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隐隐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闹钟响起的前一秒,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从灰色被单中伸出,准确无误地按下。
  尖锐的铃声没有响起。
  被子里的女人依旧酣睡着,盛凭洲将闹钟倒扣在桌面上,起身,进了浴室。
  耳边传来哗哗的水声,苏挽雾躺在被子里,闭着眼睛装睡。
  等到房门被轻声关上,她才睁开眼睛,从被子里探出头来。
  然后叹了口气。
  楼下响起车子引擎逐渐远去的声音,苏挽雾犹豫片刻,还是翻身下床,走到阳台上目送盛凭洲离开去上班。
  直到那辆黑色的库里南看不到踪影,她才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底冰凉一片。
  昨天他们少有地发生了一次争吵,临到睡前还在冷战。
  苏挽雾一向是先妥协的那个人,睡前扯了扯他的袖子,“明天你上班之前,给我一个早安吻好不好?”
  也许盛凭洲还在气头上,当时并没有肯定地答应她,只是转身熄了灯,“睡吧。”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果然没有做这件事。
  在苏挽雾看来,这就代表着她发出的求和信号,被盛凭洲给无情地拒绝了。
  她还穿着昨晚的丝质睡衣,秋天来了,一阵寒意侵袭而来。
  苏挽雾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又在阳台上站了几分钟。
  这才转身回了房间,换衣服,去片场。
  ……
  凛城的雨总是说下就下。
  丝丝细雨中,苏挽雾看着镜头里女主角梨花带雨的哭颜,罕见的有些发呆。
  倒不是因为跟盛凭洲的冷战。
  而是这场戏拍完之后,这部剧就真正杀青了。
  她跟盛凭洲结婚不到一年,盛凭洲的母亲盛太太就明里暗里敲打过她,希望她能放弃导演的工作,回归到家庭中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