉着倪景兮放在膝盖上的手掌,一摸手心都是冷汗,问道:“是不是做噩梦呢?”

  “不是。”倪景兮不想让她担心,摇头。

  老太太心底叹了一口气,这孩子就是太过倔强,不管她在外头怎么苦、怎么累,从来都不叫她知道。

  倪景兮望着不远处扎堆的老头老奶奶,低声问:“外婆怎么不跟他们一起玩?”

  “我可不去,你不是来陪我了。”老太太心底得意,哪怕她一直说这里很好,倪景兮不用每周都来,可是她次次都来。

  即便有一次工作实在是太忙,离探视结束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她还是赶过来。

  敬老院里的老人们也有小圈子,说起她家的姑娘,谁又不说孝顺呢。

  老太太伸手摸了摸她的手背,轻声说:“你是不是累了?”

  这个字突然犹如千斤重般,压在她的心头。

  倪景兮微垂了下眼眸,有些自嘲地掀了下嘴角。

  她十八岁独自赡养外婆,承担起这个不该由一个学生承担的责任,她再也没有让累这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

  以至于所有人都以为倪景兮是铁铸钢造,绝不会累。

  此时手机铃声乍起,满室平和都挡不住这兵戈铁马般的号角声,对于倪景兮而言,这个铃声意味着工作。

  她无奈地冲着外婆笑了下,起身走出去接电话。

  待她顺手带上活动室的门走出去,有几个老太太倒是过来跟外婆闲聊,老人家聊天无非就是自家子女或者孙子辈儿。

  没一会儿,有一个老太太开始打听倪景兮的情况。

  外婆冲她看了一眼,这位老太太不太眼熟,应该是刚入院没多久的。

  于是外婆下巴那么微微抬了下,有点儿得意地说:“我家孩子是没有男朋友。”

  这个问话的老太太正一喜,她有个孙子在她看来,那是千万般好,就是眼光太高,总也不找女朋友。她瞧于老太这个外孙女长得是真漂亮,听说工作也不错,是个大记者。

  她心底的盘算还没算完,外婆已然说:“她已经结婚了。”

  *

  晚上七点,晚来风急伴随着一场滂沱大雨。整个上海本就不算畅通的路况,彻底拥堵起来。中环高架上汽车长龙绵延数公里,红色尾灯连成一片,在夜幕与雨幕的交织下闪烁着诡谲的光。

  倪景兮总算在大雨中赶回公司,说是公司,其实她是在报社工作。

  要说十里洋场最让人印象深刻,每个看过民国剧的人,只怕都会记得站在街头挥舞着手拼命吆喝的卖报童。

  她工作的地方就是被所有人,认为是夕阳产业的报社。

  因为有个稿子出了问题,连不相关的倪景兮都被拉回来帮忙处理,主编骂人的时候双手掐腰,唾沫在空中横飞。

  底下不管是组长还是组员各个默不作声,不敢说话。

  主编估计是骂够,觉得时间确实不够,让她们赶紧接着干活。

  一旁比倪景兮还晚进组半年的华筝,在主编离开之后终于憋不住把手里东西摔的乒乓响,小姑娘年纪小,脸上憋不住事儿,不管是表情还是嘟着的嘴,把不爽两个字写的足够清楚。

  她抬头朝主编办公室看过去,此时办公室的百叶窗虽闭合上,可依稀还是能看见里面人的身影。

  “凭什么她弄砸了,拉着咱们一起加班?”

  华筝大概觉得一肚子的不满攒在心底太憋屈,非要掏出来说道说道。她跟倪景兮坐着邻座,两人年纪又相仿,自然第一个倾吐的对象就是倪景兮。

  华筝口中的她虽未言明,不过都知道说的那位,此刻正站在主编办公室内。

  温棠,沪民报社当家记者,哪怕是沪上新闻业内也是极有名气。她不仅笔力锋利更是美色过人,在新闻圈子里浸淫了几年,总是一副这世上就没她采访不了的大人物。

  只可惜,这次彻底栽倒。

  到了截稿期,稿子愣是没交上来。

  华筝双脚一登,椅子的滑轮朝倪景兮这边滑过来,待她胳膊肘抵在倪景兮的办公桌上,低声说:“你知道这次温棠为什么交不上稿子吗?”

  倪景兮本来在敲打键盘,被她一碰,手指停顿,偏头看过来。

  虽然临时加班很不爽,不过华筝一想到温棠倒霉,心头只觉痛快。

  按理说温棠这样的当家记者跟她们这种新人没什么冲突,不过温美人生性高傲,通俗点儿说就是眼睛长在额头上,哪怕她们进入报社快一年,温美人瞧见她们依旧是下巴一抬,张嘴就是‘喂’。

  连个名字都没有。

  华筝压低声音说:“她居然跟主编保证,一定会采访到恒亚集团CEO,你说她是不是自不量力。”

  一连串压抑不住地笑声,从华筝口中溢出。

  倪景兮本来手指尖刚抬起来,还没按下一个键,又停顿住。

  恒亚集团CEO……

  此时华筝的手机已经拿到了倪景兮面前,屏幕上正播放着一段视频。

  最开始视频里的镁光灯闪烁,照着视频花白一片,直到几辆车极有秩序又缓慢的在红毯尽头停下。

喜欢『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的人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