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008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八章
  坚硬的大理石地面撞上祝象屿的鼻梁骨,一阵空白的麻木后剧痛袭来,警局内响起杀猪般的惨叫声。
  “嗷啊――”
  苏灼没有理会他的惨叫,一手拎起他的衣领将人拽到跟前,反手一个大耳刮子抽了过去。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不要嘴贱。”
  “啊!!”
  不理会祝象屿的惨叫,她又甩了一耳光过去。
  “这是为你欺骗苏灼家产而打。”
  “救――”
  “这是为你压榨苏灼!”
  “我错――”
  苏灼将原身曾经受到的委屈、伤害、愤怒化为一个个耳光,抽的祝象屿不能自理,脸都肿成了猪头。
  从她动手到结束,全程用时不到一分钟,周围的警察都没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后,警察们下意识要喝止苏灼,哪想后者收手极快,随手像丢垃圾一样丢开祝象屿。
  嘭的一声,祝象屿犹如一条死狗摔在地上,仇恨的盯着苏灼,疼痛让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半天,他憋出一句。
  “窝、要、告、你。让、你、坐、牢。”
  苏灼嘴角轻勾。
  她既然敢在警局打自然兜得住。
  回望一眼目瞪口呆的颜离,她笑容璀璨:“颜警官,验伤吧。”
  颜离回了神,深吸一口气,“小刘,小李,验伤。”
  “好。”
  被叫到的两位警察拿出手边的工具,围在祝象屿身边开始验伤。
  几分钟后。
  “皮外伤,构不成量刑标准。”  
  颜离微愣:“真的?”
  看祝象屿这死狗样子不太像啊。
  “嗯,”小刘收起自己的工具,又看了面色淡定的苏灼,她似乎一点不惊讶,是早就知道了吗?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