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魔不能闲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之后的许多天,阿黄的确再没有来打扰楚虚,看来修行到通天满意的程度前,他们无缘再见。

  这人一清闲就爱胡思乱想,楚虚也一样,尤其是他如今的境遇堪称复杂,更是存了许多心事,因此常常呆坐在瓜田,神游天外。

  一只奶豹有心事仿佛听起来很搞笑,但当这只豹子是妖兽,还一直表现出不低于常人的智慧时,老子也就只能放任――他向来是不愿意勉强什么的。

  只是,每次去看自己种下的灵草,一只孤零零的煤球蹲那里,总是格外吸引人的目光。

  这一日,照常投喂的老子给楚虚擦了嘴,又擦干净四个小爪爪,冷不丁就问了出来:“你想走吗?”

  楚虚爪子一麻,倏地收回,仰头眨巴着大眼睛:你要赶我?这么小气!大不了我以后少吃一点,给你留一丢丢嘛!

  老子气笑,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是你的心不在此处,还怨到我身上,你说说,明明是换灵果的,现在你交换的事情可有做过什么?”

  楚虚听闻,耳朵一折,猛然后仰,圆溜溜的眼睛和宝石一样瞪得大大的,接着,他四仰八叉一倒,干脆躺在了地上。

  来啊,我就在这里,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绝不反抗,快来!

  老子目光一闪,伸手戳他的肚皮:“这里面也不知装了些什么,生得你这般精灵古怪,真想剖开看看,是不是有七窍玲珑的心肝。”

  楚虚下意识四肢合拢,抱住他的右手,瞳孔满是震惊,自己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这是要提前体验比干的待遇吗?!

  莫不是妲己那招是从老子身上学的,还是说,刨心挖肝在洪荒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