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第8章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宫中有明令禁止烧纸钱祭拜,这个宫女胆子不小,竟敢偷偷烧纸钱。
      不知是祭奠父母?还是好友?总之应该是个重要的人吧。
      林婳往前走去,想近一点听她在说些什么,
      “郡主,”绿翘扯住林婳的袖子,小声道:“别去——”
      “嘘,”林婳比了个噤声,蹑手蹑脚地靠近假山,听见那宫女边烧纸钱边道:“好生归去吧,等你回了家乡,记得向我那死去的爹娘问声好。你也不用惦记着我,索性也就几年的时光,我就来陪你了。这宫中原不是人呆的地方,没准哪天我也向你一样,突然遭了厄运。”
      绿翘也摸黑走了过来,但这处太黑,脚下一下踩空,不由惊呼出了声,惊动了那烧纸钱的宫女,宫女吓得把纸钱和烧纸钱的盆往湖里一扔,脚底抹油似的一下跑得没影,这御花园中黑漆漆的,也不知往哪个方向跑了。
      林婳回身看向好容易站稳了的绿翘,无奈道:“这下人跑了,没好戏可瞧了。”
      绿翘扯了扯被蔓藤树枝挂住的裙摆,走了过来道:“郡主,这样的热闹有什么可瞧的?交情好的偷偷烧个纸钱,也是人之常情。”
      月光下的雪地很亮,映得人面如玉。
      林婳眉头蹙了蹙,说:“昨夜撞见了那样的事,我在想方才那个宫女是不是替那个跳了荷花池的宫女烧纸钱。我既然意外撞见了,去烧几张纸钱也未尝不可,可惜把人吓跑了。”
      “郡主,您是什么身份啊?她们可承受不起。况且这深宫里多得是孤魂野鬼。”一阵寒风拂过,吹得绿翘全身浸冷,她左右瞧了瞧,抚摸着冷飕飕的胳膊,道:“郡主,这地方又黑又冷的。还是快些回去吧,太后娘娘这会还等着您呢。”
      “那走吧,”林婳转身往正道走去,走两步又回头望了望那处假山,漆黑又有点阴森,凄清的月光照在上面,像墓碑。蓦地,她想起进宫后身子一直不好的阿姐,心底升腾起一股惧意。
      夜深,月亮的清晖笼罩着的皇宫,寂寥而阴森,夜间巡逻禁卫军的脚步声错落有致,不知道是不是他们错觉,似乎听见这呼啸而过的寒风中夹杂着一阵又一阵阵凄惨的诡音,“还我命来……我冤枉……”
      ……
      翌日一早,太阳升得老高,融化着外面的冰雪,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林婳在绿翘的再三催促下,终于从高床暖枕里爬了起来,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被伺候穿衣梳头、洗漱。
      从偏殿出来时,听得庭院里洒扫的宫女窃窃私语:
      “哎,你听说了吗?昨晚上寿安宫闹那玩意了。”
      “真的假的?”
      “我亲耳听我那在寿安宫当差的好姐妹说的,吓人得厉害,一晚上都在喊’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咿……太吓人了吧!”
      “那玩意?那是什么玩意?”忽然身后有人问,刚刚说话的宫女下意识地回答,“还能是什么玩意?当然是鬼啊。”一回头,见是紫云郡主,吓得赶紧请安,“奴婢见过郡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