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渴望了解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严罗安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地去抵抗过了,她也不是什么外表看着亲近可善的人,性格更是古怪得让人皱眉,不然也不会孤僻成这样,可是封东语就是不听劝。
  在严罗安印象里,封东语虽然很讨厌,但性格并没有这样难缠啊,以前都是拿钱就走,拿钱就走,只要拿到钱,暂时让封东语做什么,封东语都能很好说话,哪里像现在,像个粘人的火炉似的,丢都丢不开。
  严罗安僵硬到发白的手放在封东语的背后,隔着一层衣服,纠结地挠了几下,最后变成紧攥着封东语的衣服,颤抖地深呼吸几声。
  她已经这样神经紧张了,偏偏封东语还问:“罗安姐姐,你是也在害怕吗?我发现你好像在发抖。”
  “不是,”事到如今严罗安还在逞强,她脸上努力露出冷峻的脸色,发出冷硬的声音,“我只是身体不舒服。”
  封东语信她个鬼,努力压下语气里的怀疑,关心地问:“对哦,刚刚你说过,结果话题乱变,我都忘记追问了,你到底怎么了?”
  严罗安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暂时顺从心情,抱着严罗安就像孩子抱着个心爱的布娃娃一样,小心翼翼地抱着,缓缓地躺倒在地面上。
  地上冰冰冷冷,怀中的人温暖又好抱,这里没有枕头,没有棉被,甚至周围是她梦魇中的恐惧景象,可是抱着,心里有种安心的感觉。
  “我小的时候和你妈妈一起被绑架,”严罗安缓慢说道,“那时候我才11岁,还是个小学生,你妈妈可没有抱我,你要知足感恩。”
  “为什么不抱你?”封东语难以理解,按照资料包和严罗安的口吻,黄石湫是一个绝对的大好人,也是一个热心且正直的教育工作者,不抱年龄那么小的严罗安,很说不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