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朝雀书店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天已经大亮,昨夜积蓄在窗外树梢上的雨水也已经被这夏日的温度给蒸发干净,阳光穿梭其间,折射出叶片凝碧般的色泽。
  姜照一才醒来就被窗外的阳光晃了眼睛。
  脑子好像还没彻底清醒,她慢吞吞地打着哈欠,像个游魂似的下了床,打开卧室房门半睁着眼睛走出去。
  “哟,醒了?”
  一道女声慢悠悠地传来。
  姜照一抬头一看,黄雨蒙正大剌剌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还拿着包薯片,而薛烟也坐在另一张单人沙发上,手里正捧着杯冰水。
  姜照一眨了一下眼睛,还没反应过来:“你们怎么在这儿?”
  “你忘了昨晚谁把你弄回来的了?”黄雨蒙看见她那副茫然的样子,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昨晚那个男人呢?你也忘了?”
  她这一句话就好像触碰到了某些记忆的开关,这一瞬,姜照一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些不甚清晰的画面。
  夏夜的蝉鸣声,行道树黑沉沉的一团阴影,
  路灯照见阴影里那人带着伤疤的腕骨,还有一根与她手腕相连的红线。
  她扑进了那人携雪带风般的怀里,
  喊了一声:“老公!”
  醉意弥漫的胡话一堆又一堆涌进她的脑海,她把那个人抱得好紧,却并没有记住他隐在阴影里的脸。
  姜照一反射性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也是此刻她才发现原本系在自己右手腕上六年之久的红丝竟然已经消失不见,而在她无名指上却多了一枚通体血红的玉质戒指。
  那红色像血,阳光照在其间,竟有一种脉脉流动的错觉。
  “姜照一,你发什么呆?你老实交代,你跟那帅哥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我都不知道这事儿?你们到哪一步了?‘老公’你都叫上了?”黄雨蒙丢下薯片,双手抱臂走到她面前开始审问,“要不是民政局不上夜班,我看你昨天晚上就要拖着人家去领证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